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草原糙汉,我的爱精彩小说苏软严序最新热门小说

草原糙汉,我的爱精彩小说苏软严序最新热门小说

爱吃泥鳅的阮先生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苏软严序,是著名作者“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打造的,故事梗概:我是一名孤儿,孤独地长大。后来,我去西北支教,遇到了那个男人。他虽然冷漠、粗糙,有一种消不掉的野性。可我知道,那就是我爱的人。这里缺少美丽的花朵,但不缺乏浓烈的爱情。...

主角:苏软 严序   更新:2024-06-14 14: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软 严序的女频言情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精彩小说苏软严序最新热门小说》,由网络作家“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苏软严序,是著名作者“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打造的,故事梗概:我是一名孤儿,孤独地长大。后来,我去西北支教,遇到了那个男人。他虽然冷漠、粗糙,有一种消不掉的野性。可我知道,那就是我爱的人。这里缺少美丽的花朵,但不缺乏浓烈的爱情。...

《草原糙汉,我的爱精彩小说苏软严序最新热门小说》精彩片段


第二天早上七点,闹钟响了起来。

苏软睁开眼睛,有点不想起床。

她记得昨天打包回来的文具还在车上的后备箱里。

今天得拿到学校,给孩子们发下去。

严序已经做好饭了。

就等苏软起床吃饭。

女孩睡懵了,出了一头的汗。

两鬓旁的头发都是湿的。

坐在凳子上面,盯着面前的油条。

严序已经吃完了,去浴室里面漱口,洗脸。

苏软抓着勺子,喝了一口蛋汤。

“我一会儿送你去学校,后备箱的书等一会儿去了再拆开。”

她没有想到严序主动提出送自己去学校。

看了一眼从楼上下来的男人。

严序都没看她。

低着头在手机上面打字,眉心的竖纹明显。

苏软只好埋头好好吃饭。

吃了半根油条,一小碗蛋汤。

吃完后,上楼洗脸刷牙。

换好衣服,就出门。

十多分钟到学校门口。

六年级的几个男生正在院子里面打篮球,看到越野车,小跑着聚过来。

“苏老师!”

“苏老师!”

“苏老师,您的脚好了?”

“苏老师,您不在,我上课都不专心了!”

“苏老师!您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您走了呢!”

唧唧哇哇的。

六年级的男娃娃们也都一米七、八了。

只是精瘦精瘦的。

后车厢的门自动打开。

苏软打开车门下来。

“正好你们在,来,帮老师搬一下这些东西。”

“什么啊?老师?”

“这是老师给你们带的礼物,不是很贵重,你们不要嫌弃。”

“哇!有英汉互译大字典!”

“还有一整套文具!”

“老师!怎么还有字帖啊?不想练字帖!”

苏软走过去,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

“你的字最丑,看到我作业本上面批改的内容了吗?好好写字。”

学生们哀嚎着将东西搬进去。

过了一会儿,好几个女生跑出来。

叽叽喳喳凑到苏软身边。

有几个活泼的,都抱着她。

苏软本来就年纪小,只有二十岁。

平时和学生之间的相处更像是朋友。

好长时间没见,大家都开心坏了。

“曹梅梅。”

“老师,我在这里呢。”

“你和毕婧婧一起给一二年级的孩子们发一下,每人一套文具,一本字帖。”

“好的,老师!”

“王媛,你和李敏一起,给三四年级发一下。”

“也是一人一套文具,还有一本字帖。”

“孙丽和刘怡,你俩负责五六年级的。”

“刚才那些东西被张浩他们搬进去了。”

“剩下五本汉英大词典,和习题册,就放在我的办公桌上面。”

“好的!老师!保证完成任务!”

学生们一哄而散,苏软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严序坐在车里面打电话,从刚才起电话就没断过。

苏软绕着走到驾驶座那边,等他挂了电话。

“我就先进去了。”

严序点头:“中午照旧还是那个阿姨给你送饭,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发微信,我平时不看微信,要是很着急,直接给我打电话。”

越野车很快离开,等看不到了,苏软才进去。

教室里面热闹极了。

学生们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手里面拿着文具,和字帖,笑嘻嘻说话。

“叮咚——”

手机铃声响了一下。

“叮咚——”

又响了一下。

是转账的提示音。

苏软蹙眉,拿起手机。

点开一眼。

严序给她转了一万块钱。

苏软眨了眨眼睛,仔细看了一下备注,就是严序。

沉默了一下。

苏软软:“严序,你转错人了,我是苏软。”

严序估计正在开车,六分钟之后才回过一条语音。

严序汽车修理厂:“嗯。”

嗯?

嗯是什么意思?

她点了拒收。

下一秒,严序的电话打过来。

苏软小跑到院子里面,接通。

“收下。”

“我有钱。”

“就当零花钱。”

“我不用....”

“听话。”

电话挂掉,苏软托着下巴,看着严序重新发过来的转账一万块钱。

让她很苦恼。

这个钱,她拿上做什么?

他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为什么自己要严序的钱?

可是.....

苏软眼睛亮亮。

打开自己的微信钱包。

余额3.8。

银行卡余额22.5。

好吧。

严序给的,不要白不要。

“叮咚——”

微信提示声音响起。

她返回页面。

“严序本人声明:自愿给予,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不需要苏软退还。”

苏软捂着脸,看着他说的这句话。

哆嗦着手指点了收下来。

然后发了一个表情包。

[谢谢jpg.]

严序汽车修理厂:“不用谢。”

收起手机开始上课。

一上午四节课,苏软忙得都没有时间看手机。

中午把孩子们都送走了,提着送来的午饭,坐在凳子上面。

打开微信。

严序上午十点四十三分,给她发了一个链接。

还有一条语音。

“这个链接是我一个朋友新开的家具店,搞活动,你点进去看看,有什么想买的直接下单,从我这里走账。”

苏软点开小程序链接,选了一套床单,一套床帘,快要退出的时候看到一个单人小沙发,也选上了。

就是奇怪,这个小程序不显示价钱。

苏软软:“我选好了。”

严序汽车修理厂:“嗯。”

严序回复得好快啊。

严序汽车修理厂:“中午吃什么?”

苏软软:“隔壁阿妈送来的抻面。”

严序汽车修理厂:“拍个照片。”

苏软软:“好。”

苏软软:图片jpg.

苏软软:图片jpg.

严序打开图片看了一下,这个抻面看起来挺好吃的。

退出聊天框,小程序扣款通知。

他撩起眼皮扫了一下,就关掉手机。

晚上严序照旧五点半在学校门口等着。

苏软提着小背包,小跑着出来。

一上车,就往他嘴边递了一根奶条。

“你尝尝,学生给我的,我觉得好好吃。”

严序咬进嘴里面。

没觉得多好吃。

“嗯。”

开车回家,打开后备箱。

今天下单的小沙发和床单床帘都到了。

严序单手拎起小沙发,走进去。

过了一会儿,走出来,打开后座的门。

苏软看到了两大箱的零食,眼睛发光。

“给我的?”

“嗯。”

严序轻轻松松抱着两个箱子进去。

苏软和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

“小沙发放在哪里?”

“放我卧室里面。”

严序提着沙发上去。

苏软就坐在下面,用剪刀拆开箱子。

各式各样的零食。

好多好多!

还有刚才学生送的奶条!

零食都放在柜子里面,严序不爱吃零食,全是给她买的。

苏软拿了两盒薯片,小跑着上楼。

一进门,把薯片扔在桌子上面,蹬掉拖鞋。

扑到被子上面。

抱着枕头,在床上滚来滚去。

好开心。

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好快。

在床上像缺氧的鱼一样,一直扑腾。

床上扑腾够了。

跳到地上,踩着拖鞋。

在卧室里面转了一圈。

拿过桌子上的薯片和手机。

一头栽在床边的单人沙发上面。

开心够了,苏软才发现自己好像忽略了严序。

有点小小的....心虚。

拆开吃了一半的薯片放在床头的小桌子上面,苏软踩着拖鞋。

“噔噔噔——”下楼。

在厨房里面找到正在做饭的男人。

他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花边围裙,看起来和庞大的身躯格格不入。

与其说是一个围裙,不如说是一个肚兜。

苏软开心坏了,跟在他身边,帮帮小忙,像只小狗一样。

直到严序从冰箱里面拿出一块榴莲千层,苏软的注意力被全部转移。

端着榴莲千层出去,就没回来过。

添了两碗饭,严序把桌子上只舀了几勺的榴莲千层重新放回冰箱里面。

取下围裙,对苏软说:“先吃饭。”

苏软坐在饭桌跟前。

严序看了她一眼:“洗手。”

“哦。”

苏软乖乖去洗手。

回来坐下,拿着筷子吃饭。

严序大口吃起来。

她拿着筷子只吃了一口饭。

就开始对着面前碗里的馒头。

戳戳戳。

我戳啊。

我戳。

戳。

将馒头戳得面目全非,还要戳。

严序看了她一眼,苏软松手。

拿着勺子开始舀粥。

我舀啊。

舀。

舀舀舀。

反正就是玩。

严序吃完自己的。

拿过她戳得面目全非的馒头,三口一个。

两口喝完苏软面前的粥。

“以后饭前两个小时内,不准吃零食。”

苏软嘟囔:“我不同意。”

严序停下筷子,撩起眼皮看她。

苏软紧张起来。

她开始解释。

“我今天是因为太激动了,所以胃口就小了一点。”

“以后肯定好好吃饭。”

见严序不退让,她又加了一句。

“那我饭前少吃一点,少吃一点就好了。”

严序垂眸。

脸色和平时一样,带着危险的冷淡。

像一头蛰伏的猛兽。

苏软莫名其妙有点委屈。

她不是一个喜欢闹小脾气的人。

更不是一个矫情的人。

可看严序这个冷漠的样子,就好生气,好生气。

她悄悄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见严序吃完饭就收拾碗筷,根本没看自己。

赌气一样小跑着上楼。

坐在小沙发上面,看着窗外的天空。

苏软有点出神。

大脑空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叩叩叩——”

门被敲了一下。

“进。”

魁梧的男人一走进来,卧室都感觉小了好多。

严序把热牛奶放在桌子上面:“晚上没怎么吃饭,一会儿把牛奶喝了。”

“唔。”

苏软扭头看着窗外,只留给严序一个倔强的圆脑袋。

“砰——”

等男人走了之后,她扭头看向门口。

欲盖弥彰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耳朵好烫

烫得发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