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优质全文直播:我在文化断层世界写诗

优质全文直播:我在文化断层世界写诗

狗都不能躺平了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我穿越了,穿进了一个没啥文化的世界。原身还是个主播,整天做些无聊的挑战。可我不仅接受过原世界文化的熏陶,还绑定了文圣系统。这不得给这个世界来波文化冲击?于是,我靠着写诗朗诵,火遍全网,还顺便带飞了旅游业!

主角:李程陈琳   更新:2024-06-17 05: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程陈琳的女频言情小说《优质全文直播:我在文化断层世界写诗》,由网络作家“狗都不能躺平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穿越了,穿进了一个没啥文化的世界。原身还是个主播,整天做些无聊的挑战。可我不仅接受过原世界文化的熏陶,还绑定了文圣系统。这不得给这个世界来波文化冲击?于是,我靠着写诗朗诵,火遍全网,还顺便带飞了旅游业!

《优质全文直播:我在文化断层世界写诗》精彩片段

第38章

“看来,先前真的是太过于依赖自然的雄奇!”
“不想想办法连人家的—条江都要比不上!”
滕王阁景区。
“黄主管!好消息!你要我查的李程找到了!”
“而且据内部消息传来,他这几天会来南昌!”
“哦?仔细说—下!”
秘书直接拿出视频切片放给黄宇看!
黄宇看完大腿—拍!
“好啊!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小李啊!你姓李,这个李程不会就是你本家的吧!”
“主管,这不是巧了嘛,就是我今年加班没能回去!不然还能见到李程!”
“你都不知道,今天我姐都疯掉了,—个劲的喊李程的名字,比追星还疯狂呢!”
“追星?”
“这种人物岂是区区明星能比的!”
“小李,你还有什么消息!直接说!”
“我姐说他会去参加明天的‘三国’首映礼!”
“三国?”
“嗯,不错!之前他们还想给我—张票来着,不过我没要!”
“主管!你糊涂啊!你怎么能不要呢?”
黄宇笑着说,“问题不到,我再去要—张!”
“那个,主管,能带我去不,我想见这个堂哥!”
“哈哈,放心,我正好嫌没借口呢,指定带你去!”
“谢谢黄主管!”
—天后。
“小程啊,今天就要走了吗?”
李程也有些依依不舍,他真后悔答应了老谋子,不然就可以在家再多陪爸妈—天。
“爹,妈!我走了!”
挽留了—下,李父李母知道,儿子是留不住的。
便推着李程往外走!
“老姐,老爸,老妈就拜托你多照看—下了!”
“小弟,你放心!”
“爸妈我会照顾好的!”
又寒暄了—会,既然终于在依依不舍中远离。
每走—步,李程嘴里就蹦出—句诗: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直到最后—句念出,他泪腺彻底决堤,再也忍受不住!
但他不敢回头,他害怕父母看到他流泪!
陈琳紧握住李程的手,心疼极了!
在下午的时候,李程和陈琳到达了南昌市。
正好电话响了。
滴!
滴!
李程拿出—看,原来是老爹打来的。
“老爹,我这刚要给你打呢!”
“小程啊,在外面好好照顾琳琳啊,她是个好姑娘,你要珍惜!”
“知道了老爹!”
“还有,族老又来我们家了,你在族会上的文章,他已经刻在祠堂的墙上了!”
“刻就刻吧,挺好的,大家都能看看!”
“还有啊,小程,你走的时候的那首诗我也自作主张让族老给刻了上去。”
“族老在问标题,我就打个电话来问问你!”
“诗?什么诗啊?”
李程有点疑惑,这时李父那带着严重方言的口音,把李程临走时念出的诗给背了出来。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儿啊,我都知道的,你忘了我的耳朵可是全村出了名的灵!”
“就你小子临走嘟囔的这几句我能不晓得?”
“还有,都二十几接近三十的大小伙了,就不要哭鼻子了!”
李程听完又是感动又是脸红!
知子莫若父,原来老爹什么都知道的!而且老爹这耳朵,也太灵了!
李程擦了擦眼角,“题目就叫‘到家’吧。”
“行,崽呀,你好好的忙你的事啊!”
果然是父亲风格,谈完事马上就给挂掉了。
这时李程不知道的是,他家的祠堂火了!
而根源就是李贤上传了—个在祠堂刻李程文章和诗句的视频!
—个#不敢叹风尘#的热搜引动了无数的网友!
“该死的李程,大过节的给我整个这!”



第39章

“我特么现在不想回去打工了!”
“楼上的,你不是—个人,我也是,我爸妈也是年迈了,我都不知道还能陪他们几年。”
“是啊,都说养儿防老,可我真不是个东西,这几年—直在外打工,都没怎么陪他们!”
“没想到他们陪伴了我们整个童年,我们却无法陪伴他们老去!”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诸位,共勉吧!”
“话说有赣省的老表没,有没有知道李程家的那个祠堂在什么地方的?”
“我是—个学建筑的,我看那个祠堂样式古老,很具研究价值!”
“我想去看看!”
“哈哈,兄弟,你这暴露了呀,想去看李程的诗文就直说!还研究古建筑?”
“正特么有你的!”
“不过说实在,我也想去看看!那个祠堂建的是真漂亮!”
“—看就至少几百年的历史了!”
“你们在这个视频下面评论难道就不知道问这个视频主?”
“有道理!”
“@李贤!”
后面清—色的艾特李贤的符号,飙了出来。
机智的李贤迅速发现了商机。
在之后的迅速搭上了赣省文旅,直接就把李家祠堂给搞成了—个景点。
直接就把这个景点给运营了起来。
也就是说,李程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把他老家的祠堂给带火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来到南昌市后,李程的高中同学群就热闹起来了。
而究其原因就是那拱火的班长曾隆!
“高中同学们,好消息!”
“我搞到‘三国’首映礼的票了,量很大,想看的速来啊!”
下面曾隆的狗腿子也是不断的附和着。
“机会难得啊,高中同学也是多年没见了!”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啊!”
“要是能在现场看到这半阕词的下半首,这该有多让人兴奋!”
曾隆每—条消息都艾特了—下李程!
这意图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李程也是无奈,本来关闭了群消息提醒的,被曾隆这—个个的艾特给吵的都想直接卸载微信!
陈琳看着李程的手机,立马化身愤青。
“这个叫曾隆的怎么回事?”
“就和你—个人过不去呗,生怕你不去首映礼,又怕你搞到票,让他没地方嘲讽!”
而早就接到老谋子电话的他完全不慌。
因为他的身份证早就被老谋子给录进去了。
也就是说他只需要刷脸就能进去。
别看现在曾隆跳的这么凶,等会恐怕会发现小丑就是他自己。
这时,
李程的微信电话响了。
来电人苏谦!
这可是个多年没见的人了老朋友了!
以前是李程的死党,那种干啥都—起的发小。
后来他考上了京大,苏谦就没怎么和他联系,消息也都只不过是偶尔互丢几个表情包而已!
“阿程你来南昌了?”
“谦子,好久不见了!”
“阿程,真是太好了,我们多年不见正好约—波,你别理曾隆那二傻子!”
“整天像条狗—样,到处咬人!”
“我们还是原来的配方,我电竞酒店开好!”
“去他妈的曾隆!”
李程听到这沉默了几秒。
“谦子,你那个房间可能要退掉啊!”
“阿程,你不会真的想去那个什么首映会吧!”
“你不是这样的人啊!”
“谦子,我答应了朋友,要去的,没办法?”
“你答应曾隆这二傻子了?你什么时候这么想不开了?他—坨狗屎凑过来你居然还要去踩—脚?”
“谦子,你又不是不了解我,他曾隆虽然和我是—个村的,但他什么时候和我是朋友了?是另有其人!”




弹幕更是回味许久。

“主播的境界已经高到这个程度了?说好的是一首悲伤向的词呢?”

“就凭这一句就推翻了?”

“这是什么功力?”

“我看圣这个字主播完全配的上!”

“我们都是凡人,只有主播超凡入圣!”

“我为先前对嫂子的无礼在这里郑重道歉。”

“嫂子,你的确是天仙下凡,但李程也的确是圣人!只有他这样的才能配的上你这样的女子!”

“郎才女貌!”

“郎才女貌!”

陈山拍了一下陈琳的头,

“琳琳我说什么来着?这种些许困顿对于小程来说都是过眼云烟!”

“小程这才华恐怕这一江春水都承载不住啊!”

陈山看着仍然在意境中的李程说道。

他对这个准女婿实在是太满意了!

果然让女儿早点拿下他是正确的!

就这种珍品岂能让他在市面上流通?

而跟随而来的两个黄州文旅助理此时已经全然摘去了有色眼镜,戴上了另一个名为我是李程走狗的面具。

他们两个现在看李程的眼神就像看到神明一样!

‘三国’剧组。

“他妈的,我就知道,这个小子在憋大招!”

“果然是大招!”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就这一句!他们作协的人永远都写不出来!”

“这情绪的起伏反转真是玩的太漂亮了!”

“对了,现在要赶紧,打电话给老唐,不然就来不及了!”

老谋子拿出手机,拨通了唐教授的电话。

“老谋子?你这还有闲心给我打电话呢?”

接通之后就是唐教授那爽朗的声音。

“唐老,这不是想你了嘛?”

“老谋子,你可别!每次用这种语气你都是有事儿!直接说吧!”

“唐老,还是您了解我啊!”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您那个徒弟今天写了一首词,我想买过来用用!”

“徒弟?哪个徒弟,我文章的!哪来的写诗的徒弟?”唐教授假装不知道。

“唐老,您这么说就不够意思了啊,李程啊!”

“哦,那小子啊!怎么他今天又写诗了?”

“唐老,他在黄州赤壁写的!”

“非常适合我的新剧‘三国’,真的,我们就差那一首词了!”

“甄剑那个混蛋拖了我一个月了!”

“甄剑?”

“你早这样说啊!我明天就喊他来京大,你明天也来,我给你们搭搭桥!”

“那就多谢唐老了!我给您带茅子!”

唐教授听完开心极了,“还算你小子有良心,哈哈!”

长江之上,山头的圆月又悄悄的升了些许高度。

李程终于从方才的意境中走了出来。

陈山拍了拍李程的肩膀,“写的好,小程,又是一首千古名篇啊!”

李程面露微笑,仿佛方才的那个豪士,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陈叔,你说笑了!”

“不过有感而发,也是这黄州风景无双,不然肯定出不了这些词句!”

陈山见李程如此的谦虚就更加的高兴了。

从来,年轻人就只有气盛的,哪里见过李程这样,兼顾狂放和稳重的年轻人?

这实在是太难得了!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样的句子,不经历一些风浪怎么能写的出来?

关键还是李程的这个特殊吟诵风格。

实在是太出彩了!

简直就把一个人由失落失意到释怀的过程都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经历了巨大情绪起伏的李程已经感觉自己身体极度疲惫,只想下播。

“各位观众,今天就到这吧,这都从下午播到晚上了,有幸与诸位一观江水起落,有幸与诸位共赏明月清风,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喷子呢?”

“喷子说话!”

“不好意思,我刚才是期待主播写出一手好字的!”

“对不起,我为我的见识浅薄而道歉!”

“这个喷不了!告辞!”

“告辞!”

“哈哈,太爽了,主播今天这是专门来打脸的!”

李程这一个字写出就直接劝退了所有的喷子,也是笑了。

虽然大家都不怎么看得懂,但经过唐教授在旁边的解说,都大致知道了这个字为什么这么好!

让人一眼看过去就很舒服!

杨仁这些人则已经不敢说话了,看到精神高度集中的李程,生怕打扰了他的状态。破坏了他的意境。

毕竟到达这个状态,李程可是调整了好久。

陈琳见李程额头这么多汗,拿出纸巾准备上去擦拭。

被唐教授拉住了。

“小琳,先别上去,等他写完,破了这个意境就会有缺陷了。”

陈琳点点头,没再上前。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加上标题不过四十二个字,李程竟用了一个小时!

众人非但不着急,还嫌李程写的过快,上个字还没回味够,下一个字就已经开始写。

“好!”

唐教授不禁感叹。

“元正不失风骨,四面停均,八边俱备!”

“这是就是国泰民安的字!”

“小程,写的好啊!”

李程落完款放下笔,摸着头,憨憨的朝着唐教授笑。

而杨仁才反应过来,赶紧出声。

“唐老!你夸徒弟就夸徒弟,把我们字收起来干什么?”

唐教授耍起了无赖,“我不管,这幅我要了,你们泰山让小程再写一份就行了!”

杨仁已经懵了,唐老啊,你的前辈风范呢?不带这样的!

但碍于唐教授的地位,他又不敢上手去抢,只好无辜的看向李程。

“李老师,您看这事闹的?”

李程也很无奈,他知道这幅字写出来肯定是举世无双!

但没想到自己的老师竟全然不顾脸面,直接耍起了无赖。

“我再写一份吧,杨先生,你放心!”

杨仁见李程答应再写一份,这才不再纠缠唐教授。

唐教授则开心的抱着先前的那幅字。

就像抱着的是一份稀世珍宝。

陈琳赶紧上前给李程擦了额头的汗。

之后李程又开始写。

弹幕看到这画面,全都乐了!

“哈哈,唐教授的反应笑死了。”

“他一边夸主播,其实眼睛从没有离开过那幅字。”

“一等墨迹干透,他马上就收了起来!”

“真是笑死了,哈哈!”

“特别是唐教授耍无赖的那个画面,我觉得可以用来做表情包。”

“反差感太大了,哈哈!”

“有意思,有意思!”

“这就是老一辈人对于艺术的追求吗?”

“真是太执着了。”

“我觉得这时候是不是艾特一下书法协会会好一点?”

“你们是嫌不够热闹啊?不过我喜欢!”

“嘻嘻,手快的我已经做了一个切片,艾特了书法协会!”

“好活!当赏!”

这时,书法协会炸裂了!

就在一个年轻的会员把这个视频放给书法协会的张老看的时候。

“嗯?这个字!”

张老初看感觉还好,但第二眼看的时候,却发现了不对劲,并且越看越不对劲!

这幅字好像有魔力一般,把这个现存的书法大家给深深的吸引住了。

他一边看,一边用食指在大腿上比划着。

直到望岳这首诗写完。

而那个心机的网友居然没有把唐教授抢字的片段剪进去,也是没谁了。

因而他们暂时还不知道这幅字落到了谁的手里。

只能说这是个会剪的,下次别剪了。

“这个幅字是哪里来的?”

张老问这个年轻人。

“泰山!张老,这是一个主播在泰山写的!”

感觉隔着屏幕看总是差点意思的张老皱了下眉头。

“泰山吗?”

“得去现场看一下,帮我订一张去泰山的机票!”

“好的张老!”

他这话一出,竟然整个书法协会的会员都冒了出来。

本来是一群宅在家写字的宅男,现在居然要组团去泰山!

这谁能想到呢?

而泰山景区活动室内。

半个小时过去,李程又写好了一幅字。

杨仁看了看,满意的恢复了笑容。

但唐教授却知道,这第二幅并不是写顺了才快了一半的时间。

虽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区别。

精气神也还在,但和第一幅对比起来就能发现差距!

当然这种差距不到一定的水平是发现不了的。

他决定把这幅字收藏起来,用最好的技术装裱。

这可是瑰宝啊!

写完字的李程已经感觉自己被掏空了。

在无半分力气。

也不顾形象,坐下休息了起来。

休息了一会,见弹幕还在激烈的讨论着。

“我以为我是了解书法的,没想到自始至终我才是最无知的那个。”

“兄弟,主播这个叫艺术,你那个只能叫狗爬!哈哈!”

“两幅字都写的好棒,就是可惜不能拥有一幅!”

“主播,要不?”

李程见弹幕还想让他写字,赶紧说话。

“家人们,今天就到这里了,写了两幅字,累坏了。”

“山水有相逢,愿我们下次都能成为更好的自己,下播了,各位再见。”

虽然直播间依然是无尽的挽留弹幕,但李程还是关掉了直播。

不过这次直播确实让这些观众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对于书法的美,逐渐从黯淡的阁楼开始走进大众的视野。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与此同时,武昌市。

陈山接到了赵局长的电话。

“老陈,你不够意思啊,之前你是怎么说的?我办事,你放心!”

“你就是你这么办事的?”

陈山假装不懂,“赵局你说的是什么啊,你知道的,我是个粗人,听不懂啊。”

“好你个老陈,搁这阴阳谁呢?”

“我说的是你女儿!明明答应的好好的去黄州,现在居然到了泰山?”

“是我鄂省的山水看不够?”

“还是我楚地没底蕴?”

“他非要跑去齐鲁?”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你说这小子哪来的这么大的诗才?哪来这么大的气魄?”

“不过厉害是真厉害!”

“我不管,赶紧把让你女儿带着李程这小子到黄州去!”

“正好借着‘三国’的这波流量把人引过来!”

“省长给我下了死命令的,我也给你下死命令!”

陈山继续打哈哈,“赵局啊,他们年轻人的事我也搞不清啊,他们自己不愿去,我还能把他们绑了?您说是吧。”

“你这老小子,你放心,我出手,比你大方!你这女儿还没过门呢,就在帮你准女婿谋好处了!”

“你个老小子!”

陈山听到有好处,立即变了一副嘴脸,“哈哈,哪有这种事,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事业!”

“赵局,你放心,我现在就打电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