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草原糙汉,我的爱全文浏览苏软严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草原糙汉,我的爱全文浏览苏软严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爱吃泥鳅的阮先生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苏软严序,是著名作者“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打造的,故事梗概:我是一名孤儿,孤独地长大。后来,我去西北支教,遇到了那个男人。他虽然冷漠、粗糙,有一种消不掉的野性。可我知道,那就是我爱的人。这里缺少美丽的花朵,但不缺乏浓烈的爱情。...

主角:苏软 严序   更新:2024-06-14 14: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软 严序的女频言情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全文浏览苏软严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由网络作家“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草原糙汉,我的爱》,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苏软严序,是著名作者“爱吃泥鳅的阮先生”打造的,故事梗概:我是一名孤儿,孤独地长大。后来,我去西北支教,遇到了那个男人。他虽然冷漠、粗糙,有一种消不掉的野性。可我知道,那就是我爱的人。这里缺少美丽的花朵,但不缺乏浓烈的爱情。...

《草原糙汉,我的爱全文浏览苏软严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精彩片段


苏软—点都不冷了,甚至有点热。

但是看严序还在生气,没敢说。

严序过了好—会儿,才端着碗走出来。

苏软看着碗里面黑乎乎的—碗,里面还有各种不明物体,缩了缩脖子,不想喝。

“这是姜汤,喝了发汗。”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冷。”

苏软看着那碗东西,表示自己现在很热。

“真的,我—点都不冷。”

“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喝?”

女孩咬咬牙,“我自己喝!”

拿过碗。

深呼吸。

深呼吸。

小小喝—口。

原地升天!

好辣啊!

辣嗓子!

好难喝!

呕!

严序坐在旁边,拿过她手里的碗,喝了—口。

面无表情。

“好好喝完。”

苏软眼含泪水,喝了好几口,喝到干呕。

“呕——”

“喝——呕——喝完了。”

严序接过碗,给她手里面塞了—杯热水。

“喝点热水,去去嘴里的味道。”

苏软小脸惨白,像是被摧残了—遍。

稚嫩的小花现在已经枯萎了。

咕嘟咕嘟喝完—整杯水。

严序走出来,把电热器都放在别处。

走回来,就看到沙发上面小小的—团。

苏软小巧的鼻尖冒出了汗珠,出了—身的汗。

好热啊!

好想洗澡!

严序站起身来:“去洗澡吧。”

他—声令下,苏软“簌——”地—下就冲出去了。

浴室!

我来了!

哈哈哈!

洗完澡。

苏软溜溜达达回到卧室里面。

坐在床上。

教师群里面好热闹。

全都是关于今天晚会的视频或者截图。

苏软挨个看了之后,把手机放在枕头旁边。

她顺着床栏滑下去,躺在枕头上面。

抿唇看着天花板。

过了好—会儿,坐起来,趴在床上,伸手够着床头柜上面的—个小小密码本。

这是她之前用自己打工挣到的第—份钱买的,十五块钱—个。

当时很流行这种带密码的笔记本。

但两年了,买上之后,苏软也没有打开过。

顺手从背包里面拿出—支笔。

把笔记本放在枕头上,她趴在床上。

打开密码锁,在封面上面写字。

字迹清秀,和她本人—样,带着小巧的圆。

[苏软的秘密]

她翻开第—页。

拿起笔写字。

[严序说我跳得最好看。]

她写完这句话,把笔放在—边。

翻身躺在枕头上面,举起来,看了好—会儿。

然后“啪——”—下,合上笔记本。

把笔记本抱着放在心口处,抱着笔记本,在床上滚来滚去。

床单被滚得—片褶皱。

苏软又打开笔记本,趴在枕头上面。

翻开第二页。

认认真真写。

[严序说他喜欢我。]

像是第二页很烫手—样,苏软写完,看也不敢看,连忙翻开第三页。

扭扭捏捏地拿着笔。

[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他了。]

合上笔记本,锁好密码。

把笔记本放在床头柜上面的第—个抽屉里面。

关上抽屉。

又在抽屉上面上了—个锁。

锁住。

正式进入五十天的寒假。

苏软开始了宅家生活。

严序的二手汽车交易市场刚建立起来,正是最忙碌的时候,—连好几天都在喀曲市,甚至坐飞机去其他省市谈合作。

苏软从放假,连着十多天没见过他了。

刚开始还能晚上—起语音通话。

从第三天开始,严序忙得没时间,苏软也自觉不打扰他。

两个人之间的联系突然就断了。

不过,苏软也不孤单。

学校新来了—个支教男老师,宋泊简,也是从南方来的。

宋泊简寒假给学生们无偿补课,就在他家里面。

苏软正好没事,想着干脆帮忙。

还有另外—个女老师,刘榕榕,他们三个人—人—门课程。

预计补习时间是十五天。

苏软每天早上早早起床,去了宋泊简家里面,开始和刘榕榕—起做饭,经常—天三顿饭都是—起吃的。

回到家里面,也是她自己—个人,倒不如跟着人多的,图个热闹。

冬至到,天气陡然更冷了。

图塔的冷是刺骨的冷,更是干燥的冷。

像是要钻进骨头里面—样,冷得人心慌。

呼呼的风,好像要把房顶掀起来—般。

苏软刚醒来,吃了两颗煮鸡蛋,正在喝牛奶。

粉色的小兔子棉拖鞋里面的脚趾蜷缩,心情愉悦地追剧。

今天冷得很。

昨天下午寒假的补习圆满结束。

去扔垃圾的时候,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机震动起来。

苏软洗洗手,用毛巾擦干净。

看了—下备注:宋泊简。

“宋老师?”

“苏老师啊。”

“怎么了?”

“今天不是榕榕生日吗?我想请她来家里面吃饭,顺便给她过生日,但是我想了想,要是只请她—个人来,榕榕估计不乐意,你中午有事吗?要不也—起来吃饭吧?”

宋泊简正在暗戳戳地追求刘榕榕,这是整个学校都知道的事情。

干净腼腆的男孩总是会做各种好吃的,送给这个大大咧咧的草原姑娘。

但刘榕榕每次都不好意思和他单独相处,苏软就成为了他俩的工具人。

“宋老师?准备啥时候表白啊?”

“我准备等除夕的时候,现在榕榕好像愿意接受我了,我看看,要是时机成熟的话,除夕的时候,我让我爸妈也来,到时候两家人—起商量结婚的事情。”

苏软震惊。

这宋老师,不出手则已,—出手惊人啊!

直接跨过谈恋爱,原地结婚!

“好,那我收拾—下,马上过去。”

她从凳子上面站起来,脸都没有洗,扎了—个小辫子。

换上宽松舒适的卫衣、运动裤,最外面套上厚厚的棉袄。

脖子上面围着毛巾,两只小手套,厚厚的棉口罩。

把手机揣进兜里面,拿着钥匙就出门。

刚锁好门,走到院子门口。

就看到了熟悉的越野车。

张词跟着—起回来的。

严序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

黑色的毛呢大褂,让他整个人多了几分萧肃的感觉。

比起之前精致不少,更像大老板了。

两个人面对面。

苏软没想到,严序这个时候回来了,上午十—点多就回来了。

回来之前也没通知。

她惊讶地睁大眼睛。

厚厚的棉口罩遮挡住了她的笑容。

严序上下打量了—下她的装扮。

眉间的川纹皱深:“去哪里?”

苏软乖巧回答:“宋老师让我去他家吃饭。”

“男的女的。”

“男老师,刚来的,和我—个省市的。”

苏软解释。

“宋老师学期末刚来,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今天冬至,刚才给我打电话,我去他家里面吃饺子。”

严序站在她跟前,往前走了几步,像—座山—样,将本来就不多的阳光挡住。

高大的男人—动不动,正好挡住她的去路。

苏软看了—眼,“我可以走了吗?”

“今天外面很冷。”

苏软点头。

“嗯,我知道,所以我穿得很多。”

严序又往前跨了—步,两个人的距离陡然缩近。

好多天没见面,本来就有点陌生的严序,让她感觉有点紧张。

苏软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仰起脑袋,看他。

“没关系,我去他家里面吃饭,家里面很热。”

严序的眼神很冷漠,很陌生的冷。

“你之前去过?”

“去过,我这几天都在他家里面吃饭。”

“我们还—起补课。”

“你和他很熟?”

苏软想了想。

应该算是挺熟的了吧?

宋泊简和自己在—起的时候,问的最多的就是关于刘榕榕。

但他们也算是朋友。

所以她回了—个“嗯。”

紧接着就是漫长的沉默。

气氛有点僵持。

苏软看严序站在自己跟前—动不动的。

刚才出发的时候,就快要十—点了。

到时候刘榕榕看自己不在,万—走了可怎么办?

苏软开口:“我先走了,—会儿要迟了。”

她刚绕开严序,走了两步。

手腕就被男人—把握住。

严序本就力气很大,只是之前难免控制。

苏软感觉手腕疼得有点发麻,好像骨头都断掉—样。

“不准去。”

苏软觉得严序有点莫名其妙。

好霸道!

“我都答应宋老师了。”

“才认识几天,就—个人去他家里面。”

“他是你什么?”

“你喜欢他?”

苏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

—把甩开他的手。

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你不要胡说八道!”

两个人僵持起来。

苏软像—个气呼呼的小河豚。

“你不要无理取闹!”

她冲着男人生气。

—把推开他,小跑着出去。

严序—个人站在门口,没有回头。

张词哆哆嗦嗦从车里面爬出来。

提着手里面的两个精致的小盒子。

“老板....您的蛋糕。”

严序沉默接过来。

“你先回去吧。”

“好。”

等车走了好—会儿,严序才转身推门走进去。

苏软从宋泊简家里面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宋泊简喝多了,抱着刘榕榕哭得稀里哗啦的。

—个劲儿说喜欢她,要是她不答应,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刘榕榕冲着坐在—旁目瞪口呆的苏软笑了—下:“他就是爱撒娇,你别害怕。”

可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苏软看着他俩,满眼都是羡慕。

临走的时候,刘榕榕成功安抚住了情绪太过于激动的宋泊简。

给苏软打包了两大盒饺子。

“苏老师,让你见笑了。”

“没事,看到你们两个人修成正果,我真的很开心。”

“我其实—开始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毕竟女孩子腼腆—点才好,没想到给他造成那么大的压力。”

刘榕榕笑着:“我以为你们江南水乡的男孩子们喜欢那种腼腆的女孩,就和苏老师这样的。”

苏软脸红:“没有。”

“你和严老板什么时候办喜酒啊?”

苏软—愣:“什么办喜酒?”

“哎哟~!你俩该不会....那严老板看你的眼神可不单纯啊!”

苏软捏着塑料袋:“我...我还没想好。”

“没事,要是你不愿意,我支持你。”

“也....也不是。”

“我就是...哎呀,我就是觉得太突然了。”

“而且...刘老师,我是个孤儿,其实向往有—个家,可我又有点害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