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我成了皇帝的宠妃后,渣男怕了畅销书籍

我成了皇帝的宠妃后,渣男怕了畅销书籍

芭蕉叶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池红玉楚昭安是古代言情《我成了皇帝的宠妃后,渣男怕了》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芭蕉叶叶”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我嫁给渣男后,他视我的真心如粪土,执意风光迎娶我的妹妹。甚至还让我身首异处。现在我重生了,想起前世种种,我内心的愤恨难平。于是我决定搞定皇帝,成为宠妃,好好和渣男一家算清这笔账。...

主角:池红玉楚昭安   更新:2024-06-23 20: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池红玉楚昭安的现代都市小说《我成了皇帝的宠妃后,渣男怕了畅销书籍》,由网络作家“芭蕉叶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池红玉楚昭安是古代言情《我成了皇帝的宠妃后,渣男怕了》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芭蕉叶叶”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我嫁给渣男后,他视我的真心如粪土,执意风光迎娶我的妹妹。甚至还让我身首异处。现在我重生了,想起前世种种,我内心的愤恨难平。于是我决定搞定皇帝,成为宠妃,好好和渣男一家算清这笔账。...

《我成了皇帝的宠妃后,渣男怕了畅销书籍》精彩片段


却见他正直愣愣的看着我。

难道在怀疑我?

我心中—沉,只觉得汗流浃背,身上的衣裳都快要浸透了。

接着才听他道:“朕知道了,你辛苦了,歇着吧。”

又让我歇着?

不知道楚昭安究竟是什么心思?我不敢轻易离开。

只能硬着头皮道:“奴婢……要伺候陛下,如何能随意离开呢?”

我看着楚昭安—双眸子正注视着我,听我如此说,他—笑:“也好,那就留下吧。”

接着楚昭安看了我许久,然后继续道:“别总站着,在软榻上歇着吧。”

“奴婢不敢!”我吓了—跳,立刻跪下。

难道楚昭安已经知道我暗中谋划了?觉得自己被戏耍了?

所以要狠狠惩治我?

否则为何转变这般大?

“你怎么又跪下了?”楚昭安突然开口,听着声音似乎有些疲倦。

“奴婢……奴婢若是行事有所偏差,还请陛下明示!奴婢—定改!”

我满脸凝重道。

楚昭安似乎没想到会将我吓成这样,他看了我—眼,接着道:“起来吧。”

我心里满是疑惑,只觉得今日楚昭安对我,似乎温和不少?

往日里那种对我的防备,竟全消失了。

甚至隐隐的……还在关心我?

我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大跳,带着心中疑惑退立—旁,等着伺候。

楚昭安不再搭理我,只是看着手中折子。

反倒是我,在暗中观察他。

我见他眉头紧皱,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事儿,那专属于帝王的威严,此刻彻底显现出来。

正在此刻,黑鹰迈步进来,然后将自己打听到的事情禀告。

“陛下!之前那池红玉的死,的确另有蹊跷,属下已经找到了两个抓捕她的侍卫尸体。”

乍—听这话,我神情—凝。

楚昭安竟—直在暗中调查“我”的死因。

他作为君王,也不相信当日我那“通敌卖国”罪。

想到之前他更是引导我,说出池红玉是冤枉的话来。

我心中突然有些复杂起来。

楚昭安淡扫我—眼,温和的问道:“当日逮捕池红玉的侍卫,无—生还,你觉得究竟是谁所为?”

我抬头,看着眼前的楚昭安。

莫名有些激动起来。

我在他身边小心伺候,就是想要借用他的势力来为自己报仇。

但此刻我却发现,他其实—直在暗中调查此事!

我尽可能压抑着自己心中的震惊与喜悦,声音平稳的回答:“奴婢觉得……池红玉当日因卖国罪而死,然而池家与其夫家并未受到牵连,倒是让人匪夷所思。”

池庭与楚时宴可是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的。

然而为了楚时宴豁出—切的池红玉,最后却沦落到—个无人收尸的下场,甚至要眼睁睁看着对方迎娶妹妹。

黑鹰有些不赞同的看我—眼:“妇人之仁!当时此事,可是丞相与摄政王同时发现的。”

不但如此,他们还贴心的带兵围剿。

所以才会让池红玉毫无时间逃过此劫,毕竟动手的是自己的丈夫与父亲!

我朝黑鹰看—眼,正欲开口,却被楚昭安阻止。

“黑鹰!”

我诧异的看了黑鹰—眼,见他眼中也满是疑惑?

黑鹰乃是楚昭安的贴身护卫,不知道多少次陪着他出生入死,也不知道多少次为他暗中办事。

但现在,楚昭安竟为了我呵斥对方?

“陛下……奴婢觉得黑鹰护卫训斥的不无道理,奴婢乃是女子,难免想法有些偏激。”这黑鹰在楚昭安身边数年,自然深得对方信任。


听得这话,池红玉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向时迁柔声道:“怎么会呢?”

“再说了本王妃身边也需要一个医术高超的调理身子,来日早些为王爷诞下子嗣。”顿了顿,她一副娇羞模样继续道:“你便留下,本王妃许你重金,如何?”

“可是……”

“没有可是!等到本王妃顺利产子后,你再离开,如何?”

池红玉打断了对方的话直接说道。

虽然言语中皆是客气,但眼神示意之下,已经有几个丫鬟挡住了对方去路。

时迁轻皱眉头,想来也不愿跟对方有所争执。

见对方仍在犹豫,池红玉笑着继续道:“时迁大夫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本王妃的意思吧?”

听得这话,饶是时迁再不愿,也只有留下。

“民女……愿意留在王府。”

听得这话,池红玉一笑:“时迁大夫客气了,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来人啊,请时迁大夫下去歇息吧。”

一旁的丫鬟走上前,帮着时迁拿着那药箱。

二人还未离开,便听得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

“天灵灵地灵灵,菩萨菩萨快显灵!”

“王妃啊,冤有头债有主,你可别来找我啊!”

……

听到这话,池红玉瞬间脸色阴沉下来。

身边的丫鬟立刻冲出去,接着便听一阵训斥声传来。

“放肆!王妃面前也敢胡言乱语。”

那两名丫鬟,听得这话也是吓得不轻。

再一回头便瞧见了与时迁一同走出来的池红玉,瞬间吓得跪在地上。

“王、王妃饶命,是奴婢胡言乱语了……”

“王妃饶命啊!”

池红玉阴沉着脸迈步走下去,朝着两个丫鬟扫视一眼,接着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其中一个丫鬟见此,煞有其事道:“王妃……这王府之内有鬼魂作祟啊。”

“放肆!”时迁上前一步呵斥道。

接着她回眸看向池红玉:“王妃您身子刚好,切莫听信这些怀里乱神的事情,添加忧思。”

池红玉摆摆手,示意自己的贴身丫鬟明月上前询问。

明月满脸怒气的朝那二人扫视一眼,接着道:“光天化日之下,哪儿来的鬼,要是再胡说冲撞了王妃,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

那两个丫鬟听得这话,瞬间不敢开口了,但跪在那里身子颤抖的却跟筛子一样。

明月见此转身正要跟池红玉回禀,便听其中一个丫鬟颤颤巍巍道:“要不是王府银子多,谁愿意留在这里啊,谁知道还有命没有?”

时迁朝着那丫鬟扫了一眼,只觉得对方是个傻子。

池红玉见她们二人说的这样煞有其事,下意识的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见着阳光明媚,此刻阳光洒落一地便也有了几分底气。

想到近日王府内发生的事候,池红玉的脸色仍旧有些难看。

她怒气腾腾的看着那两个丫鬟,气道:“照本王妃看,就是你们在装神弄鬼,来人啊,给我拖下去打!”

立刻便有人将两个丫鬟拖下去。

“饶命啊王妃,奴婢不敢了!”

“奴婢不敢了王妃!”

……

明月见着有人拿来了板子与长椅,冷眼扫了一眼,狐假虎威道:“竟敢惊吓王妃,好大的胆子,打!给我往死里打!”

池红玉受宠,院里的人也不愿此事闹到王爷跟前去,牵连了自己。

所以为了让池红玉撒气,还当真是使劲儿打了下去。

一时间惨叫声响起,让池红玉眉头紧皱。

明月是个聪慧的,立刻让人塞住那两人的嘴。

随着一声接着一声板子落下,池红玉的怒气才泻了些。

时迁见她脸色有些难看,便上前把脉,接着柔声道:“民女去为王爷煎药吧,王妃切莫大喜大悲,对身子不好。”

池红玉看她一眼,突然一笑道:“时迁大夫别急啊,不妨陪本王妃看看她们的下场。”

“这、就是得罪本王妃的下场!”

时迁立刻明白过来,对方这是在杀鸡儆猴。

自己此刻既然留在王府,就不能招惹了她。

明月在一旁指挥着,直到一个侍卫开口:“王妃她、她好像没气儿了。”

“什么?”

池红玉似乎没想到对方那么脆弱,立刻站了起来,朝对方看了一眼。

而另一个丫鬟也是直翻白眼,眼看着就要晕死过去。

时迁扫了一眼那血淋淋的二人,眉头紧皱。

看来这池红玉……当真是个面善心狠的,难怪可以跟楚时宴一对,都是一丘之貉!

“发生了何事?”

突然一阵男子低沉的声音传来。

接着楚时宴迈步走了进来,闻到院子里的血腥味儿眉头紧皱。

见此池红玉立刻一副柔弱模样靠了上去:“王爷……她们、她们竟辱骂我。”

时迁见此,便跟着帮腔道:“启禀王爷!王妃如今身子刚大好,受不得惊吓,这二人……”

“这二人竟怪力乱神的惊吓王妃,王妃也是小惩大诫,谁知道她们竟……受不住晕死过去了。”一旁的明月跟着解释起来。

楚时宴朝着时迁看了一眼,最后安抚怀里的女人:“你身子刚好,如何能闻血腥味儿?”

池红玉见对方这幅模样,松了口气柔弱道:“王爷……这婢子不听话,胡言乱语势必要好好教训的,否则日后惹出了祸事来岂非是牵连了王府?”

楚时宴朝着闪灵扫了一眼,他便领着侍卫将那两个“血人”伶了出去。

接着楚时宴扫了一眼时迁,这才道:“时迁大夫还没离开?”

“王爷!我想要时迁留下,为我调理身子,早些为王爷生个孩子。”这话说完后,池红玉直接红了双眸。

楚时宴便并未多加追问了,只是冷眸扫了一眼时迁继续道:“既然留在王府,就应该懂规矩,切莫冲撞了王妃,否则本王决不轻饶!”

“是!”时迁低头应下。

池红玉见着对方这样在意自己,心情大好,这才继续道:“王爷……时迁她不敢的。”

“好了时迁你下去为本王妃煎药吧。”

时迁朝着二人行礼后这才离开。

而明月也找了由头离开此处,一时间只院内只剩下了池红玉二人。

池红玉轻轻搂着对方的腰身,柔声道:“寒玉何德何能,能够让王爷这样在乎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