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科幻灵异 > 乘风少年好看吗

乘风少年好看吗

吴峥 著

科幻灵异连载

我出生的时候,爷爷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退出江湖。使得我家原本干净的院子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人走。我十四岁上初中的时候,爷爷过完七十大寿突然生病了。爷爷去世的时候,全城轰动。......

主角:吴峥   更新:2022-10-15 10: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吴峥的科幻灵异小说《乘风少年好看吗》,由网络作家“吴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出生的时候,爷爷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退出江湖。使得我家原本干净的院子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人走。我十四岁上初中的时候,爷爷过完七十大寿突然生病了。爷爷去世的时候,全城轰动。......

《乘风少年好看吗》精彩片段

她什么时候出现的?

 

她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什么情况?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屏住呼吸,定住心神,重新掐好了雷诀。

 

但她离我太近了,根本没法叠雷诀。

 

她不住的往我面前凑,我贴到了门上,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看不见我,但我只要心神一乱,她就可以闻到我的气息。一旦她发现我,要么就是攻击我,要么就是杀掉这个女人。

 

她凑到我面前,嗅了几下,咯咯的笑了。

 

那是一个孩童的声音,这样的声音,配上怨毒无比的诡笑,让我这个新手,头皮发麻。

 

“唐思佳不听话,又请人来了”,女鬼阴阳怪气的说,“我可以杀这个女人了吧?嗯?”

 

我心里一动,它在问谁?问我么?

 

问完了之后,她歪着头,似乎在等着我答复。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会应该用雷诀打她,可是我身体却有些僵硬,手脚不听使唤了。

 

附身的鬼远比鬼本身要可怕,我承认,我害怕了,我给爷爷丢人了。

 

毕竟是第一次上战场,我没尿裤子,就算是不错了吧。

 

等了几秒钟,女鬼突然大怒,一声尖叫,张嘴向我咬来。我情急之下扭头一躲,同时左手雷诀打到了女人的肚子上。

 

女人嗷的一声,像被电击了一般,向后弹出两米多远,撞到了墙上。

 

一击得手,我顿时信心大增,趁她再次扑上来的空隙,双手雷诀叠加两重,迎着女人冲上去,躲过她的扑抓,伸手打到了她的额头上。

 

女人一声惨叫,被打的腾空而起,摔出五六米远,沿着楼梯滚了下去。

 

我腿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女人摔到了楼下,没动静了。

 

我喘息了一会,这才意识到坏了,赶紧爬起来,向楼下跑去。

 

这要是把唐思佳她妈摔死,那我是救人还是杀人?

 

来到楼下一看,女人已经摔晕了,她的嘴角,鼻下,眼角和耳朵上全部都是血。

 

七窍流血!

 

我脑子翁的一声,懵了,不知所已了。

 

愣了好一会,我回过神来,赶紧抱起她的身子,用手试她的鼻息。女人的身体冰冷,柔弱无骨,鼻子下气息全无。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坏了,真给摔死了。

 

我傻了,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杀人了?唐思佳会不会让我偿命?我才十八岁!人生第一次给人办事,就把自己办进去了?

 

我这里心乱如麻,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气场的变化。

 

正胡思乱想着,我手机响了。

 

我吓了一跳,哆嗦着拿出电话一看,是李菲打来的。

 

她不放心我了,想问问我的情况。

 

我把电话挂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才发现,周围的阴气已经全部消失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的心迅速清醒了过来。

 

爷爷说过,人死神光散,只要神光不散,那人就还有得救。

 

想到这里,我凝神看女人的眉心,这一看,我惊喜万分!她的神光极弱,但是还没散,还有得救!

 

我抓住她的右手,用内气试探,发现她的中脉被一股煞气闭住了,所以人才没气了,显出了绝气的死相。只要冲开那股煞气,她就能活过来。

 

但是冲煞气,需要用她的神光,而她的神光仅剩下了一点点,根本不够用。我想了想,放下她,起身快步来到门口,打开门,喊外面的唐思佳,“你过来帮我!”

 

“好!”唐思佳如获圣旨,迅速跑了过来。

 

“我也帮忙”,赵土豪说。

 

“你别动,在那等着!”我说。

 

“哦,好......”赵土豪停下,退了回去。

 

唐思佳进了门,我随手把门关上,锁上了。

 

“我妈妈怎么样?”唐思佳赶紧问。

 

“跟我过来!”

 

我领着她来到楼梯口,她一看她妈七窍流血,腿一软,噗通一声摔倒了地上。

 

“妈!”她爬到母亲身边,抱起母亲,无助的看着我,眼睛里满是泪水。

 

“你先别哭,你妈妈没死”,我冷静的看着她,“现在我要救她,但我需要你帮我!”

 

“嗯!”她强忍着眼泪,使劲点头。

 

我在她面前坐下,让她抱好女人,接着命令她,“认真的看着我,集中全部精神!”

 

唐思佳擦擦眼泪,集中精神,看着我的眼睛。

 

“你是不是戴了隐形眼镜?”我一皱眉。

 

“戴了!”

 

“摘了!”

 

“嗯!”

 

她用最快的速度摘了眼镜,然后全神贯注的凝视着我。

 

我同样也凝视着她,等到她的神光很足了之后,伸手在她眉心一捏,捏出一团神光,迅速按入了女人的眉心内。

 

唐思佳一声闷哼,双眼顿时黯然了下来,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睁着一双眼睛,失神的看着我,仿佛丢了魂一般。

 

我没管她,左手按住女人的眉心,右手掐指诀按住她的中丹田,以内气冲进她的体内,向上冲击中脉。女人经络内的气息很弱,所以我的内气可以畅通无阻,一路上行冲到她的眉心之后,引了神光,迅速向下,向那团煞气冲去。

 

女人身子猛地一颤,嘴里涌出一口鲜血,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松了口气,把她放到地上,接着走过去抱起唐思佳,用手心按住她的眉心,“闭上眼睛。”

 

她木然的闭上了眼睛,她会感觉眉心发热,然后刚才被抽走的灵魂就会回来了。

 

约莫半分钟后,女人不咳嗽了,躺在那里痛苦的呻吟。

 

我怀里的唐思佳也慢慢的缓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看看我,接着如大梦初醒一般赶紧坐起来,去看她妈妈。

 

“妈妈,您怎么样?”她抱着母亲,心疼的直掉眼泪。

 

我站起来,“她卧室在哪?”

 

“在楼上”,她噙着眼泪说。

 

我从她手里接过女人,“你带路。”

 

我们把女人送回卧室,放到床上,我仔细看了看她的眉心,见神光明显增强了,这才放心了。

 

“怎么样?”她问我。

 

“没事了”,我说,“让她休息一会吧。”

 

“嗯”,她松了口气,感激的看这些,“谢谢您!”“没什么。”

 

我转身走到门口,突然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刺骨的寒意。

 

我一愣,停下了脚步。

 

怎么还有阴气?

 

见我停下了,唐思佳一怔,赶紧过来,“老师,怎么了?”

 

我回头看看床上的女人,快步走到床边,用手沿着她的眉心一路向下,直探到她的丹田,果然,在她脐上两寸的位置内,发现了一小团若隐若现的煞气。

 

我顿时明白了。

 

那东西,它不是鬼......


她转头看向那棵树,“您是说,女鬼是那棵树?”

 

我绕过她,走到松树前,蹲下来,仔细看树下的泥土。

 

她随即跟了过来,在我身边俯下身,很认真的看着我。

 

我捏了一些泥土,闻了闻,接着送到她鼻子下,“你闻闻。”

 

她闻了闻,摇头,“我闻不出来什么......”

 

“这泥土里除了土腥味儿,还有一股很淡的臭味儿”,我站起来,看着那棵树,“这种味道,是血祭后的镇物发出来的,属于死气的一种。这棵松树,被人动过手脚了。”

 

她一皱眉,从包里拿出面巾纸递给我,“您是说......”

 

我擦擦手,“有人在这树下埋了镇物,而这棵树的位置,在你爷爷坟茔的东南方,东南方为巽位,主长女长媳。你妈妈是他唯一的儿媳妇,所以在这颗树下埋镇物,首先就会应在你妈妈身上,之后就是你。”

 

“我?”她一愣,“那会怎么样?”

 

“女鬼会先折腾你妈妈,等你妈妈不行了,她就会转到你的身上来,直到把你折腾死为止”,我说。

 

唐思佳听的直冒冷汗,声音都有些发颤了,“这女鬼和我们家有什么仇?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女鬼和你们没仇,我说了,这是镇物”,我一指松树下面,“这棵树的树根里,藏了一个很阴毒的镇物。如果不挖出来,那女鬼就会不断地纠缠你妈妈......其实......那也不是女鬼......”

 

“那她是什么?”

 

“是煞灵”,我说,“她是镇物形成的煞灵,然后被人控制了。”

 

她不解,“被人控制了?怎么控制?”

 

我看她一眼,“这个......你需要知道么?”

 

她有些不安,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么?”

 

“风水术数,其实并不复杂,但是这里面有一个秘密,一般是不会对俗人说的”,我说。

 

“什么秘密?”她问。

 

我平静的一笑,“这个秘密就是,好的风水,未必管用,但是害人的风水,往往万试万灵。”

 

她一愣,不解的问,“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所有的风水都是煞,都是与人有害的”,我解释,“而人的运气,又需要一定的煞,所以风水术的本质,就是避煞,化煞,用煞。”

 

我一指周围,“就比如你家这风水,你看这后面的山,东边的山,西边的山和南边的大河,以及这墓地周围的松树,一切的一切,共同组成了一个系统。这个系统能将这里的煞气最大限度的转化,以提升你们家族的运气,但是因为白虎煞引而不发,化解的并不好,所以你们家族人丁不旺,除了长门之外,其余各房的男丁都不长寿,而且没有男嗣......”

 

“等等”,她突然想到,“您是说,我爸爸他走得早,是因为这风水?”

 

我一愣,心说坏了,说多了。

 

“您怎么不说了?是不是这个原因?”她接着问。

 

我有些尴尬,但是,我还是点了点头,“嗯。”

 

她眼睛一下子红了,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特别的难受。

 

我清清嗓子,问她,“你还听么?”

 

她努力平静了一下,擦擦眼泪,“嗯,您说。”

 

“所谓害人的风水,其实就是加强某一位置上的煞”,我说,“维持平衡不易,打破平衡却不难。就像这棵松树,它的位置正关联着你母亲,而那边那棵树,则关联着你......”

 

她顺着我指的方向看了看,一边流泪,一边点头。

 

“镇物埋在这棵树下,它的煞气就会直接作用到你母亲身上”,我给她解释,“所以你妈妈中邪只是表象,这里才是根本。别说它形成了煞灵,就是不形成,你妈妈也会不断地中邪,你请再多人驱鬼,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那您说这个......这个煞灵,又是怎么回事?”她哽咽着问。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我看着那松树,“靠镇物自然形成煞灵,需要很长时间,没个几十年是不行的。可是你家这祖坟是四十多年前买的,自然形成煞灵,根本不可能。”

 

我转过来看着她,“所以这煞灵,是有人用邪术养出来的,这样一来,他只要躲在暗处,就可以控制煞灵,变成女鬼,去折磨你妈妈。等你妈妈不行了,他就是收手,这煞灵也会自动找上你,继续折磨你。”

 

“可是您不是说,那棵树才是我的位置么?”她一指远处那棵,“为什么那女鬼......不,那煞灵害完我妈妈,还要害我?”

 

“你妈妈在,那棵树就是你的风水位”,我淡淡的说,“如果你妈妈不在了......那你就是你们这一门的长女,这煞灵就该折磨你了。”

 

“到底是谁这么恨我们?”她悲愤不已,“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为什么要用这么阴毒的方法致我们母女于死地啊!”

 

“我不知道”,我平静的看着她,“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管到底的,咱们先救你妈妈,至于幕后的那个人,我有办法把他找出来。”

 

唐思佳泪流满面,感激的看着我,使劲点头,“嗯,谢谢老师!我给您加钱,加一百万!”

 

我摇头,“不用,我们吴家人办事,从不收两茬儿钱,你别哭了,这里虽然是你家祖坟,可你毕竟是女孩子,在这里哭多了,不好。”

 

“嗯!”她擦干眼泪,接着问我,“老师,既然知道问题在哪了,那现在怎么办?”

 

我看看天上的太阳,“现在是午时,是一天中阳气最重的时候,取镇物到是可以。但这镇物藏在树根里,一旦动它,很容易伤到树的根基,你妈妈现在很虚弱,一旦伤了根基,就算破了这镇物,她也会没命。对方用这个镇魇,真的是精打细算,用了心了。”

 

“那怎么办?”她皱眉。

 

“咱们先去附近找个地方吃饭,然后休息一下,准备一下工具”,我说,“天黑之后再来,今晚,咱俩在这过夜。”

 

“在这......过夜?”她吃惊的看着我,“这可是祖坟啊!”

 

“你怕?”我看着她。

 

她咽了口唾沫,看了看旁边她父亲的坟墓,深吸一口气,对我说,“不怕,爸爸会保护我的!对么?”

 

我淡淡一笑,“你爸爸不会,但我会。”

 

她一怔,“啊?我......”

 

我转身向山下走去,“走吧。”


红衣小女孩的样子和昨晚闯进我家的小女孩一模一样,但昨晚那个是女鬼,这个是煞灵,并不是一回事。看到煞灵的样子,我确定了,她果然是用那个女鬼炼养出来的。

 

爷爷说过,用百年以上的鬼养人形镇物,能很快炼养出煞灵。这样的镇物镇入阴宅或者阳宅之后,与之相对应的事主身上会出现与煞灵同源的煞气,一般三个月左后,这煞气就能变成另一个煞灵。

 

两个煞灵一气双生,互为表里,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鬼附到人身上,被打散之后,事主会身体虚弱,体内多少都会残余一些阴气。而煞灵则不然,它被打散之后,在事主体内留下的不是阴气,而是煞气。煞灵的力量来自风水地气,最多十二个时辰,它就可以重新成形,再次控制事主,而力量也会一次比一次更强。

 

唐思佳说,她妈妈身上的女鬼仿佛有抗药性,再厉害的驱鬼之法,用过一次之后,再用就会失效,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当我昨天发现唐思佳母亲体内的煞气之后,我就明白了,控制她的不是女鬼,而是煞灵。

 

以鬼炼煞,需要用怨气极重的百年厉鬼,这样的鬼凶狠无比,怨气大,不好驾驭。因而炼养的人在开始之前,都会承诺以事主作为血祭,与鬼订立契约。昨天在唐家,煞灵询问能不能杀这个女人,到了晚上,红衣小女孩又闯进我家,警告我不要多管闲事。这起码说明两点,一是有人用红衣小女孩炼养了这个煞灵;二就是,那个人许诺给小女鬼的血祭,就是唐思佳母女。

 

这手相当狠毒,明摆着是要把这对母女赶尽杀绝。

 

这人是有多恨她们娘儿俩?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怀里的唐思佳,今晚容不得一丝差错,不然她妈妈肯定没命。不夸张的说,现在她们母女俩的命,都捏在我的手里了。

 

唐思佳蜷缩在我怀里,抱着我的手,惊恐的看着远处的红衣小女孩,纤弱的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第一次见到真实的鬼,她真的是吓坏了。

 

我努力静下心来,不去想怀里的温暖,柔软和她的幽香,集中全部精力,全神贯注的看向了远处的煞灵。

 

煞灵刚刚显形,并没有发现我们。

 

在松树前站了一会之后,她像游魂一般,在唐家的几座坟间缓缓地飘荡起来,边游荡边吸收月光中的太阴之气。现在煞灵已经成形,那就意味着唐思佳母亲体内的煞灵也已经成形了。如果在这边和她纠缠起来,那唐思佳的母亲随时就会没命。

 

这种用来炼镇物的百年厉鬼,喜食生魂,红衣小女孩已经迫不及待了。她能控制两个煞灵,一旦惊动这边的,她会毫不犹豫的利用另一个煞灵杀死那个可怜的女人。

 

机会只有一次,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一击必杀。

 

红衣煞灵在几座坟之前缓缓飘行,在围着最高大的祖坟转了几圈之后,她转身向我们的方向飘了过来。

 

我单手捂着唐思佳的嘴,背靠着坟墓,屏住呼吸,攥紧了水果刀。

 

十几秒后,红衣小女孩从我左手边大概一米远的地方,缓缓地飘过去了。

 

她正专注于吸收太阴之气,所以没察觉到我们的存在。

 

我等她飘远了,小心翼翼的松开了唐思佳,用手比划着,示意她不要出声,呼吸一定要轻,不然会惊动红衣小女孩。

 

唐思佳面无血色,冷汗如雨,捂着自己的嘴,哆嗦着点头。

 

接着我示意她,等一会我会冲上去用刀刺红衣小女孩,让她不要害怕。

 

她使劲咬着发青的嘴唇,噙着眼泪,使劲点头。

 

光比划,怎么也是表达不清。

 

我看了一眼远处的红衣小女孩,她又绕到祖坟后面去了。

 

我抓住这个机会,一把将唐思佳抱进怀里,贴着她的耳朵,用极小的声音对她说,“我刺她,她会来抓你,你记住,别怕,大嘴巴抽她,知道吗?”

 

唐思佳哆嗦着,点了点头。

 

“记住,一定要抽她”,我小声说,“不然你妈妈就没命了。”

 

她身子一颤,吃惊的看着我。

 

我凝视着她,点了点头。

 

她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眼中透出了一股坚定,使劲点了一下头。

 

我放心了,转头一看,红衣小女孩又飘过来了。

 

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五米......三米......两米......

 

我悄悄地扶着坟扎起了射箭步,身子缩起,像一只捕猎的猎豹,握着水果刀,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就在这时,红衣小女孩突然停下了。

 

她似乎察觉到了危险,头发和身上的红衣无风自起,警觉地看着四周,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嘶吼。

 

那声音,刺的人头疼。

 

唐思佳没有准备,被刺的一声尖叫,捂住了耳朵。

 

我一惊,全暴露了!

 

红衣小女孩瞬间闪到唐思佳面前,怒吼着扑到她身上,消失了。

 

我想拦,根本来不及。

 

唐思佳猛地睁开眼睛,脸上变得煞白,一双眸子透出了鲜血,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一愣神的功夫,她一声尖叫,身形如鬼魅一般,一下子将我扑到,双手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地上全是水,我的衣服瞬间湿透了。

 

我被掐的无法呼吸,本能的想用水果刀刺她,可如果现在刺,刺伤的就是唐思佳。无奈之下,我只好把刀扔了,强忍着窒息的痛苦,双手掐雷诀,猛力打向她的小腹。

 

她身子猛地一颤,并没有被打出去。暴怒的煞灵如同疯了一般,俯下身,张嘴咬住了我的脖子。在她牙齿碰到我皮肤的刹那,我腰一使劲,就地一滚,将她反压到身下,刚要掐雷诀,她也就地一滚,又把我压住了......

 

我俩在坟地里滚来滚去,她力气奇大无比,身体冰冷如铁,一边掐我一边怒吼,“让你多管闲事,我掐死你!掐死你!”

 

因为呼吸困难,几个回合下来,我筋疲力尽,再也没法压住她了。

 

这时,她又一次咬住了我的脖子。

 

我疼的一声闷哼,感觉皮都被她咬破了。

 

再不扭转战局,别说救人了,我自己都得死在这。

 

死亡的威胁瞬间激发了我的潜能,从小练武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这时毫无禁忌的爆发了出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打的,只觉得心里一急,一声怒吼,拳脚齐出,唐思佳瞬间被我打了出去,后背重重的撞到了她爸爸的坟上。

 

煞灵一声怒喝,“小子,我吃了你!”

 

她的动作敏捷而诡异,就地一滚,如同一只发狂的野猫,再次扑了过来。

 

此时的我,比她还要凶狠。

 

我迎面冲上去,抓住她的胳膊,一个顺手牵羊反别摔,将她扔了出去。

 

她落地而起,怒吼着又扑了上来。

 

这时我已经以快的速度叠好了三重雷诀,一抬头,在她掐住我的脖子的瞬间,我右手三重雷诀同时拍到了她的眉心上。

 

煞灵一声惨叫,呼的一声打出了唐思佳的身体,在远处显现了出来。

 

唐思佳身子一软,摔进了我的怀里。

 

我赶紧抱住她,“你醒醒!快醒醒!”

 

煞灵冷冷的看着我,突然问了一句,“现在,我可以杀这个女人了吧?嗯?”

 

我一惊,身上的汗毛竖起来了。


这不是煞灵在说话,这是红衣小女孩在问炼养镇物的人。

 

只要得到那个人确定的答复,唐思佳的母亲,立即就会没命。

 

情急之下,我下意识的观想镇煞符,右手食指中指在眉心一抹,一把甩了过去。一道白光瞬间打到煞灵身上,她一声惨叫,被打的腾空而起,在空中化作一团黑气,呼的一声落到地上,将整个唐家祖坟都覆盖住了。

 

而我,则身子一软,瘫软在地上,仿佛丢了魂一般,脑子一片空白了。

 

以神修符,爷爷教过我,但我从来没用过。

 

第一次用,就救了一条人命。

 

很难受,但值得了。

 

煞灵被打散了,唐家祖坟笼罩在黑雾中,气氛十分恐怖。

 

但我心里明白,我和唐思佳,都安全了。

 

刚才的一番恶战,险象环生,我们几乎是从鬼门关外溜达了一圈又回来了。

 

在地上喘息了很久,我的意识渐渐清醒了,吃力的坐起来,使劲摇了摇头,用地上的雨水拍了拍自己的脸。

 

彻底清醒过来之后,我这才想起身边的唐思佳,心里顿时一惊。

 

昨天用了两重叠雷诀,她妈妈就七窍流血了,刚才我好像用了三重......

 

我赶紧抱起她,仔细一看,果然,她眼睛,鼻子,嘴角和耳朵里都流出了鲜血。

 

我傻了。

 

这可怎么办?她可不能死啊!我愣了一会,赶紧凝神看她的眉心,这才松了口气。

 

她的神光还在,用内气试探,她的中脉也被煞气闭住了,所以才显出了绝气的死相。因为她的神光足够用,我直接给她疗伤就行了。

 

我用手按住她胸腹之交的中丹田,以内气上行,触动她的神光,接着引神光而下,很快将闭住她中脉的煞气冲开了。

 

她一皱眉,嘴角涌出一口黑血,痛苦的咳嗽起来。

 

我抱住她,一边给她擦嘴角的血一边问,“你怎么样?”

 

好半天,她才缓上这口气来。

 

“我刚才......怎么了?”她吃力的问。

 

“你惊了煞灵,她附到你身上了”,我说,“现在没事了,她已经被我打散了,你觉得怎么样?”

 

“我心口疼......”她脸色蜡黄,全是冷汗。

 

我用手探她的左胸,没有碰到她,隔着三厘米左右,手心感觉到一股阴冷的酸麻。这是病气,说明她的心经受了内伤了。

 

好在这阴冷的酸麻感并不强烈。

 

“你心经受了内伤,好在不算严重”,我拉住她的左手,“我给你疗伤。”

 

“疗伤?”她有气无力的看着我,“怎么疗伤?”

 

我没说话,调内气经过她的手,进入了她的体内。

 

“嗯~”她微一皱眉,闭上了眼睛。

 

她能感觉到一股热流,沿着她的左手心,经她的左臂进入她的左胸部位,接着,左胸会一阵胀麻,接着,心口的刺痛感开始逐渐减轻,进而消失了。

 

唐思佳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个时代,越是受高等教育的人,越不相信内气的存在。这一下,由不得她不信了,因为她亲身体验到了。

 

几分钟后,她没事了,脸上也有血色了。

 

“还疼么?”我问她。

 

她摇头,“不疼了。”

 

“那就好”,我扶她起来,往后靠了靠,靠在她爸的坟上,闭上眼睛,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她见我这样,赶紧爬过来,“你怎么了?”

 

“有点累,有点头疼......”我一指远处地上的水果刀,“帮我拿来。”

 

“嗯”,她起身走过去,拿起水果刀,回来交给我,接着在我身边坐下,担心的看着我,“你真的没事?”

 

“没事。”

 

她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

 

接着她问我,“刚才......你是用的内功么?给我疗伤的时候?”

 

“嗯”,我闭上眼睛。

 

“好神奇......”她也靠在她爸的坟上,仿佛还没缓过来似的,“我以为妈妈的事就很颠覆我的认知了,经历了刚才这些事才知道,原来这才叫颠覆......”

 

我淡淡一笑,“哪那么多颠覆,只不过是你之前不相信世界上有神秘力量的存在,现在不得不信了而已......”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从包里拿了瓶水拧开,倒水洗了脸,接着又拿了一瓶拧开,递给我。

 

我喝了一小口,又递给她。

 

她接过去,仰起头,一口气喝了半瓶,抹了抹嘴角。

 

我在旁边看着,突然觉得她喝水的姿势,很性感。

 

黑雾缓缓的消散了。

 

“老师,那镇物,可以挖了么?”她想起来,问我。

 

我头还是有点疼,但是身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拿着水果刀站起来,“走!”她跟着起来,“嗯!”

 

来到那棵松树前,我让她用手机给我照亮,半跪在地上,用刀子挖了起来。

 

刚才那场雨让松树下的泥土变成了泥,水果刀挖起来很不方便。我并不着急,挖的很慢,很小心。

 

唐思佳很紧张,不住地咽唾沫。

 

我用刀挖几下,就用手把碎了的泥掏出来,接着继续挖。

 

不一会,旁边堆起了一堆的泥。

 

我俩的衣服早就泥泞不堪了,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慢慢的,树根出现了。

 

我放慢速度,小心翼翼的,尽量不伤到树根。

 

又挖了约莫十几分钟,在我掏出泥土之后,一个很小的人头露了出来。

 

“那是什么?”唐思佳忍不住问。

 

我拨开连着旁边的泥土,小心翼翼的把那镇物从树根中拔了出来,擦掉上面的泥土一看,这是一个骨雕的女人形。看它的样子,是一个小女孩。

 

“这就是那个镇物”,我递给她,“用死人骨头雕成的。”

 

“啊!”她一声惊呼,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我看她一眼,“怕什么?鬼你都见过了,还怕死人骨头?”

 

她强压住内心的恐惧,走过来,问我,“那......那现在怎么办?”

 

我把镇物递给她,“拿着。”

 

“拿着?”她吃了一惊,“这可是......”

 

“你不拿着,我怎么把这恢复原样?”我看着她,“这东西一旦出土,就不能再碰地气,不然就麻烦了,拿着!”

 

她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左手颤抖着来接。

 

“左手不行,用右手”,我吩咐。

 

她把手机换到左手,扭过头去,用右手接了。

 

那手哆嗦的。

 

我把泥土小心翼翼的推了回去,整平之后,站起来,走到她爸坟前,从包里又拿了瓶矿泉水,拧开,洗了洗手。

 

唐思佳眼巴巴看着我,那神情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我回到她身边,用水冲了冲她手上的镇物。

 

她闭着眼睛,扭着头,不敢看。

 

“刚才见到煞灵,都没见你这样”,我说,“至于么?”

 

“别说了......我想吐......”她强忍着。

 

我淡淡一笑,站起来,“回车上去。”

 

“拿着这个?”她一皱眉。

 

“这个有大用处”,我说。

 

她看了看手里的镇物,强忍着恶心,扶着我的手站起来。

 

刚一转身,我突然觉得身上皮肤一紧,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别动!”

 

“怎么了?”她问。

 

我慢慢转过身,盯着不远处她爸的坟墓。

 

墓旁,红衣小女孩冷冷的看着我俩,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嘴的血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