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推荐薄荆州沈晚辞短

全集小说推荐薄荆州沈晚辞短

淮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沈晚辞薄荆州是其他小说《薄荆州沈晚辞短》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淮苼”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薄荆舟扫了眼房间里的布局,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了,不透一点光。“具体什么情况?”简唯宁给他打电话时哭得厉害,声音抖得不行,他就只听到几个零星的字眼:跟踪、脚步声、监视。简唯宁不回答,哪怕陶清宜给她做眼色做到眼角抽筋,她都半点不为所动。如果是以前,薄荆舟早该放软态度哄她了,但是现在……他只有不耐烦的皱眉与......

主角:沈晚辞薄荆州   更新:2024-07-11 06: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晚辞薄荆州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推荐薄荆州沈晚辞短》,由网络作家“淮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晚辞薄荆州是其他小说《薄荆州沈晚辞短》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淮苼”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薄荆舟扫了眼房间里的布局,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了,不透一点光。“具体什么情况?”简唯宁给他打电话时哭得厉害,声音抖得不行,他就只听到几个零星的字眼:跟踪、脚步声、监视。简唯宁不回答,哪怕陶清宜给她做眼色做到眼角抽筋,她都半点不为所动。如果是以前,薄荆舟早该放软态度哄她了,但是现在……他只有不耐烦的皱眉与......

《全集小说推荐薄荆州沈晚辞短》精彩片段

《薄荆州沈晚辞短》由淮苼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现代言情、豪门总裁、1v1、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薄荆州沈晚辞短这本书最新章节第822章 离婚是我提的,薄荆州沈晚辞短目前已写1648369字,薄荆州沈晚辞短现代言情、豪门总裁、1v1、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1v1、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男主女主双方都太作了,女主就没反思过男主为什么会娶她一个背付巨债一无是处的落魄千金???男主既然喜欢女主又不肯放下他那高傲的头,误会越作越深,双方伤痕累累不死不休

这本书里的角色还是比较鲜活的,只不过不够立体,有些感情的转变也很莫名其妙的。就你知道女主闺蜜点男模可能好美色,然后你说了几个男模名就没有了,男二一开始把女主当妹妹然后忽然就喜欢男主了,男主也不知道啥时候喜欢的女主,女主他爹从小带大女主小时候对女主特好,就算不是亲生的感情转变也太快了吧,反正几百章了也没有交代清楚这些事情。书最有意思的就是那些怼人语录,其他很大一部分篇幅都是男主想强吻女主,女主拒绝挣扎抗拒,亲上了,描写感觉,女主反应过来整个崩溃难过然后闹掰,又见面又强吻循环往复

女主很见很见 吃回头的LAN草 都不嫌赃[大笑]

热门章节

第459章 买回去给家里太太

第460章 八块腹肌和六块腹肌

第461章 我想干嘛都可以

第462章 刚才没发挥好

第463章 暗度陈仓

作品试读


简唯宁小心翼翼的查看来人,看清是薄荆舟后,她嘴唇一抿,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她穿着酒店的浴袍,头发披散着,没化妆的脸愈发苍白没有血色,眼眶红红的,一看就是刚哭过。

女人身上没有乱七八糟的香水味,只有淡淡的沐浴乳清香。

薄荆舟却皱眉握着她的肩,扶着她站稳:“阿宁,别这样。”

简唯宁没料到他会这么推开她,一脸惊讶的抬头,眼泪还含在眼眶里,很是楚楚可怜。

“你……以前不会推开我的。”

“我已经结婚了。”

薄荆舟没有解释太多,但简唯宁却听懂了。

“你和她只是契约婚姻而已,更何况你们都要离婚了……”简唯宁的情绪有点崩溃,这几天的担惊受怕因为他的刻意疏远而爆发,眼泪控制不住的滚落下来。

薄荆舟不想多说,拉回正题:“到底怎么回事?”

简唯宁见他只是站在房门外,没有进屋的打算,她自嘲的笑了笑:“为了避嫌,非要我在这里说是吗?”

薄荆舟蹙了蹙眉,还是进了房间,还站在门外的陶清宜往后退了一步,想留空间让两人单独谈谈。

男人嘛,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阿宁这么漂亮,两人之前又有过一段,孤男寡女处在一室,还能不擦枪走火?

等生米煮成熟饭,还有那个挂名薄太太什么事?阿宁也就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然而没等她挪动步子走人,就听薄荆舟的声音幽幽传来:“你不用走,作为她的经纪人,这事你得处理好。”

简唯宁好不容易等来和薄荆舟独处一室的机会,可他却这么果断。

“荆舟,最近陶姐忙着处理我的商务,听到我出事就马上赶来了,不如先让她……”

让她去休息。

可这话她没有机会说话口,就被薄荆舟打断,男人的脸色和语气都有点冷:“你是她手里的人,如果她的能力只能到这里,那我会考虑给你重新换个经纪人。”

“你……”简唯宁无声落着泪,嘴角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既然这样,那你还来干什么?你走吧,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自己解决,死了也是我自找的……”

陶清宜忙拽了下她的手臂,“说什么傻话呢,薄总人都过来了,怎么可能不管你?你是怕站在门口被记者拍到,惹人闲话,让薄总难做,为什么不能好好说呢?非要这么倔,也不知这性子随了谁!”

她说着又给简唯宁做了眼色,意思很明显:今时不同往日,她这样只会将人越推越远,得不到任何好处。

简唯宁将唇瓣咬得发白,没再说话,算是默认。

沉寂了几秒过后,陶清宜也进了房间,她转身想要关门,可手刚触到门把,男人就敏锐察觉到什么,目光冷遂。

他说:“开着门吧。”

陶清宜忙缩回手,“……好的。”

简唯宁却‘呵’了一声,听着像是在嘲讽。

薄荆舟扫了眼房间里的布局,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了,不透一点光。

“具体什么情况?”

简唯宁给他打电话时哭得厉害,声音抖得不行,他就只听到几个零星的字眼:跟踪、脚步声、监视。

简唯宁不回答,哪怕陶清宜给她做眼色做到眼角抽筋,她都半点不为所动。

如果是以前,薄荆舟早该放软态度哄她了,但是现在……

他只有不耐烦的皱眉与询问。

陶清宜眼看着两人又要闹僵,忙道:“阿宁说这段时间一直有人在跟踪她,有时还会来敲她的门,好几次听到半夜有脚步声……之前有个疯狂的粉丝跟阿宁求爱,看上去精神不太正常,被拒绝后一直心有不甘,常常去阿宁的演出现场蹲守,有时还去到了后台骚扰她,所以阿宁现在才会这么害怕。”

小说《薄荆州沈晚辞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