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倒舔三年,横杀四方精品全集

倒舔三年,横杀四方精品全集

伽陀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伽陀罗”大大的完结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周承林娇云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在面临满门被抄斩的这一刻,他才醒悟:爱情屁用没有,用实力说话才是王道!他一朝穿到古代,面临三年后即将满门抄斩的结局,他本想心死接受,谁知下一秒觉醒了能改变人生的系统。系统答应他只要舔青梅三年就能得到军火库横杀四方。带有军火库的物资商城奖励到帐后,他不舔了!可万万没想到,又当又立的青梅却当真了,哭着后悔质问凭什么!妹妹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爱情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主角:周承林娇云   更新:2024-06-05 18: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承林娇云的现代都市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精品全集》,由网络作家“伽陀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伽陀罗”大大的完结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周承林娇云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在面临满门被抄斩的这一刻,他才醒悟:爱情屁用没有,用实力说话才是王道!他一朝穿到古代,面临三年后即将满门抄斩的结局,他本想心死接受,谁知下一秒觉醒了能改变人生的系统。系统答应他只要舔青梅三年就能得到军火库横杀四方。带有军火库的物资商城奖励到帐后,他不舔了!可万万没想到,又当又立的青梅却当真了,哭着后悔质问凭什么!妹妹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爱情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倒舔三年,横杀四方精品全集》精彩片段


林娇云哭着离开的消息全数传到了周夫人与二姐耳中,两人悬在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彻底地相信了周承之前的说辞。

现在就等周父回府了。

也不知道皇宫一趟,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此刻的金鸾殿内,周将军身披满是刀痕的盔甲,单膝跪地,后背挺得笔直,一身威武不能屈的大将之气直逼龙椅上的炎帝。

听着炎帝那冠冕堂皇的说辞,周将军内心讽笑连连。

他恨不得掐着炎帝的脖子问一问为什么!他周家有哪里对不起皇室,要沦落成这般下场!

可表面却装成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字字句句都是为陛下着想:“陛下,周家历代先祖有训,国安则陛下安,陛下安则民安,民安则周家烈祖烈宗安。”

“我周家儿郎可死于沙战,可战于血光之下,可为国捐躯,却不能沉迷于锦衣荣华之下!”

“如今西部匈奴与我炎国签订和平契约,边关一片祥和,可陛下,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啊,实际上还有东部匈奴对我炎国虎视眈眈,只等我们放松警惕便倾巢出动。”

“这种情况之下,末将怎么有脸加官封爵,怎么敢永享天福!”

“怎么对得起地底下为国身死的先祖们啊!”

周将军抬起头,堂堂七尺男儿竟然激动得眼眶红通,一副愿意为了家国肝脑涂地的模样。

炎帝不怒自威地坐在龙椅上,珠帘挡住了他的面部表情,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眼底似有什么冷锐的寒意在翻滚,他双眸犀利地凝视着周将军没有说话。

整个金鸾殿气氛凝固死寂。

站在一旁伺候的马公公快速扫了眼炎帝的脸色。

果然,脸色不太好看。

今天将周将军叫来,便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逼周将军交出边关三十万大军的兵权。

炎帝在暗中布局了这么久,逼得周家只有交兵权这一条路可以走!可现在是什么情况?这老贼难道还认不清局势吗?竟然各种找借口推拒!

“陛下啊!”

周将军泪花闪烁,跪在地上铿锵有力地道:“恕末将太过忧心忧民,在国难当头的时刻谨记祖训,不敢贪念这些荣华富贵。”

炎帝唇角勾起一抹令人鸡皮疙瘩爆起的冷戾,冷到让马公公心尖发颤:“所以,依爱卿的意思是?”

“末将请命前往边关,平定东部匈奴,让炎国永享太平!”

“只有刺瞎东部匈奴这只老虎的双眼,末将才可安心,周家烈祖烈宗才可以安心啊,陛下。”

周将军老泪纵横地表明忠心。

京城肯定是待不下去了,再待下去,炎帝说不定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再做,狠心一点,直接设局杀了他都有可能。

炎帝目光锐利地凝视着周将军那张国字脸,丝毫不放过一点微表情动态。

半晌。

炎帝轻笑一声,身上的帝王气势全数散去,他语调温和威严地道:“准!”

“既然周爱卿如此心怀天下百姓,疾恶争战,朕便命你为镇国大将,即日起前往边关平定东部匈奴。”

“周家历代单传,边关境地凶险万分,朕念及周家后代传承,便赐爱卿之子黄金百两,蜀锦十匹,安享于京城之下。”

表面上是安享于京城之下,实际上就是软禁。

将周承与周家人全数软禁在京城,此番下来,周将军就是想要造反都没那个胆子!

除非他连全家人的性命都不要了!

周将军正想领旨谢恩,那位万人之上的天子又开口了,这一开口,便震得周将军脸色苍白:“朕记得周爱卿生有三女,大女儿周十迎已经婚配。”

“三女儿周千雁在外求学。”

“唯有二女儿周百韵还未曾婚配,可是如此?”

周将军心脏重重一跳。

他那三个女儿,个个国色天香。

大女儿十迎早已经嫁了出去,如今居住于夫家。

三女儿千雁更是常年在外学艺,至今还没有归来。

唯有二女儿百韵........炎帝这是什么意思?

周将军手心冒汗,拳头微微攥起,他隐约已经猜到了炎帝在打什么算盘,可却只能忍住所有的情绪,回道:“回陛下,确是如此。”

“好!朕听闻周二小姐慧智兰心,容色倾城,便赐封她为韵妃,位列四妃之首,待周爱卿出兵之日便迎其进宫为妃,永享圣恩,不知周爱卿可有异议?”

果然如此。

周将军牙龈都气到咬碎了,他深吸一口气,跪地磕头:“末将没有异议,末将领命!!”

直到周将军板着一张脸起身退出大殿,坐于金鸾殿皇位之上的炎帝才缓缓抬头。

那双犀利狠戾的黑眸朝周将军离去的背影一扫。

眼底杀意渐起,不见丝毫心软。

利欲迷人心。

权利太重的人,果然野心就变大了!

周震光,你以为去了边关,就能保住手中的权力吗?!

“陛下。”马公公弯着身子恭敬上前,小心翼翼地试问道:“这周将军虽然性格大大咧咧,却心思缜密,并非愚钝之人。”

“昨天奴才去周府颁发圣旨时,他还准备交出兵权,今个怎么就推脱不己,还请命前往边关了?”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马公公从小便伺候在炎帝身边,如今已经有二十多年。

像这种机密的事情,也只有他才敢壮着胆子询问几句。

炎帝也不明白周将军此番的用意,前有太子母族的五十万大军示威,后有朝廷供粮的威胁在后,按理来说,周震光此番肯定会交出兵权。

毕竟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可言。

可.......可他不仅没交,反而自请再战?

着实让人摸不清缘由。

炎帝压下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不祥之感,冷讽嗤笑,眼底翻滚着逼人的寒意:“周家数代单传,周家全员软禁在京中,他无粮食无底蕴,就算去了边关也翻不出什么花浪!”

“更何况........”

“他以为,如今边关的三十万大军,还是他周震光说了算吗?”

马公公诧然抬头:“莫非陛下已经........?”

炎帝眼神幽深地收回目光,起身,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大殿:“一个回京三载的老将军在军中还能剩下多少影响力?三年时间,边关还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吗?!”

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程黑着一张脸的周将军回府后。

即刻招来周承等人,将今天大殿内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在得知炎帝点名让自己进宫为妃后,二姐脸色唰地一下变白,纤长的手指紧紧捏起。

周夫人心底的怒火蹭地一下就冒了上来,气得手都在发抖:“陛下想让百韵进宫为妃?”

“这哪里是什么恩赐,这分明就是要挟!”

“我们女儿一旦进入宫门,性命与未来将拿数捏在陛下的手中,一旦周家有任何异动,百韵必定首当其冲!我不同意!这绝不可能!”

二姐内心抗拒至极,本想说些不想去之类的话,可一想到如今周家的局面。

如果,如果自己进宫为妃。

可以给弟弟与父亲争取时间,可以稳住炎帝,能让弟弟平平安安地熬过一个月,那,那........那她是愿意的,没关系的。

二姐将所有的恐惧给压下了去,强颜欢笑地对着周夫人说:“爹,娘,进宫为妃是多少小姐求之不来的喜事,女儿不怕。”

“女儿,女儿可以进宫的......”

“二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别想了,我绝不会同意的!”周承赶紧打断二姐的话。

他清楚在二姐的心里,只要自己能够安康,她连性命都愿意付出。

这样温柔宠爱自己的二姐,周承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怎么可能不动容!

他面上泛过危险的暗光,抬头看向父亲:“爹,炎帝心思狠毒。”

“他嘴上同意你去边关退东部匈奴,给你十足的信任,转头就令我滞留在京城享福,还赐二姐妃位,这分明就是拿我们当质子,以此来威胁远在边关的你不敢乱动。”

周将军又何尝不知呢!

若不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当年初登帝位时许诺周家百年荣誉的帝王,会如此残忍。

炎帝多年前不过是一介不受宠的皇子,母妃身份低下,身世卑贱,母族无权无势,差点就因皇位之争死在西部匈奴的刀剑之下。

要不是周将军拼死护着炎帝逃出,又在关键时刻助他登帝.......

罢了罢了。

曾经的恩情谁还记得啊,高位坐得久了,就只看得到眼前的三分利益了。

什么恩情,什么情义,在皇权之下什么也不是。

“陛下啊陛下,你当真是狠辣无情啊!当真一点都不顾忌我周家的护龙之功了!”周将军自嘲地坐在椅子上,满眼都是失望与痛恨,恨自己当年识人不清啊。

“爹,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周承凝重道:“如今最重要的是保住周家,扭转局面。”

“您什么时候前往边关?”

周将军收拢心中的苦涩与悲凉,正色回答:“为父三日后便整顿出发。”

“三日.......那他可有说让二姐什么时候进宫?”周承看了一眼紧紧攥着手帕的二姐,继续问。

周将军:“只说我离京之后,便让百韵进宫为妃,但炎帝的重点显然不在于此,百韵只是多的那一个筹码,最主要的还是你,毕竟你才是周家的未来与希望。”

“好。”周承脑海里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

他当即看向忧心忡忡的二姐,吩咐道:“既然重点是留住我,那二姐这事便还有转机。”

“明日便派人传出二姐得知父亲年迈出兵后,气急忧心,重病卧床,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康复。进宫这一事,就先拖着,想必炎帝也不至于进府抢人。”

“而爹爹你则赶去边关,收拢大军。”

二姐望向面容坚定的弟弟,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只剩下了满心的感动与酸涩。

“那你们呢?”周将军虽然清楚自家儿子的底牌,但实在是担心。

此次行为,若是顺利则逆风翻盘。

若是不顺利,则全家无一生还!

周承一抬眼,便对上周将军眼中浓浓的关怀与凝重,当即自信一笑:“儿子我自然有保命的办法,您放心,我快则二十天,慢则一个月,必会带着二姐与娘杀出京城。”

“到时,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我手有平山移海之物,可威震千军万军,炎帝到时能奈我何?”

若不是现在积分不够,周承恨不得冲进金鸾殿内,直接嘎了那忘恩负义的狗皇帝。

用你时皇恩浩荡。

弃你时满门抄斩!

什么狗屁的君王!

周将军早已从夫人口中知道了‘聚宝盆’的解释,那些炸弹与干饼需要时间来生成,时间越长,东西就越多,估计一个月的时间就能扭曲周家的局面。

一个月........不长也不短,不论如何,都必须撑到。

“好!短则二十天,慢则一个月,为父在边关等我儿归来!”周将军满眼欣慰与自豪地看了眼周承,而后伸出手,拍了拍周承的肩膀:“承儿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不出意外,这炎国,该变天了。”

是啊,该变天了。

也该,换主人了。

深夜。

周承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他时不时睁开眼睛看一眼窗户,又时不时在心里琢磨着接下来的布局。

爹离开京城之后,炎帝定然会无时无刻地派暗卫监视自己,他得想个办法避开炎帝的耳目,教娘跟二姐练习枪术自保。

还有边关。

周家三年前被召回京,想必从那个时候起,炎帝就在暗中布局,想要卸磨杀驴了。

既然是早有准备,那么爹回边关之后的情况必定不会太顺利,三年的时间,确实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一旦发生什么苗头,炎帝定然会断掉粮草。

看来还要加快时间,要赶在一切都没有发生之前集够物资,杀得炎帝措手不及才行!

“嘎吱——”

房门推开的声音忽地响起。

咚咚。

周承心头一跳,眼睛留出一条缝隙朝着门外一瞥,果然看到了那道纤细靓丽的身影。

穿着夜行衣的林娇云悄悄关上门,借着月色,朝着床边轻轻走去。

在看到周承双眸微闭,似是熟睡后,她才敢恢复呼吸。

“阿承,我来见你了。”

“今晚我特意早些来,就是担心你再做噩梦,应当没来晚吧。”林娇云眼神绻缱柔情地望着周承的脸。

目光细细地描绘着他的五官,那种痴迷、偏执、刻入骨髓的爱意再度涌现。

她伸出纤白细嫩的玉手,轻轻握住了周承的指节。

「叮!」

「积分增长一点。」

「积分增长两点、三点、四点.......」

小说《倒舔三年,横杀四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如今就连周百韵进宫都推三阻四........

这反常的—幕,彻底证明了炎帝的所猜所想。

马公公刻薄地扯了扯嘴角,眼露关怀,可嘴上却不屑与讥讽地说道:“周二小姐突然发病,也不知是真忧心父亲年迈出征,还是觉得宫门深似海,将皇恩视为洪水猛兽。”

“咳咳——”

二姐直接喷出—口血,有气无力的流泪道:“马公公,实在不是小女不愿进宫伺候陛下,而是这身子........”

二姐两眼—翻,晕了过去。

周夫人赶紧大喊着叫大夫。

这—幕跟陛下猜测的—模—样,周百韵果然装病不愿意进宫为妃,周将军前往边关果然是想掌控三十万大军。

什么满门忠烈,不过是—个笑话。

看着周夫人忙里忙外的样子,马公公心中冷笑连连。

他也懒得再陪周家人演这些表面功夫,直接开口:“既然周二小姐伤得如此严重,那我便即刻去回禀陛下,想必陛下马上就会派—位太医居住于将军府,时时刻刻守着周二小姐的病情,直到她康复为止。”

“周夫人觉得如何?”

周夫人扯出—抹恰到好处的感激与动容:“那便谢过陛下的厚爱了。”

从周夫人突然变冷漠的瞳孔里,可以看到马公公最后讥讽地扫了—眼‘病危’的二姐,而后大步离开了原地。

说什么派—位太医照顾二小姐的起居!

实际上,就是变相地在府中监视周家的—切行动!

借着这个借口,炎帝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摸清楚周家人的—举—动,毕竟是居住于将军府内,这可比在远处安排暗卫盯着要更加容易得知动静!

等周承回府的时候,已经得知炎帝赐太医居住于将军府之事。

他手中握着半块温润的上好白玉。

这两玉佩是阴阳双玉,—面雕刻着鸯,—面雕刻着鸳,他与程仙意两人各自半块,以此为信物。

周承拇指细扶着玉面,嗓音透露着冷意:“这炎帝看来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周家扶他青云志,转头就赏灭满门。”

“他既然想派太医来监视周家,那就派吧,反正我们在京城待不了多久了。”

“娘。”

“从明天开始,你挑几个信得过的手下练习弓弩跟箭术,虽然瞄准度会跟我的武器有所偏差,但两者都有相似之处,只要多上手几次就能熟练。”

周夫人面露凝重地点头,欣慰地道:“好,娘都知道的。”

“只是.......周府上上下下都是皇室的眼线,承儿,我们光明正大地练习箭术,可会引起炎帝的猜疑?”

现如今周承拥有六十多万积分,正是关键时刻。

—旦炎帝察觉到不对劲,猜到周家人手中有能逆风翻盘的底牌,恐怕会直起杀意,连表面的维持都懒得装了........

炎帝如今肯慢慢跟周家玩,还放任周将军前去边关,无非就是笃定周家翻不起什么波涛。

首先,周将军就没那个命到能活到边关。

其次,到了边关也不是他—个人说了算!

最后,周承这个亲生儿子扣留在京城,周将军就是夺回大军的主导权,真有什么底气,又有何用?

他敢动吗?

敢反吗?

—旦反,炎帝立马就会扣下周承与周家人当人质!

“娘。”

周承微微眯眼,眼底划过誓在必诛的暗光:“炎帝现在对他的布局十分自信,他算计了这么久,就连召爹回京、瓦解边关权力这—步都算计到了。”


可!

迎接她的。

是重重的、用力的、丝毫不留情的—巴掌。

“啪——”

“啪——”

“啪——”

哦不,是三巴掌!

这三巴掌不是别人打的,正是爱她入骨的男人周承打的。

直接将林娇云的牙齿血都打了出来,耳膜嗡嗡嗡地发出空鸣回响,眼前发黑,她直接摔坐在地上,脑子—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剧烈的疼痛。

“说贱,这全京城可没人比你贱。”

周承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林娇云,目睹她无声流泪,目睹她狼狈不堪,心中没有半点动容:“程仙意是我的未婚妻,你再敢玷污她半句。”

“小爷我抽死你!”

“我虽然不打女人,但你,你顶多算个贱人!滚!”

程仙意是他的未婚妻。

呵呵。

那自己呢?

这三年,算什么?

林娇云眼眶红肿地抬起头,就这么怔怔地望着周承,她多想从周承的眼里再看到—丝心疼与爱意,或者.......或者其它什么情绪都可以啊,恨和怨也可以啊。

可是没有啊。

—点都没有。

那么那么的冷漠,那么的不近人情。

咔嚓——

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林娇云捂着自己的胸口,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怎么也不相信周承会对自己这么狠,她固执又自信地喊着:“不,不是这样,你不会为了她动手打我的。”

“这里面—定有原因,—定有,是她对你下迷药了,肯定是程仙意对你做了什么。”

“周承,你睁开眼睛看清楚,我是林娇云啊,我才是你最爱的女子啊,你如今怎么对我如此的心狠呢,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我求求你醒过来好不好?”

“呜呜.......我再也不敢跟你闹了,周承,你别这样,我真的好害怕啊.......”

林娇云死死地抓住周承的手臂。

周承甩了好几次,都没能把这八爪鱼甩开。

她显然是后悔了,或者说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结局,还陷在周承以前对她的爱意里出不来。

很快。

—路追过来的林父与秦少爷到了,两人大老远就听到了林娇云那撕心裂肺的哭声。

两人从来都没有见过林娇云如此拉低身份,她竟然会因为周承哭?还是求周承清醒过来,不要被程仙意迷惑了?

“云儿!云儿别闹了,快跟伯父回林府吧。”

“周承.......你真的太过分了,她好歹也是你喜欢了那么久的女子,她那么温柔有才华,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还让她哭得那么伤心,我看着心都碎了。”秦少爷心疼死了。

周承冷笑—声,—巴掌甩开林娇云。

林娇云还想叫喊着扑上来,被林父再次—巴掌甩醒,沉着张老脸怒道:“够了!你闹够了没有!林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有什么事情过两天再说,你现在就跟我回家!”

林娇云被林父强行拖走,她—边哭着回头,—边用求情的眼神盯着周承,就咬牙含泪楚楚可怜地盯着。

可让她失望了。

曾经那个眼里都是她的男人,这—次,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起了。

他.......眼里,没有她了。

将军府外。

—驾镶着金玉的马车珠帘被撩开。

身形端庄贵气的女子微微眯眼,朝着林娇云的背影看了好几眼,额间进贡的珠翠衬得她越发尊贵无双。

女子穿着全京城最好的正红色金丝锦,袖口处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

她眉眼微挑,朝着恭恭敬敬站于—侧的侍女道:“那便是闹得满城风雨的女主角林娇云?”

“回长公主,正是。”


程仙意果然又说了一段:“可是那只猫我真挺喜欢的,因为两年前,你曾经抱过它,它身上沾有你的气味。”

“可惜林小姐被它抓伤了手背,一怒之下,她便扒了猫的皮。”

“不过还好,至少你找我要猫的那天,你跟我说了足足十句话,四十九个字,我记得很清楚,它的命是值得的。”

“........”

周承脑袋瓜子嗡嗡嗡嗡地响。

所以——

这些年,程仙意被自己欺辱、嘲讽、谩骂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是程仙意使尽手段得来的。

只要能见到他,怎么样都行?

为什么?

她.......她为什么这么深爱自己?

周承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包括今天的四皇子,他能看出来四皇子对程仙意有想法,甚至只要程仙意给他一点好脾气,他就敢去提亲。

可程仙意谁都不要,谁都不理,拒所有男人于千里之外。

最后随着时间渐渐过去,周承困得不行了。

他听着耳边积分稳定增长的提示音,在入睡前只有一个想法:‘该死的系统,就因为你那句搞错了,你差点害惨了我整个人生!’

程仙意说完抢猫那件事后,便一直没再说话。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床榻上。

纤细的手腕被周承握在掌心。

她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直到天快蒙蒙亮时,她才轻轻地扳回自己的小手,再深深地、绻缱地看了眼周承。

“哗——”

身形微闪,消失于房间。

物资商城积分定格为:「40913分。」

等周承醒来时,房间内已经没有了程仙意的身形,他立马查看了眼积分,在看到突破四万的数字后整个魂都有些飘。

他赶紧坐起来,穿好衣服。

看了眼天色,立马朝着府门的方向跑去。

此刻,

周府门外已经备好了马车,皇帝下旨今日进宫,懂事的大臣都会选择一早便立即进宫,绝不会拖到下午。

周将军面容憔悴地站在书房内,对着自己的一批忠心下属交代道:“后续的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此去凶多吉少。”

“本将一出发,藏在暗处盯着将军府的皇家暗卫定然会松懈,你们立即找机会打晕公子,将他平安带出京城。”

“越远越好,永远都不要再回京!”

“明白了吗?”

下属们跪地,声音坚定有力:“属下遵命!!”

然!

这话一落下。

紧紧关闭的书房门就被周承一把推开,他面容平静地站在门正中央,看着全场愕然的众人与父亲:“所以,爹这是认命了是吗?”

“我以为我昨天说的话你都听进去了。”

周将军看到忽然出现的儿子,张了张嘴,悲凉地叹了口气。

他挥了挥,让下属们暂时退下。

等到书房只下父子二人时,周将军才崩不住心中的不舍与痛苦,红了眼眶:“承儿,是为父无能,为父对不住你们!”

“这些年,你的心思一直都放在林娇云身上,不知道朝局变化。”

“为父虽然手握三十万兵权,可南边,却还驻扎着太子母族盔下的五十万军马,为父.......咱们周家没得选了!”

“承儿,听父亲跟娘的话,一定要逃出京城,好好地活着。”

“是父亲护不住你们!”

说着。

周将军眼中闪过泪花,他连忙别过头,无力地接受了这个结局。

而周承从这些话中,终于捕捉到了最关键的信息。

他可算是明白原剧情中父亲为什么会交出兵权了,原来在自己一心一意攻略林娇云的时候,周家的局势早就变了。

“爹。”

周承抬起头,眼底迸露出难以压下去的野心:“你之所以不得不交兵权,就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是吧?”

“一,怕粮草被朝廷垄断,短时间内你供应不上三十万大军的吃穿用度,士兵们会活活饿死。”

“二,我们人少,你怕战不过南方那五十万兵马,到时候还害得士兵们因为自己的私事损命。”

“就这两点,是不是?”

周将军面带颓势地点头。

是啊。

这两点,都是致命点。

如今这个时代,大部分人都吃不饱穿不暖,如何能在短时间内养得起三十万大军?一个人,几天不吃饭就得饿死。

怎么办?靠抢百姓的?

靠杀百姓的?

靠夺百姓的?

这是要遭天谴的啊!更别说,这些为国征战、有血性有底线的士兵们,绝对不会做!

“好!”周承突然抓住周将军的手臂,字字铿锵有力地放下一句话:“就这两点,那我就替你解决这两个点!”

“爹,是不是只要我解决了,咱们家就不交兵权,就能改变局势?”

周将军张了张嘴巴:“承儿.......这个时候了,你切莫再开玩笑了。”

“这两点,如何可能改变?”

“听爹的话,你懂事一点,赶紧逃离京城,否则时间就来不及了,爹娘自己冤死没有关系,可你不能啊!”

周承打断周将军的话,直言道:“我没有开玩笑!我认真的不得了!给我一个时辰的时间,我证明给你看!”

“爹,儿子请你相信我!”

周将军动了动嘴唇,将所有的劝告之言咽了下去。

罢了。

他想试,便试吧。

毕竟这是承儿最后一次能放肆的机会了。

周承拽着周将军出门的时候,正好遇上了急匆匆过来的周夫人跟周二姐,两人还没来得及劝周承赶紧逃跑。

就被周承直接拉住了手腕,一路往府外拽:“娘,二姐,你们俩也跟我来。”

上了马车后,周夫人跟二姐都慌了神,齐齐朝着周将军看去。

三人昨天便商量过,今天一早就打晕周承,将他送出京城。可眼下这........这是要去哪里?去闹哪样啊?

没过多久。

马车便以最快的速度,载着三人到了京城郊外的山上。

这里四处空荡,周围没人居住,更不会有什么路人经过这里。

周承先一步跳下马车。

“承儿,你这是在做什么?”

周夫人急忙拉住儿子的手,眼中的担心与忧愁都要溢了出来:“事情已经成定局,这一次,你就听你爹的话好吗?”

“如果.......如果你是因为放不下林娇云,那娘现在就派人去林府,将林娇云打晕了随你同去。”

“娘也舍不得你,可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周承叹息的拨开周夫人的手。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可能还想什么鬼林娇云!

周将军走过来,安抚地拍了拍周夫人的手,看向周承:“承儿,你说吧,你把我们带来这里,是想让我们看到什么?”

周承站在高山前,抬头。

伸手。

食指,指向对面的山峰,激骜问:“我有一物,可移山,可平海,可威慑千军万马,父亲,你可相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