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佳作推荐诱他臣服

畅读佳作推荐诱他臣服

以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诱他臣服》是作者““以鹿”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江辞白阮梨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阮梨第一次见到江辞白,他居高临下的站在自己面前,神色寡淡疏离,染不上任何的情绪。她抓住了江辞白的手腕,急迫绝望:“你要我吗。”阮梨当时的情况窘迫,而江辞白看中她漂亮,两个人签下三年协议。三年后协议结束,阮梨头也不回的离开。只当是做了一场梦。人人都说江辞白高冷薄情,在一起三年的女朋友说分就分,没有一点犹豫。可只是阮梨见过,他双手颤着把自己拥入怀中的模样。卑微着小心翼翼着,红了眼眶。“你明明就在这里,可我感觉,我什么都没有了。”...

主角:江辞白阮梨   更新:2024-07-10 20: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辞白阮梨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佳作推荐诱他臣服》,由网络作家“以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诱他臣服》是作者““以鹿”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江辞白阮梨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阮梨第一次见到江辞白,他居高临下的站在自己面前,神色寡淡疏离,染不上任何的情绪。她抓住了江辞白的手腕,急迫绝望:“你要我吗。”阮梨当时的情况窘迫,而江辞白看中她漂亮,两个人签下三年协议。三年后协议结束,阮梨头也不回的离开。只当是做了一场梦。人人都说江辞白高冷薄情,在一起三年的女朋友说分就分,没有一点犹豫。可只是阮梨见过,他双手颤着把自己拥入怀中的模样。卑微着小心翼翼着,红了眼眶。“你明明就在这里,可我感觉,我什么都没有了。”...

《畅读佳作推荐诱他臣服》精彩片段

和昨天满脸笑容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阮梨问:“你怎么了。”
“没事,你...哎...”赵阡陌欲言又止,他叹了口气摆摆手,“你去准备吧。”
他坐立不安,时不时的看向片场的入口,阮梨皱眉顺着他的视线过去,空无一人,也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
向棉双臂环胸:“看他那个样子,是不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了。”
“那也应该通知我们吧。”
阮梨耸肩:“算了,我们别管了。”
向棉点点头:“不过...吻戏的事真不用和那位说一声吗。”
阮梨从出道就没拍过亲密戏份,因为那位的干扰,剧本都是清水戏,这次心里没底,有点慌,那位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她真怕江辞白一不高兴,阮梨遭殃。
“不用说。”
阮梨头也不抬:“他不会知道。”
等江辞白知道的时候,大概是电影快上映了,宣传的时候会拿她荧幕初吻来造势。
那时她早离开江辞白了。
以电影的保密程度,只要没人说,那就没问题。
第一场戏说是吻戏,其实也很清水,就是男女主上班前的离别吻,亲一下就结束了。
刚开机就演亲密戏是常有的事,对顾棋来说习惯了,不过他听工作人员说,这是阮梨的荧幕初吻。
于是对她多了些关心:“别紧张。”
阮梨朝着他笑:“不紧张。”
工作人员全部撤了下去,阮梨和顾棋站在各自的点位上,正式开拍后,两个人迅速进入了自己的角色,看着对方眉眼缱绻温柔。
阮梨的演技是毋庸置疑的。
哪怕在顾棋的跟前,也丝毫不逊色,没有任何的怯场,游刃有余的投入感情,感情自然台词如鱼得水,两个人在互相飙戏,看的工作人员们都不禁的入神。
阮梨垫起脚尖,抓住顾棋胸前的衣服轻笑着昂起脑袋,目光缓缓往下,落在了他的唇上。
缓缓靠近。
顾棋垂眸,温柔纵容的让她靠近。
就在这一刹那,阮梨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带着滔天的戾气的眼神,正在看自己。
她心尖颤了一下,下意识的朝着赵阡陌看,在瞧见他身边站着的男人时,浑身上下如同坠入冰窟,冷的全身麻木,她愣在了原地。
现场死寂。
赵阡陌拿起对讲机,如释重负:“卡!”
顾棋稍稍往后退一步,望着浑身僵硬的阮梨,语气温和:“怎么了。”
江辞白就站在那里,似笑非笑。
阮梨强颜欢笑:“突然懵了一下,不好意思啊,棋哥。”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顾棋笑着安慰:“我有时候也是演着演着就懵了,没事。”
赵阡陌不安到头皮发麻。
他实在没想到阮梨的胆子会这么大,竟然没把拍吻戏的事告诉江辞白!
他是今天凌晨才收到江辞白的微信。
“吻戏。”
淡淡几个字,赵阡陌心惊肉跳。
“我怎么不知道。”
江辞白平静从容,嘴角勾着的弧度锋利,他微微昂着头,露出了傲慢玩味的神情。
可赵阡陌能感觉到他压抑着的冰寒透顶的愤怒。
他深吸了口气:“今天就先拍到这里吧,剧本我觉得还得再改一改,大家听我的指挥,辛苦了。”
工作人员和演员没什么异议。
片场导演最大,更何况赵阡陌还是获得过大奖的导演,听他的准没错。
向棉是真的担心了,她压低声音:“跟我走,今晚你睡我那。”
“没事,不用了。”阮梨强装镇定,“他知道了,跑也没用,我来和他说吧,毕竟在一起很久了,怎么让他消气我很清楚。”
向棉还想再说什么,被阮梨哄走了。
转眼间,整个片场就只剩下了她和江辞白两个人。江辞白在那里,理智已经岌岌可危,他感觉到自己即将失控,冲动在咆哮,要冲破桎梏,震的他手指都在轻颤。
阮梨走到他的面前,还没说话,江辞白就骤然用手抵住了她的脖颈,阴狠乖戾的嗓音传进耳朵里:“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阮梨。”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她。
她猛地往后退,眼神里露出了惶恐。
这更刺激到了江辞白。
他一步一步的逼近阮梨,胸腔里被滚烫的血液灌满,他暴戾阴鸷,眼睛里是燃尽一切的怒意,倏的拉起她的手腕往外走,把她按进车里,近乎失控的往酒店开。
速度快的让阮梨吓到眼眶通红,她喊着:“你慢点!”
江辞白听不见一样。
到了酒店门口,不顾一切的拽着她进电梯,最后打开房门重重的将门关上。
阮梨在这个时候才彻底感觉到了危险。
一种要被人吃进肚子里,连骨头渣都不剩的惧意充斥全身,她缩在墙角,颤着声音,之前觉得江辞白不会胡来的自信荡然无存。
“江辞白,你别...”
房间里一片黑暗,她甚至看不清江辞白的脸庞,只能听到他冷冷的声音,如同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修罗般。
“阮梨,我给过你机会。”
那天下午,他打电话问她,有没有什么事没和他说。
她迟疑了一下,说没有。
只要她当时坦白,自己就当做什么事没发生放了她。
但是她说没有。
今天他站在赵阡陌的身边,看着她弯唇缓缓靠近顾棋,那一刻传遍了四肢百骸的愤怒与说不上来的丝丝恐惧让他险些失控,他有了要不择手段惩罚她的想法。
要把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要亲自的看管她,要让她的眼底心里只有自己。
难以控制的感情,铺天盖地的袭来。
自己阴暗偏执,将近病态的情绪冲击着理智。
他狠狠把阮梨按在床上,重重的吻了下去,他咬着女孩唇上的细肉辗转反侧,炽热的呼吸交缠,阮梨被亲的快要窒息,她被迫的承受着男人的怒火,心脏在恐慌的跳动。
她是第一次见到江辞白这么诡谲的模样,乖戾疯狂,让她没有任何的招架能力。
锁骨上突然一痛。
阮梨痛呼出声:“你去死吧江辞白!”
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我就算死,也拉着你一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