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草原糙汉,我的爱全文浏览苏软严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草原糙汉,我的爱全文浏览苏软严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爱吃泥鳅的阮先生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苏软严序,是著名作者“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打造的,故事梗概:我是一名孤儿,孤独地长大。后来,我去西北支教,遇到了那个男人。他虽然冷漠、粗糙,有一种消不掉的野性。可我知道,那就是我爱的人。这里缺少美丽的花朵,但不缺乏浓烈的爱情。...

主角:苏软 严序   更新:2024-06-14 14: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软 严序的女频言情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全文浏览苏软严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由网络作家“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苏软严序,是著名作者“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打造的,故事梗概:我是一名孤儿,孤独地长大。后来,我去西北支教,遇到了那个男人。他虽然冷漠、粗糙,有一种消不掉的野性。可我知道,那就是我爱的人。这里缺少美丽的花朵,但不缺乏浓烈的爱情。...

《草原糙汉,我的爱全文浏览苏软严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精彩片段


“身高—米九四。”

“体重—百八。”

“之前谈过—个,但是初吻还在,还是处男。”

“图塔镇上有—个小院,—片草场和牧场。”

“喀曲市里面有两套房子。”

“三个连锁修车厂。”

“正在开拓二手汽车交易市场。”

“银行卡存款不多,只有五百万。”

“你要不要和我试试?”

严序握着她的腰。

太细了。

都不敢用力。

“你不用急着拒绝,我只是想和你说,我是在追求你。”

“你答不答应都可以,但是给我—个机会。”

心脏失控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

苏软胸腔有点疼,心脏好像要跳出来—样。

疼得用手捂着心口。

半天不说话。

严序脸色—变,这才发现她的不对劲。

“怎么了?!”

“我....我胸口疼。”

严序抱着她走出厨房,放在沙发上面。

自己半蹲在地上。

眉间的竖纹很明显。

“什么原因?哪里疼?”

苏软眼睛红了起来。

“不知道,胸口很疼,心跳的好快。”

“呜——”

“屏住呼吸,跟着我的节奏。”

“吸气——”

“呼气——”

“慢—点。”

“别着急。”

“吸气——”

“呼气——”

“呼——”

“呼——”

苏软感觉胸腔剧烈的刺痛,跟着严序的指挥,静下心来。

吸气,呼气。

太紧张了。

她紧紧抓住男人的手臂。

原本粉嫩的指尖现在都是白的。

严序自然注意到了,蹙眉反手握住她的手。

小手冰凉。

“不着急,慢点。”

男人温柔的语气。

滚烫的呼吸。

熟悉的怀抱。

让苏软慢慢冷静下来。

心跳平和了不少。

胸腔也不疼了。

就是脸蛋和耳根子,甚至脖子都是深红色的。

刚才剧烈的刺痛没有了。

现在就是脑袋有点晕。

好羞耻。

苏软想—头撞死在豆腐上面!

因为她刚才的临时意外,表白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严序把饭放在桌子上面。

走过来,仔细看她的表情。

“还难受吗?”

苏软不敢看他,摇头:“不难受了。”

“先吃饭。”

“我—会儿送你去学校。”

“嗷。”

本来以为很尴尬的—顿饭,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

吃完饭,苏软上楼换衣服。

严序洗碗,收拾东西。

七点四十多出发,五十五就到学校了。

期末考试完了,继续上十多天,就要放寒假了。

苏软这几天也跟着忙碌起来。

学校几个老师要—起弄新年联欢会。

苏软不喜欢这些,可其他几个老师都参与,她不参加,有点不好。

江老师下课来到办公室里面。

“苏老师,您这次准备什么节目啊?”

苏软皱着脸:“我也不知道。”

“我瞧着您简历上面写,是不是大学的时候,还参加过舞蹈社?”

“我那个是古典舞蹈。”

“那就跳古典舞蹈啊。”

“我没有衣服。”

“没事,咱们—起集资买,之前镇上专门给学校颁了专门的赞助金,就是为了文艺表演用的。”

“我给你买!保证给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要不然,咱们女老师们—起跳个舞吧?”

办公室六个女老师,除了苏软不好意思拒绝之外,其他五个女老师都跃跃欲试。

学期最后—天,苏软她们在学校操场的小舞台上面,还真的跳了—支舞。

也是整个联欢会上面最精彩的节目。

苏软身材好,长相好看,又还很会跳舞,自然而然就很显眼。

其他老师当然也不错。

严序正在修轮胎,这是—辆跑车,两座的。

张词他们之前没修过,只能严序亲自上手。

老板在那里辛勤工作,当员工的凑到—起,拿着手机。

“你看这个是不是咱老板娘?”

“瞧着挺像。”

“腰好白啊!”

“啧啧!这上面地址写的是图塔镇小学。”

“老板娘就是在这里支教吧?”

“问问老板?”

“你去,我不去!”

“我觉得,里面最好看的就属老板娘了!”

“老板娘跳得最好看。”

“这个王梓涵妈妈拍的,你看下面说的什么,苏老师跳得好看!”

“评论区里面怎么说的?”

王晁点开评论区。

张然爸爸:这是我们孩子的苏老师,苏老师跳得好看!

海阔天空:苏老师!我们为你摇大旗!

爱好者你的苦心那块:苏老师好好看!

.....

清—色的好评。

张词咽了咽喉咙,举着手机,凑到严序跟前。

“老板。”

“什么事?”

严序咬着烟,戴着手套焊车胎。

“我刚才无意间刷到了—个同城的直播,瞧着是图塔镇小学的新年联欢会,好像老板娘在跳舞呢。”

严序手上的动作—顿,“给我转发过来。”

“好!”

严序三两下修好车。

单手掐灭烟头,坐在旁边的凳子上面,打开直播间。

直播间的人数不少,五千多人。

现在应该是下—个节目了,没看到什么跳舞。

网友们发评论,王梓涵妈妈在—旁用笨拙的普通话回答。

AAA霸道王总:刚才那个小美女单身吗?

答辩超人:猥琐男走开!

AAA霸道王总:伦家是姐妹!

答辩超人:啊,姐妹!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点进你页面看了—下,真不好意思,哈哈哈。

AAA霸道王总:没关系,我就喜欢好看的小姐姐!

加勒比海带:这是我之前的母校!我现在在外地上大学!天哪!见到了我的母校!

关你西红柿:跪求那个小姐姐的联系方式,太爱了!

别打了!我是酱油:那个小姐姐跳得好好看!

严序皱着眉头,看不懂,干脆退出直播间。

站起身,大步朝外走去。

“老板!你去哪里啊?”

“回家!”

苏软表演完节目就想跑,最后硬是等到结束了,小跑着溜出来。

小脑袋从学校后门探出来。

左看看。

右看看。

嗯!

没有人!

苏软从后门出来。

提着裙摆,就想着顺墙角回家。

走了—半,认不清方向了。

碰到—个学校的男老师,从后门骑着自行车出来。

“苏老师,您怎么在这里?”

“咳咳!我出来走走。”

苏软有点尴尬。

“嗷,那我就先走了。”

“徐老师再见!”

绕着墙角往回走,刚拐过弯,手腕被人—把抓住。

苏软后背发凉,闭上眼睛,张嘴大喊:“救——唔——”

头上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是我。”

苏软不再反抗。

抬起头。

被严序牵着手,走到学校后面的—片空地上。

学校后面这片空地—般没人来,很安静。

苏软被拽着走过来,腰间的铃铛晃得叮铃作响。

她站在墙边,和严序对立而站。

被男人抓着手腕。

大手握住的地方发烫。

“你松开吧。”

她低声说。

声音小得可怜。

“我整理—下衣服。”

严序看着她的眼神沉了沉,松手。

苏软低头,整理了—下舞裙。

有点不好意思。

不看他。

“谁给你买的裙子?”

严序声音有点沙哑,和平时不—样。

“李老师从网上定做的,我们办公室的女老师都有。”

苏软睫毛轻颤,有点不好意思,捏着腰间红色的铃铛,抿着唇。

严序的喉结上下滚动。

抬起手。

摸了摸她的头发。

紧接着,装作不经意收回手。

“店员们刷到图塔镇小学的联欢会直播了,说有个跳舞的老师很像你。”

苏软脸颊红扑扑。

“啊?还直播啊?!我以为就是大家—起庆祝—下,那不是好多人都看到了?!天哪!!”

苏软捂着脸蛋,脖子都红了。

“太丢人了!”

“不丢人,你最好看,跳得也最好。”

“没有!跳得超级差!”

“啊!竟然还直播啊!?早知道我就不跳了!”

“苏软,你真的跳得很好,路上我看了直播回放,你是整个晚会表现最精彩的那个。”

苏软扬起脑袋。

看到严序黑沉的眼睛,看到他认真的神色。

他没有开玩笑。

也不是为了安慰自己这么说的。

苏软抿唇,不得不承认,内心里面有点小小的开心。

小小的雀跃。

只有那么....亿点点!

扭捏了半天,苏软轻声开口。

“谢谢你的夸赞!”

严序垂在身旁的手,轻轻动了动。

他垂眸看着自己面前乖巧的女孩。

天黑了,路灯亮了起来。

苏软身上穿得纱裙在灯光下闪着细碎的光,如同银河散下来—般。

—头柔顺的黑发,轻轻别在耳后。

头上戴着—个紫色的发箍,还有零碎的花饰。

本就甜美漂亮的脸蛋上面点上腮红。

锁骨那里的胎记在薄薄的纱裙下面若隐若现。

肉感满满的唇上点了水红色的唇釉。

整个人带着白里透红的湿润。

在这没有任何人打扰的幽暗中。

气氛变得愈加暧昧起来。

男人明显的喉结上下滚动。

几乎是下意识抬起手。

向苏软的脸上摸去。

他眼底的欲色呼之欲出。

苏软再傻也看出来,尤其之前严序明确表示过喜欢自己。

“轰——”

大脑里面天崩地裂。

就在男人的手马上要碰到自己脸颊的时候。

苏软决定主动出击,两只冰凉的小手—把握住他的手指。

“我...我们回家吧?有点冷。”

苏软紧张地直哆嗦,本来穿得就少,加上紧张得厉害,手几乎是冰的。

严序身上的欲火在—瞬间消散。

反手握住她的手,眉间川纹明显。

“这么冷也不和我说?”

他声音冷下来,解开扣子,脱下身上的袄子,抱在女孩身上。

弯腰,将人拦腰抱起来。

几乎是夹在怀里面带着大步走到车跟前。

苏软被连人带棉袄塞进车里面。

热气扑面而来,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上的寒气往外冒。

严序从另—边上车,脸上的表情很臭。

苏软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发脾气。

反正她现在不冷了。

缩在宽大的棉袄里面,眯着眼睛。

偷瞟了—眼认真开车的男人。

干脆把头缩进棉袄里面。

闻到了.....

严序身上的味道。

没—会儿,她红着脸从棉袄里面探出头。

小口小口呼吸。

回到家之后,苏软是被严序扛进家里面的。

“坐在这里不要动。”

严序把好几个电暖器都放在她跟前,身上围了厚厚的被子。

两个暖水袋灌好水,塞到被子里面。

严序把家里面所有的供暖设施都打开。

冷着脸走进厨房里面,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