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都市浴火仙尊

都市浴火仙尊

白虹贯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朗没有想到,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之后,他竟然再度回到了地球!当年,他遭人陷害被送进了监狱,随后父亲公司倒闭,家产被夺。他出狱的那一天,仅仅见到了父亲的最后一面。心灰意冷的秦朗,最终跳河自尽。没想到,竟然在阴差阳错下走上了一条修仙之路。成为绝世仙尊之后,重生归来,秦朗定不负此生!

主角:秦朗,许嫣然   更新:2022-07-16 06: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朗,许嫣然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浴火仙尊》,由网络作家“白虹贯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朗没有想到,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之后,他竟然再度回到了地球!当年,他遭人陷害被送进了监狱,随后父亲公司倒闭,家产被夺。他出狱的那一天,仅仅见到了父亲的最后一面。心灰意冷的秦朗,最终跳河自尽。没想到,竟然在阴差阳错下走上了一条修仙之路。成为绝世仙尊之后,重生归来,秦朗定不负此生!

《都市浴火仙尊》精彩片段

麻城市第一看守所门口,一个穿着破旧白衬衫的年轻男子站在那里,很茫然的看着周围。

"我,回到地球了?"

秦朗原本是修真界一名轮回仙尊,只要渡过轮回,就能超脱成圣。

可是在最后渡劫的时刻,却惨遭心魔冲击,最后渡劫失败。

秦朗原因为自己会形神俱灭,却怎么都没想到回到了九百年前的青年时代。

"秦朗,看什么呢?是不是这两年在监狱里憋傻了?"

一个挑衅的声音在秦朗的耳边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秦朗扭头看去,眼中瞬间闪过了一道寒芒。

他的面前站着一男一女,男的西装革履,头发梳得锃亮,正是他的远房表哥王洋,女的姿容姣好,面带冷霜,正在用一种厌恶的表情看着他,看到秦朗望过来,脸上写满了浓浓的鄙夷。

这女的叫张雯,秦朗这次啷当入狱,也正是因为这对狗男女!

回想这个时代,二十二岁的秦朗正在上大学,也正在疯狂的追求张雯。

可是张雯却利用秦朗对她的感情,故意在酒吧把秦朗灌醉了,搔首弄姿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报警说秦朗意图强暴她,秦朗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坐了大牢。

当时秦朗还对张雯满怀愧疚,后来秦朗才知道,这件事其实就是王洋授意张雯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在秦朗入狱的这段时间侵吞秦家的财产。

上一世,秦朗出狱之时,父亲秦川已经病入膏肓,母亲任晴被京城任家的人强行带走软禁起来,偌大一个秦氏集团,就剩下这个心肠歹毒的表哥独自执掌。

秦朗依稀记着,他出狱那天,见到了父亲最后一面,父亲便撒手人寰,悲痛之下的秦朗根本无心家族事业,家族企业的执掌权利旁落,王洋鸠占鹊巢,最后秦朗郁郁寡欢,在憋屈压抑中过了两年,最后被逼得跳了河。

却不曾想,这一跳,居然跳出了一位绝世仙尊。

秦朗跳河之时,刚好被路过的紫尘仙尊碰到,紫尘仙尊看出秦朗身怀无上修仙资质,便顺手救下了他,收为弟子,带到了修真界。

秦朗经过九百年的苦修,终成轮回仙尊,却不曾想又回到了这个时代,实在是造化弄人。

王洋!张雯!已经嚣张到了如此明目张胆的地步了么?

前一世的自己心灰意冷,已经无心这对男女的所作所为,这一世,秦朗不愿意再忍!

秦朗目光冰冷的看向了这一对狗男女,作为杀伐果决的一世仙尊,秦朗的目光让两人胆寒不已。

王洋不知道一向在他眼中憨头傻脑的秦朗目光为何如此犀利,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强自压制住心中的震撼,假惺惺的对秦朗说道:"快回去看看舅父吧!他已经快要不行了!"

父亲!

秦朗猛然想起,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也是父亲秦川的忌日,此时的秦川,应该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待着他,希望看到他最后一眼!

前一世,秦朗只能在父亲的病床前眼睁睁看着秦川在痛苦中闭眼,这一世,我秦朗便是倾尽浑身解数,也要把你从阎王爷的手中抢回来!

"虽然这一身修为百不存一,这地球灵气枯竭无几,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在,我就可以重登九霄,成就圣尊!

我秦朗的字典中,永远没有放弃,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夺走您的生命,王洋?张雯?你们且排队等着,待我救回父亲,再跟你们两个算账!"

秦朗冷冷的瞟了两人一眼,一把推开王洋,跨入他身后的奔驰车中,开着车直奔医院而去!

"这个秦朗,简直目中无人!好歹你也是他哥哥,他怎么能这么对你?"

张雯恬不知耻的揽住了王洋的胳膊,嘴巴嘟起,撒娇般的说道。

"哼,别急,他爹马上就要死了,我爸也让黄律师改好了遗嘱,只要秦川一咽气,这秦氏集团,就姓王了,到时候你就是王氏集团的少夫人,秦朗,不过是我随手就捏死的小蚂蚁而已。"

王洋看着远去的奔驰车背影冷笑着,一手拍在了张雯的身上:"走吧,我们也去医院看看,看看这小子痛哭流涕的样子。"

按照记忆的轨迹,秦朗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秦川的病房,推开房门的那一刻,秦朗看到了一群医生正围着秦川的病床忙碌着。

已经枯瘦如柴的秦川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在他的身边,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一对中年夫妇,虽然两个人脸上都带着焦急的表情,可是秦川却看出了两人虚伪表情下的阴狠歹毒。

这对夫妇,正是王洋的父母,王立武和胡丽蕊!

前世父亲秦川死的蹊跷,秦川一直怀疑是这对狗夫妇下的毒手,却苦无把柄。

另外还有一位穿着军装的年轻军官,正是秦朗的舅舅,任尚武。

他也是任家唯一一位在秦川病逝前来探望的亲人。

"爸……"

看到秦川的那一刻,秦朗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一声悲唤,千言万语卡在了嗓子间,却无法吐出!

为了这一眼,我遗憾了整整九百年!

这一世,儿子坚决不会让您再轻易离开了!

秦朗依旧记得当初秦川闭目前眼中的遗憾和不甘,儿子未成才,媳妇被软禁,他作为一个男人,却只能躺在病床上虚度光阴,生不如死!

最后看到秦朗一眼,已经成为了秦川的奢望。

"朗儿……"

秦川费劲的扭过头,嘴巴张了张,只呼喊出了秦朗的乳名,便呼吸困难,眼皮沉重,似乎要晕过去一般。

"爸,您别说了,我知道您要说什么,是不是救我妈?您放心,您死不了,我不但会去救我妈,还要让您亲自上门,风风光光的把我妈给接回来。"

秦朗一把抓住了秦川的手腕,一边说着话,一边迅速的查探了一下秦川的脉搏!

慢性毒药!而且是一种特别隐蔽,特别麻烦的慢性毒药!

这俗世中的医生根本治不了这种毒,到底是谁,有何等仇怨,要对父亲下此毒手?

依靠秦朗一世仙尊的眼力和阅历,虽然现在修为只剩下了一丝,却也一下子就查探出了秦川的身体情况。

秦川现在的生命力就如狂风中摇曳的烛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若是放在之前,这种小毛病对秦朗来说,不过是弹手可解,可是现在秦朗修为不存万一,仅有的一点真气在体内盘旋,也紧紧只够拖延住秦川的生机流逝!

此毒不除,秦川也未必活得过今天,必须得用银针拔毒!而且要快!

"秦朗,你说什么胡话呢?你爸都这样了,你还在这里大言不惭,你丢人不丢人啊?"

一旁的胡丽蕊厉声呵斥着秦朗,秦朗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因为任尚武在这里,胡丽蕊一直想要搭上任家这颗大树,至于秦朗,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个随意揉捏的小蚂蚁而已。

"闭嘴!我现在没空搭理你!"

秦朗瞪了胡丽蕊一眼,凶狠的目光顿时吓得胡丽蕊闭上了嘴巴,心中惴惴不安,这小子的目光,怎么这么凶残?

秦朗接着扭头看了一眼一个个都束手无措的医生,沉声道:"我爸还有救,银针,快,给我一盒银针!"

"哼,你胡说什么呢?我是他的主治医师,他的情况我最了解。

他的五脏六腑都已经溃烂,这在医学史上是一种难见的怪病,根本没机会了,我们已经得到了相关手续,等他死了之后,就把他解剖,他本人也同意了,为医学做最后一份贡献。"

一名三角眼的医生看着秦朗说道。

"放屁!谁签的协议?我怎么不知道?"

秦朗一眼扫过去,胡丽蕊立刻慌乱的别过了头,还故作悲伤的抹了一下眼泪。

"你就是个庸医!快点给我找一盒银针过来,不然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秦朗作为一世仙尊,在修真界时更是只手灭人满门的存在,何时受到过这种憋屈,要不是担忧着秦川的身体,他不介意让这个名叫刁西阳的三角眼庸医消失在眼前。

"你,你敢骂我是庸医?你敢质疑我?我是西南大学附属医院最权威的专家医生,博士生导师,我……"

那三角眼医生还要说什么,却被一个声音厉声打断:"去给他拿一盒银针!"

说话的是任尚武!

秦朗感激的看了一眼这个舅舅,虽然任尚武的话不多,但是秦朗能够从他眼中看到一丝关切,毕竟母亲任晴是他的亲妹妹,这个舅舅还带着那么一丝亲情的意味。

此时的任尚武也在关注着秦朗这个外甥,他不知道秦朗在监狱的两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一身缥缈的桀骜气息,让人无法揣测。

都说世间最锻炼人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部队,一个就是监狱,莫非这外甥在监狱里有什么遭遇不成?

可是不管怎么样,你们秦家的势力太弱了,根本不配,也没法跟任家相比,晴儿啊,哥只能帮你到这了。


虚化镜内,包罗万种,生生走往,皆藏于中,如若私窥,天理不容。

颜璃还未愈合的手腕泛着疼,她纤白的手指缓缓摸上镜身,这次,便由你来救我了。

“你去哪了?”

冰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颜璃脊背一僵,停住脚步,回身冲着他笑笑。

“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沧溟不理她的话,双眸中积压着的怒气,不停翻滚。

“说!你去哪了?”

“我能去哪?”

颜璃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她不想在众人面前出丑,便掩尽心事。

“有什么话,我们进了大殿再说。”

“现在知道害怕了?”

沧溟冷笑一声,“偷虚化镜的时候,怎不见你有丝毫胆怯!”

“也好,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便不藏着了。”

颜璃白袖一挥,虚化镜从袖口滑出,她二指环绕,念出口诀,迅速指向镜心,镜里立刻出现了那天漫若历劫归来的情景。

霎时间一片黑雾来袭,颜璃只听得那虚化镜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呕……

颜璃还未反应过来,便呕出了一口鲜血。

黑雾退尽,她看见了沧溟冰寒的脸。

“你们可曾看到了什么?”

两排侍女吓得浑身发抖,扑通一声,全部跪在了地上,“奴婢未曾看到。”

好,很好。

“哈哈哈哈……”

颜璃踉跄着擦掉嘴角的鲜血,“我竟不知,沧溟帝君竟这么自欺欺人!”

她将颈上挂着的紫金宝坠扯了下来,“那日你允我同他们一起去接准备回升的漫若仙上,许是她见到了这个,才容不得我,出了自损的主意。”

“你以为漫若同你一样善妒?”

九天玄剑应召而出,直直的指向她的心脏,只这一剑下去,她便活不成了。

“虚化镜周身自带巨大法力,连我都碰不得,何况是你这个修炼了区区千年的小妖!这一切不过是你幻化出来的把戏而已。”

沧溟冷笑几声,“若我信了,定对漫若再无心思,把戏虽小,却成率极大,可惜不是所有人都会被你蒙骗!”

那九天玄剑划破了她的手臂,不会让她死,却疼的厉害。

“这一剑,是罚你竟敢私踏禁地,视天法为无物。”

“嘶……”

“这一剑,是惩你善做把戏,掩饰罪过,嫁祸他人。”

又是一剑,颜璃控制不住身体,软到在地上,眼里映着那人的冷硬。

“颜璃,你若再对漫若起别的心思,便不再是这三剑这么简单!”

“沧溟,若我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信不信我?”

颜璃恳切的对着他的眸子,却只看到了他眼中的讥讽。

不必回答,她便知道了答案。

其实只要沧溟真的动了想知道真像的心思,便会这知道一切。

原,不过是他爱漫若。

原,不过是他不信她。

她看着沧溟,淡然一笑。

“沧溟帝君一向铁面无私,为何不直接一剑杀了我?”

“你还有用。”

九天玄剑一剑挑破她的手腕,不知何时沧溟化出一个瓷碗来。

是血还没取够。

颜璃看着流下来的血,次数太多,连血的颜色也变的淡薄,一滴一滴流的极慢。

也许连百年也熬不过了。

颜璃攥着手里的紫金宝坠,“人人都说,这紫金宝坠是你的贴身之物,从来不许人碰,你却给了我,沧溟,你可曾对我有过真心?”

血流满了一碗,沧溟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只淡漠留下了两个字。

“从未。”

“也罢。”

颜璃累极,轻轻闭上了眼。

“沧溟,我想走了。”


慕凉希十二岁那年,慕家大丧,慕凌云因病去世,享年四十五岁。

慕家人都陷入了沉痛悲哀中,悼念三日,夜里守在墓园的人,是长子慕衍泽。

从一年前,父亲病重,就开始接管慕氏集团的少东家。

而他身边的女孩,红着眼,靠在他肩膀上,哭腔着——

“哥,我们没有爸爸了……”

妈妈好难过,只想跟着爸爸一道去了,如今神色怏怏,病倒在床,不吃不喝。

而慕氏兄妹今晚守在墓园,除去安静,只剩下死寂。

这一晚,只有他和她在,她的手指都冰凉了,却一直待在他身边。

直到那同样冰凉的大掌握住她的手,大概是负负得正吧。

竟然掌心之间,有了那一丝温暖。

……

父亲去世后的一个月,慕夫人总算是想通了一些,为了儿子与女儿,为了慕家,她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

她还有一双儿女,以后她的爱,全给他们。

慕夫人远出散心了,而走后的第三天夜里,又是雷声又是雨声。

慕凉希是个女孩子嘛,女孩子怕这些,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

找不到妈妈,她只能抱着枕头,可怜巴巴的赤着脚,穿着粉色的睡裙出了自己的房间。

“咚咚咚”的敲门声,真的很轻,很小。

小脑袋贴在门上,慕凉希软声软气:

“哥……你睡了吗?”

然,没有人回应她。

她抱着那枕头就在他门前蹲下了,雷声传来时,她吓得捂住自己的耳朵。

却在这一刻,门开了。

慕衍泽擦拭着未干的头发,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在自己面前,像是只可怜巴巴的小狗的人儿。

见她红着眼,憋着嘴,要哭不哭的样子。

“哥……”

每次,她只要呢喃这个字,略带撒娇与委屈,都会让慕衍泽那左心房的位置为之一动。

他现在二十岁了,不再是十五六岁,知道她来他门前蹲着,是想睡在他的床上,蹭着他的温暖才能入睡。

“回房睡觉。”

这次,他的态度过于冷淡决绝,慕凉希摇头,并不打算听话——

“我要跟你一起睡。”

像以前那样,不可以吗?

往常呢,她都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了,他不会不答应的。

可今晚,怎么成了例外。

“不许,回自己屋里睡。”

“但我会怕……”

“你已经长大了。”

长大了?

慕凉希努嘴,她哪有啊,她才十二岁,还是个孩子呢。

抱着枕头站起身子,女孩瞪着眼前的男人——

“明明是哥你自己长大了,我还是个孩子呢!不愿意就不愿意嘛,干嘛要糊弄人……”

女孩说着,转身要走。

却是那一道闪电划过,慕凉希一惊,哪里还慕得上手中的枕头啊,枕头掉地上的时候,整个小身板也蹿入了那人怀里。

然,一秒,两秒过去了……

嗯,空有闪电,没有吓人的雷声。

……

慕凉希睡在那大床上,嘀咕着:

“你的床就是比我的睡着舒服……奇怪。”

前一刻对雷声的恐惧这一刻早没了,她像个无尾熊那般,倒在舒适的大床上,就不想再动了。

看着男人在沙发上看着手中的文件,桌子上也还有很多份这样的文件。

她慵懒的趴在那里,眼睛看着他——

“哥,你这么晚还不睡吗?”

都已经快十一点了,反正她是困了。

有他在,她就能安心入睡了。

没有听到他回应,慕凉希也知道,爸爸去世了,慕氏集团那么大的公司都交给哥一个人来打理。

他能让她进房间睡觉已经不错了,还是不要再打扰他了。

在那雨声中,女孩渐渐睡去。

凉希的身子蜷在一块,裹着被子,只占了床一半不到的位置。

仿佛另一半,是为他刻意留出来的。

他和她是兄妹嘛,八岁的时候,她就喜欢来跟他一起睡,睡不着的时候,就会撒娇缠着他,要他给讲故事。

哥的声音很好听,她甚至还打趣说,要是他以后去做歌手了,歌声一定很性感。

雨停了,慕衍泽把最后一份文件看完,余光睨了眼那床上的人儿。

起身走去,将那被踢开的被子重新给她盖上。

昏暗的灯光下,他凝着那张稚嫩的睡颜,她睡得很安稳,因为他在,所以这么安然入睡么?

他是哥哥,她是妹妹,彼此是最亲近的人。

在她身边的位置躺下,睡着的人儿察觉到那温暖后,翻了个身,就往那温暖的怀中蹭了蹭。

似乎,这才是最好的位置。

平稳的呼吸声,贴合在他胸膛,似有若无的传来。

慕衍泽凝着怀里的妹妹,好看的薄唇微微扬起一抹弧度。

似笑非笑。

有个秘密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她并不是他的亲妹妹,而是母亲当时带回来的孤女。

她没必要知道这些,在这个家,她只要做最开心幸福的女孩就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