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篇穿越:撩上疯批太子后逃不掉了

精品全篇穿越:撩上疯批太子后逃不掉了

呼也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穿越:撩上疯批太子后逃不掉了》,男女主角分别是裴郁行江婳,作者“呼也”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她一家穿越了,她因为一张绝美的脸在古代吃尽苦头,只能日日带着面帘出门,不敢大意。不过,一次意外,她一不小心展露的真颜,就被太子殿下一眼相中。“乖乖待在孤的身边有何不好?”“别再逃了,你要什么,孤都给你。”一开始的她还能理智清醒。“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别妄想在皇权古代和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谈恋爱,尤其那个人还是太子。”可后来她变了。“烦,这恋爱脑太子怎么这么粘人啊!我要怎样才能跑路啊!”“乖乖,成了我的妻,一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主角:裴郁行江婳   更新:2024-06-21 18: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郁行江婳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篇穿越:撩上疯批太子后逃不掉了》,由网络作家“呼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穿越:撩上疯批太子后逃不掉了》,男女主角分别是裴郁行江婳,作者“呼也”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她一家穿越了,她因为一张绝美的脸在古代吃尽苦头,只能日日带着面帘出门,不敢大意。不过,一次意外,她一不小心展露的真颜,就被太子殿下一眼相中。“乖乖待在孤的身边有何不好?”“别再逃了,你要什么,孤都给你。”一开始的她还能理智清醒。“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别妄想在皇权古代和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谈恋爱,尤其那个人还是太子。”可后来她变了。“烦,这恋爱脑太子怎么这么粘人啊!我要怎样才能跑路啊!”“乖乖,成了我的妻,一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精品全篇穿越:撩上疯批太子后逃不掉了》精彩片段


雨打在油纸伞上,噼里啪啦的作响。

江婳被他拥入怀中,仰头对上他欲念的眸。

“孤想要你。”

他喑哑的嗓音,又重复了一遍。

江婳垂眸,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要想活命,且先顺从。

她怯生生的迎合,嗓音娇软:“小女子……全凭太子殿下处置。”

马车晃晃荡荡的向前行驶。

里头传来的声音,被雨声和马蹄声掩盖。

只有驾着马车的两个婢子和暗六听了个真切。

珍珠不知羞的想着:这太子真是个不会疼人的,可别叫坏了小姐这般好听的嗓子。

逼仄的车厢里,江婳的后背紧紧贴靠在车身上,男人的身躯高大,身披大氅,几乎能将她盖个严实。

温热的吻,密密麻麻落下。

他在她脖子间贪婪的嗅,“你身上是何种体香?”

“初闻金桂会多一些,而后是松木,还有些许薄荷。”江婳一五一十的回答,她用的自制皂和护肤都爱用这个香味,就连衣服浆洗也是用这味香的皂。

裴郁行的大掌掐上她盈盈一握的腰身,“以后都用这香,孤很喜欢。”

他看着眼前的可人儿面色羞红,尤其那嫩白的耳垂,红的仿佛像要滴出血了般,心生趣味,咬了上去。

引得江婳本能的颤栗了下,柔柔弱弱的哼唧了两声。

裴郁行眸色渐深,这番再闹下去,怕就不是惩罚她,罚的是自己了。

他这人挑剔,断不会在这种环境下做那等事,接下来只紧紧将人搂在怀里。

江婳不舒服的动了两下。

他将人按住,嗓子微哑:“莫要胡乱在动了。”

江婳有所感受,断不敢再动,老老实实装鹌鹑。

到了浔州码头,江婳下了马车,看到了一艘比她来时还大一倍的船。

上了船,一个暗卫走过来,双拳向前一抱,满脸写着‘太子殿下,属下有要事禀报’。

裴郁行命人带她下去。

婢女领着她去了住处,又命人送来一桶热水让她清洗,一身从头到脚的新衣裳。

“江姑娘,这都是太子殿下亲口吩咐的,姑娘好生福气,衣裳还是江南那边贡上来的新料子做的,奴婢来服侍您梳洗。”

先前下了大雨,江婳身上确实不可避免被淋湿了些。

但她洗澡的时候不习惯被人伺候,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就好。但是,能否托姐姐帮我找下太子殿下身边那位,我随身的木匣子不知道被放在哪儿了,里头有很重要的东西,我定不能丢了。”

婢女万万没想到,太子殿下难得动心的姑娘,竟然开口叫自己姐姐诶。

她满心欢喜,眉眼雀跃:“姑娘说的是暗六吧,我这就去帮姑娘把行李要来。”

待婢女走后,江婳娇弱不能自理的神色褪去。在空中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房门,一路听着动静躲着人,循着珍珠身上的香味,找到了关押珍珠和奶茶的房间。

门口站着两个守卫。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粉包,打开冲那边一吹。

只需三秒,人就晕了。

她走过去,见门口上了锁,掏出头发的发钗,在锁里掏了掏,打开了锁。

珍珠和奶茶看到她的时候,都愣住了。

江婳把两个守卫正往里拖呢,她力气不大,真不太能拖得动。

还是珍珠出马,一手一个,拖了进来,关上了房门。

“小姐,你怎么来了……”奶茶诧异。

小哭包珍珠已经紧紧抱着她,心疼的看着小姐脖子上那些红痕:“小姐,你何时受过这种罪,是我没用,都怪我没用,呜呜呜~。”

江婳轻轻推开她,抓住她和奶茶的胳膊,压低声音道:“来不及了,你们抓紧时间下船,去江州找我爹娘。”

“不要,小姐,珍珠不要离开你。”珍珠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奶茶眼睛通红,泛着泪光:“小姐在哪儿,奶茶就在哪儿。”

江婳叹了口气:“你们在这,反倒让我有所顾忌。现在船还未开,你们快去江州跟我爹娘汇合,在那等我。”

看她们还是不愿意,江婳重声道:“这是命令,别在拖了,再拖就来不及了。”

她骗那婢女说里面有很要紧的东西,他们一定会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再还给她。

这样,中间的时间差,起码能让珍珠和奶茶离开。

两个守卫的衣服被扒了下来,换在珍珠和奶茶身上。

她们两个子本就都不矮。

江婳从怀里掏出易容的工具,给两个人画了个男妆,又贴了假胡子。

她掏出藏在鞋子里的银钱,“拿着,接下来,你们两见机行事,避开人下船,去江州跟我爹娘汇合,不必担心我。”

江婳火速交代完,又去放了一把火,搅的船上一团乱,才回去了。

回到房间,就看见里面坐着一个人。

裴郁行端着茶杯,呷了一口,“方才去哪儿了?”

江婳低眸:“随意走走。”

“刚守卫来报,你那两个婢女跑了,船上的粮仓失火。”裴郁行一字一顿,缓缓说完。

江婳一副才知晓的模样:“是吗?”

男人饶有趣味的看着她,薄唇轻启,语气不容置喙:“过来。”

江婳顺从的走过去。

隔着还有一寸距离,她便被男人一把拽进了怀里。

他的手径直在她身上摸索,从她起伏那处,掏出了胭脂,几包用纸包着的粉末,还有几个小巧的瓶瓶罐罐,男人的胡子。

江婳以为他会跟自己算账,却听得头顶一句。

“孤这次便不罚你,别再闹了。”

江婳双眸一亮,她起初以为,对方是见色起意。

但细想之下,太子殿下要什么样的人没有,何须大费周章来浔州亲自找人。

她有意试探,微微抬头,看向男人深邃的眸,嗓音娇媚:“殿下,你说的罚是哪种罚?”

她大胆的,一口咬上对方滚动的喉结。

男人低沉的闷哼一声。

“这种?还是……”

她的手,轻轻的拍在他的脸上。

“这种?”

她的手腕被大掌一把抓住。

“你很大胆。”裴郁行嗓音一沉,周身的危险气息是常年混迹于血腥中才有的戾气。

江婳浑身一抖,只觉得手腕刺痛的要命,要被眼前的人生生折断了般。

难不成真玩脱了?


“太子殿下,疼,我好疼……”

她故意往他怀里靠,娇滴滴的求饶。

下一秒,禁锢的大掌果然一松。

她的手终于得到解脱,但后作用力还在,疼得钻心。

她的下颚被人猛的掐住,惊慌失措间,强势的吻裹着松木香气袭来,勾着她的舌尖。

亲了几下。

男人的嗓音变得喑哑低沉,“先把身上洗干净,孤喜欢干净的,尤其是这张脸。”

他的大拇指狠狠擦过她脸上的易容妆。

江婳娇嫩的脸上,很快泛起一道红痕。

裴郁行轻‘啧’了一声,世人说的不假,女人还当真是水做的。

待太子走后。

江婳看着他的背影,狠狠‘呸’了一声,不常骂脏话的嘴,这个时候想骂人都词穷,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坏人!”

刚刚从她身上被搜出来的东西,他也一并拿走了。

这是一点活路不给留啊。

婢女拿着木匣子走了进来,“江姑娘,您的东西奴婢给您拿来了。方才的水已经冷了,送来了两桶新热水,太子殿下吩咐,让您快一些。”

快一些洗,洗完之后要干的,无非就是那档子事。

他走之前,掌背青筋冒起,应当是真急了。

男人啊男人,满脑子就是胯下那点事。

她柔声道:“好,你先下去吧。”

等人走后,江婳打开木匣子一看,东西都没少,看木匣子的眼睛都亮了。

表面看上去,里面本也就是些护肤和自制皂。她伸手扣掉内侧的几块板子,重新组合,再往里一推,一颗药丸便从小洞中吐了出来。

不同的药丸,不同的排列组合。

而这味药,正是她现在最需要的。

她去一旁倒了杯茶水,茶水还是温热的,仰头将深红色的药丸咽了下去。

接着,将木匣子复原。

舒舒服服的用自制香胰子洗了个澡,脸上的妆容也卸了,全身洗了个干净后,又在身上抹一遍柔肤膏,这才穿上里衣。

不一会儿,腹部开始一阵绞痛,她脸上疼出了些薄汗。

她走到门口,柔弱的朝外面喊了声:“姐姐,可在?我有些事须得劳烦你。”

婢女一直守在门外,推门进去问:“江姑娘,有何吩咐?”

可一进去,那婢女见到面前的人,就愣住了。

“你是何人?怎的在这?”

江婳摸着自己的脸,开口解释:“姐姐,我先前易容了,这才是我本貌,忘了提前跟姐姐说一声,让姐姐受惊了。”

婢女倒抽一口冷气,这易容术竟如此高明,能将一个人的样貌变得完全不像。

先前她还想,这江姑娘哪来的本事让太子殿下亲自动身前往浔州找人。

她跟在太子殿下身边十几年,从未见太子殿下对哪个姑娘多看过一眼。

如今一瞧,就彻底想得通了。

美,太美了!

这含水眼眸,粉嫩朱唇,月牙白的小脸,几缕发丝从额间散在面前,更添几分勾人气韵。

不怪太子殿下喜欢,江姑娘这般美貌,叫她一个女子都觉的心生欢喜。

她嗓音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下,“江,江姑娘,有何吩咐?”

“我来月事了,月事带在包袱里,可那包袱我也不知道现下在何处。”江婳说着,可怜兮兮的低下头,“姐姐,可否帮我问问?”

这样一来,太子也就会知道她来月事,做那事不太方便了。

单纯的婢女激动道:“奴婢这就去帮姑娘要。”

没过多久,江婳就拿回了自己的全部包袱。

里头的银票,衣裳,一样没少。

她换上新的月事带和自己的冬装,没要太子送来的那套。

青绿色的袄子,袄子袖口和衣领还有一圈雪白的兔子毛。

婢女等江婳换好衣裳,才上前道:“江姑娘,太子殿下让奴婢带您过去,到了该用午膳的时间。”

江婳跟在她身后,穿着船廊,一直往前走。

婢女又道:“对了,姑娘可以叫奴婢冬儿,莫要在太子殿下面前叫奴婢姐姐了,怕失了规矩。”

说罢,小声提醒了姑娘一句:“太子殿下平日里最讲礼数规矩,姑娘当心些,莫要在太子殿下面前出什么差错。”

这么美的姑娘,可别被太子一刀砍了脑袋才是。

冬儿光是想像了下那个画面,都于心不忍的皱了皱眉。

这么美的姑娘,便是什么都不做,留着看,都赏心悦目极了。

她若是有钱就好了,跟太子殿下一样,养个美人在身边。

冬儿领着江姑娘去太子那,她跟在太子殿下身边十几年,早就是个懂眼色的,行一礼便退下,出去找暗五了。

“小五啊,你都不知道江姑娘有多美,我都想跟太子殿下抢人了。”

暗五吃着花生米,提醒道:“你可别让暗六听到这话,不然你脑袋不保。”

“什么话,我不能听?”暗六走进来。

冬儿挑着桌上碗碟里的花生米,抛在嘴里,跟暗五挤眉弄眼,嘴上打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太子殿下那边怎么样了?”

暗六一个眼刀飞过去:“这也是你能打听的?”

冬儿秒怂:“是是是,奴婢不能,六大人,奴婢告退。”

与此同时,另一边。

江婳看着面前一桌美食,好多都是她爱吃的。

裴郁行看她半天不动筷,夹了块鸡肉放在她碗里,“吃吧。”

“谢太子殿下。”

她好讲礼数的。

谢完之后,她才拿起筷子放心的吃了起来。

锅塌山鸡好好吃,还有烧冬笋 ,清蒸扣肉,汆丸子……

裴郁行看着嘴巴都吃的鼓鼓囊囊的小姑娘,薄唇微微上扬,开口哄她:“慢些吃,没人跟你抢。”

“嗯嗯。”

江婳心里想的是,就是要死,她也要做个饱死鬼!

吃完饭后,她还喝了一碗汤,浑身都舒坦了。

船舱内本就烧着银丝碳,并不冷。

她吃热了,后悔穿这身厚袄子了。

裴郁行看她白嫩的脸,热的红彤彤的,问:“怎的不穿孤送你的那身衣裳?是不喜欢吗?”

“那衣裳太薄了,我怕冷。”江婳如实道,“我不知道,你这屋子里的银丝碳烧的比我那间房多一些。”

裴郁行眸光深邃,淡道:“孤担心你脱了衣服,光着身子会冷,就让下人多烧了些碳。”

江婳想脱袄子,问方便否的话哽在喉间说不出来了。

她眸光莹莹:“太子殿下,我突然来了葵水,恐是不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