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草原糙汉,我的爱精彩小说苏软严序最新热门小说

草原糙汉,我的爱精彩小说苏软严序最新热门小说

爱吃泥鳅的阮先生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苏软严序,是著名作者“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打造的,故事梗概:我是一名孤儿,孤独地长大。后来,我去西北支教,遇到了那个男人。他虽然冷漠、粗糙,有一种消不掉的野性。可我知道,那就是我爱的人。这里缺少美丽的花朵,但不缺乏浓烈的爱情。...

主角:苏软 严序   更新:2024-06-14 14: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软 严序的女频言情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精彩小说苏软严序最新热门小说》,由网络作家“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苏软严序,是著名作者“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打造的,故事梗概:我是一名孤儿,孤独地长大。后来,我去西北支教,遇到了那个男人。他虽然冷漠、粗糙,有一种消不掉的野性。可我知道,那就是我爱的人。这里缺少美丽的花朵,但不缺乏浓烈的爱情。...

《草原糙汉,我的爱精彩小说苏软严序最新热门小说》精彩片段


巴掌大的小脸皱在一起。

因为被严序无情揭穿,黑亮黑亮的眼睛闪烁着。

脸上带着羞耻的粉。

大眼睛里面噼里啪啦的小火苗。

想反驳又找不到理由。

表情相当丰富。

“不是.....”

苏软还想反驳一下。

可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一点底气都没有。

严序起身,从厨房里面端出来一直都在温的牛奶。

顺便拆开一袋小饼干。

放在桌子上面。

重新坐在床边。

“外卖都冷了,我一会儿吃。”

“你先喝点牛奶。”

他走过去,拿起牛奶杯,放在苏软小小的手心里面。

苏软双手抱住热乎乎的杯子。

浓郁的奶香味一阵阵往鼻子里面钻。

她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

“对不起,我昨天熬夜了。”

严序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不用因为这个和任何人道歉。”

“熬夜也好,晚起也好,都不是错误。”

“只是一种生活习惯。”

“偶尔放纵一下,也不是错。”

苏软的脚几乎全好了。

不需要他总是守在一旁。

严序吃完午饭,就走了。

汽车修理厂

“老板,赵老板联系说晚上一起吃饭。”

严序坐在小板凳上面修车轮胎。

头也没抬:“嗯。”

晚上十点四十,严序才从饭店回家。

客厅开着一盏小灯。

他走到自己卧室门口的时候,转身看了一眼对面的卧室。

站了好一会儿,松手。

走到苏软卧室门口,轻轻转动门把手。

房间里面还挺亮。

窗帘没有拉上。

月光打进来,能看清楚。

严序走进去,凑近。

看到苏软横着躺在床上,背对门口。

被子照旧没有好好盖在身上。

卷起来,头埋在粉色的被子里面。

枕头放在一边,没用上。

睡得很香。

带着肉感的嘴唇,微微留出一条缝隙。

严序走近,动静不算小。

床上的人依旧毫无知觉,一点警惕心都没有。

清醒的时候,就像是吃草的小兔子一样警惕。

睡着了之后,简直比小猪崽都要闹腾。

倒是挺可爱的。

严序站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

转身,悄无声息离开。

晚上睡好了,苏软一大早就醒来了。

翻出手机看了一眼,早上六点十五。

严序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听厨房里面捣鼓的声音。

“你醒了?”

苏软正在做鸡蛋卷饼。

“我今天做鸡蛋卷饼。”

严序进去,看了一圈,还挺丰盛的。

就是只有鸡蛋卷饼,目前摊了两个。

他没吭声,走到卫生间里面刷牙洗脸。

出来之后,桌子上面摆着两桶泡面,三个鸡蛋卷饼。

苏软正抓着一个鸡蛋卷饼,吸溜着泡面。

严序刚起床,胃口还没多少。

跟着坐下来,拿起鸡蛋卷饼,两口一个。

泡面呼呼没两下吃完,汤也跟着喝完了。

苏软温温柔柔地还在吃着手里面的卷饼。

头发随意扎起来,有点像鸡窝。

脸颊鼓鼓,吃得像只小仓鼠。

面都快要坨了,还在和那块鸡蛋卷饼较量。

严序巴咂巴咂嘴,这些饭只塞了个牙缝。

拿出手机,点外卖。

没一会儿外卖到了

好几个袋子。

一整只荷叶鸡,五个包子,两根大油条,三盒蒸饺,还有一大份热干面。

看他吃这么多,苏软眼睛瞪得圆圆的。

一个不慎,呛住了。

咳得惊天动地。

严序把站起来,给她拍后背。

手递到苏软嘴边。

“咳出来。”

“咳咳咳——”

一小块鸡蛋卷饼终于咳了出来。

严序端过热牛奶,放在她面前。

“别吃泡面了,把牛奶喝完。”

他拿过已经坨了的泡面,两口吃完,扔进垃圾桶里面。

“脚怎么样?”

“已经不疼了。”

“一会儿吃完饭,再复检一次就可以了。”

苏软张了张嘴,想说话。

最后也没说话。

低下头小口小口喝牛奶。

一张小脸上面,写满了心事。

早饭吃完,严序把垃圾都装在袋子里面。

苏软换了一身前天快递送上门的衣服。

到医院的时候,人也不多,等了几分钟就到他们了。

医生叮嘱他们:“暂时没问题了,以后走路一定要小心。”

“如果下次不小心崴脚了,最可能出现的问题还是现在崴的这个部位。”

“尽量不要再崴脚了。”

“好。”

回到小区门口,苏软解开安全带。

严序没动。

“你先上去,我得回店里面一趟。”

“差不多半个小时就回来了。”

“嗷。”

苏软上楼,在客厅里面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没见严序回来。

她走进卧室里面收拾东西。

想着今天下午就可以回去了。

严序回来,没看到人。

将饭盒和水果放在桌子上面。

抬手敲苏软卧室的门。

“吃饭了。”

门从里面打开。

苏软的行李都收拾好了。

仰起头看他:“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吃完饭,我去一趟店里面,差不多五点出发。”

严序看着眼前的女孩。

浓密的眼睫毛随着眨眼轻微颤动。

一双手提着背包,作势就要走。

脚尖对着脚尖,很明显刚才主动提出要回去,耗费了她好多勇气。

严序无声看了她一会儿。

“先吃饭吧。”

正吃饭的时候。

苏软惦记着镇上的孩子们。

想出去买点礼物。

“一会儿吃完了,我能去书店吗?”

严序吃了一块烧肉,还有一大口米饭。

冷不丁听她说要去书店。

想了想。

“我送你,正好顺路。”

“先惦记自己,整天想着学生没错,但是也得把自己顾好,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说。”

苏软愣住。

有些不知所措。

低头用筷子戳着碗里面的米饭。

白嫩的耳朵透出水色的红。

坐到车上,严序才说:“先跟我去一趟店里面。”

苏软的身体开始僵硬。

一路上都很忐忑。

被带到严序的其中一家店的门前。

别别扭扭地跟在他身后下车。

到了门口就不想进去了,她社恐啊!

被转过身的男人一把搂过腰,几乎是提到半空走进去的。

张词,李钲和王晁在店里面等了半天。

见老板终于带着老板娘进来了。

连忙站起身来。

“老板好,老板娘好!”

苏软紧张地揪着严序的衣角。

脸蛋憋得通红。

傻乎乎摇头:“你们误会了,我....我不是老板娘。”

张词,李钲和王晁笑着点了点头:“好的,我们知道了,老板娘。”

苏软:......

她扭头。

都快要哭了。

眼尾红得厉害。

“严序,你说句话呀。”

严序咳了一声:“好了,不是老板娘,别吓唬她了。”

坐上车之后,苏软气得不要和他说话。

只给严序留下一个生气的后脑勺。

她的脸很红。

本来脑袋里面都打好草稿了,出口就是结结巴巴。

“你....你和他们解释,我不是老板娘。”

心里面是想骂人的。

可苏软从来没有骂过人。

更不知道怎么骂人。

一句重话都不会说。

把严序逗得给笑了起来。

“你不要笑了!”

严序收回脸上的笑容。

扫了她一眼。

“系好安全带。”

苏软不听。

依旧是给他一个生气的后脑勺。

严序将车停在路边,看了一眼。

脑袋有多圆,脾气就有多倔。

他探身凑过去。

抬起胳膊,按到苏软的耳侧。

苏软下意识就往后躲。

双手揪着背包,护在身前。

睁大那双圆圆的杏眸,乌黑的眼眸看着严序,写满了警惕。

严序敛眸看了她一眼。

他们两个人现在的距离很近。

彼此呼吸交错。

他看到了苏软轻抿着的唇,唇珠明显。

嘴唇带着水色的红。

看起来很软。

就是不知道亲上去是不是和想象中的一样软。

他稍微用力就拉开安全带。

绕过苏软怀里面的背包。

插在插口里面。

“咔哒——”一声。

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开车。

苏软静悄悄好一会儿。

才小口小口地呼气。

身体放松下来,不像刚才那么僵硬。

来到书店跟前,苏软下车。

严序停在门口的停车位上,“我就不进去了,一会儿出来就在这里找我。”

“嗷。”

下车转身关门的时候,严序好像笑了一下。

苏软再次抬头去看,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

应该是错觉。

她把背包放在座椅上面,小跑着走进书店里面。

这家书店好大。

苏软给每一个学生买了一套文具。

又买了几个英汉大词典。

顺便给每个学生买了一本字帖。

又买了几本练习册,方便自己备课。

手机响了。

她接起来。

“刚才店里面有个客人找我,我先回去一趟。”

“你不要乱跑,就待在书店里面。”

苏软答应。

把东西结账打包好,寄存在柜台跟前。

就上二楼的阅览区看书。

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

等电话响了,她抬头。

外面的天都黑了,路灯亮了起来。

“出门吧。”

“你买的书我已经放进车里面了。”

挂掉电话,苏软小跑着下楼,走到门口。

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越野车。

驾驶座的车窗开着。

严序健壮的手臂搭在上面。

骨节分明的指尖掐着燃烧到底的烟头。

点点火光在黑暗中明显。

烟雾淡淡升起,消散在半空中。

她从后面绕过去。

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上面。

“东西都拿上了?”

严序转动方向盘。

“嗯。”

七点多出发。

快要九点回到了图塔镇上。

苏软趴在车窗上面,眼睛亮亮的。

“我刚才买了烧烤,一会儿吃烧烤。”

女孩眼睛亮亮扭头看他。

严序嘴角勾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