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至尊神警

至尊神警

从霖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江市,离海区。傍晚。一家足浴店门口的长街上。林然站在警车旁边打电话。“妈,我知道了!我正在出任务呢?”“放心,没有啥危险,就扫.黄!行行行,我答应您相亲,还不行吗!”林然不耐烦的挂掉电话。他今年22岁,刚刚加入警察行列不到一个月,还是一名见习警察。但是老妈已经开始催他相亲了。估计是他一直母胎单身的原因,老妈比较着急。叮咚!微信收到一条信息。是老妈发来的。点开一看,是一个女孩的电话和微信。并附带了一句话。...

主角:林然宁初雪   更新:2024-05-08 14: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然宁初雪的其他类型小说《至尊神警》,由网络作家“从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市,离海区。傍晚。一家足浴店门口的长街上。林然站在警车旁边打电话。“妈,我知道了!我正在出任务呢?”“放心,没有啥危险,就扫.黄!行行行,我答应您相亲,还不行吗!”林然不耐烦的挂掉电话。他今年22岁,刚刚加入警察行列不到一个月,还是一名见习警察。但是老妈已经开始催他相亲了。估计是他一直母胎单身的原因,老妈比较着急。叮咚!微信收到一条信息。是老妈发来的。点开一看,是一个女孩的电话和微信。并附带了一句话。...

《至尊神警》精彩片段

《至尊神警》 小说介绍

《至尊神警》由从霖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然宁初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我口袋里,你自己拿。我真的说的都是实话!”宁初雪道。她现在双手被拷上了,所以不方便拿手机出来。把身子向林然侧了一侧。“你……不会是想色.诱我吧?”林然蓦然警惕起来。他看过很多新闻,女犯人被逮捕后,...

《至尊神警》 第3章 林然误抓相亲对象宁初雪 免费试读

“在我口袋里,你自己拿。我真的说的都是实话!”

宁初雪道。

她现在双手被拷上了,所以不方便拿手机出来。

把身子向林然侧了一侧。

“你……不会是想色.诱我吧?”

林然蓦然警惕起来。

他看过很多新闻,女犯人被逮捕后,色.诱审讯的民警。

民警一个没忍住,导致最后两人一起获罪。

宁初雪气急。

“我不是那种人!”

林然也斜着宁初雪,道:“那可说不好,狗急了都会跳墙的!”

宁初雪:“……”

她顿时无言以对,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

这名年轻的男警察,对她成见很深,估计说啥对方也不信。

不由发起愁来。

心里思考着脱身的办法。

林然见宁初雪被自己说的哑口无言,放下心来。

这小姐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这里使那种手段。

毕竟监控啥的都有。

便绕过审讯桌,走到宁初雪面前,伸手把宁初雪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给掏了出来。

“密码?”

林然握着手机,问道。

“199891!”

宁初雪答道。

林然点头,然后解锁了宁初雪的手机。

点开微信。

林然看到宁初雪的对话列表里有一个好友,跟自己的微信名字和图像都一样。

不由微微一愣。

果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可太巧了。

这家伙不但微信名字跟自己的一样,连图像都一样,真是有相同的审美啊!

“就是那个‘我最**’!你点开看下,就知道了!”宁初雪抬头看着林然,道。

林然闻言眼皮莫名一跳。

伸手点开那个微信名、图像,都跟自己微信一样的微信用户。

然后……

林然愣住了。

那个“我最**”跟宁初雪的对话如下:

我最**:【你好,我是林然,你的相亲对象。】

宁初雪:【哦,我是宁初雪,你在哪里?我们见个面?】

我最**:【我在红颜祸水足浴店这里,你过来吧,到了联系我!】

宁初雪:【我到了,你在哪里?】

宁初雪:【在吗?我到了,路边的蓝色超跑,看到没有?】

宁初雪:【你在足浴店里吗?】

宁初雪:【那我在足浴店等你吧,我开了包间,二楼203,你到了直接上来。】

对话到此终止。

林然盯着这段对话,左看右看,一直看了十几遍。

心里陡然升起一股荒谬的感觉。

不会吧?

难道真是这样?

也太巧了吧!

原来这宁初雪去足浴店,是和我相亲的啊!

我的妈呀!

怎么搞了这么大一个乌龙!

林然头皮发麻,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然后开机。

叮咚!

微信有新消息弹出来。

林然点开一看,是那位相亲对象发来的,有四条。

【我到了,你在哪里?】

【在吗?我到了,路边的蓝色超跑,看到没有?】

【你在足浴店里吗?】

【那我在足浴店等你吧,我开了包间,二楼203,你到了直接上来。】

……

林然默默看完自己的手机。

然后眼神怪异的,走到宁初雪对面坐下。

轻轻地把宁初雪的手机给推过去。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啥了。

气氛凝滞。

“我竟然把相亲对象给逮捕了……”

“还以为她是小姐!”

“也太……那个啥了!”

“现在该怎么收场啊!”

林然脑袋一团浆糊。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宁初雪担忧的看着脸色怪异无比的林然,轻声问道。

要是这个男警察不信,她就真没招了。

看到宁初雪卑微的样子,林然忽然心疼起来。

自己这蠢货,都干了一些啥啊!

他赶紧又站起来,去把宁初雪的手铐给解除了。

他不敢告诉宁初雪,自己是那个“坑货”相亲对象。

他怕宁初雪当场把他给生撕了。

“呃……那个啥,不好意思,我是实习警察,业务不太熟练,所以抓错了!还望莫怪!”

林然帮宁初雪解开手铐后,摸着鼻子,低着头说道。

他甚至都不敢直视宁初雪的眼睛了。

一旦知道,宁初雪不是小姐。

宁初雪在他眼里的形象,一下子就光芒四射起来。

跟梦中的女神一样高大上。

“唉!算了!也不怪你!那种情况下,你误会了,也是正常的!要怪,也怪我那个死相亲对象!”

宁初雪活动着酸痛的手腕,善解人意的说道。

她见林然低垂着头,显然知道自己抓错人后,心里十分“难过”,便也不准备跟林然计较了。

人家实习民警也不容易,大家相互体谅一下。

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

不然,她揪着不放,搞不好会让这个小帅哥警察受处分。

宁初雪是一个善良的姑娘,所以很会为别人着想。

“嗯嗯,谢谢您,您真是个好人!谁能娶到您,是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林然低眉顺眼的拍马屁道。

“呵呵,你叫什么名字?你送我去一下足浴店那边吧,我车还在那里。”

宁初雪说道。

“嗯,好的,我叫……林不然!”

林然低着头道。

他胡乱编造了一个名字。

“林警官,那就麻烦您了!”宁初雪道。

“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

林然赶紧打开审讯室的铁门,领着宁初雪出去。

今夜离海公安分局,异常的安静。

两人走出公安局门楼。

一阵夜风吹过来,颇有几分凉意。

此刻已经晚上9点。

夜已经很深了。

林然看到宁初雪穿着清凉,在这初春的夜里,有些寒冷的直打哆嗦。

便把自己身上的警服脱下来,给宁初雪披到肩上。

林然道:“晚上有点冷,你穿我的外套吧。”

“谢谢!”

宁初雪看了林然一眼,道谢道。

她的确有些冷,所以没有拒绝。

虽然有些稍微的不好意思。

两人上了警车后。

林然便一言不发,驱车往红颜祸水足浴店赶去。

他怕说多了露馅,暴露出自己是那个“坑货”相亲对象的事实来。

所以,谨言慎行。

幸好宁初雪没有多想。

她也万万没想到,今夜逮捕自己的男警察,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

因为这本来就是千古难遇的奇事。

普通人,根本不会往那方面联想。

因为电视剧都不会那么演。

路上。

快到红颜祸水足浴店时。

坐在副驾驶的宁初雪,紧了紧身上的警服,一想到那个相亲对象就来气。

不禁吐槽道:“林警官,我那死相亲对象,要是有你一半好,就好了!”

林然心里苦笑,你这是当着和尚的面骂秃驴啊。

但是面上,却一点不悦的神情都没有流露出来,道:“我不好!刚刚就误会你了!你那相亲对象也未必很差……他兴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哼!那个死人!害我这么惨!你还帮他说话,下次看到他,我……”

“你怎么样?”

“我打爆他的狗头!害人精,扫把星!男人中的垃圾!臭狗屎!”

“……”

“不好意思,我心里不痛快,所以说了很多脏话!”宁初雪不好意思的道。

她一想到那个相亲对象,就气到不行。

所以一下子没忍住,就出口成脏。

“哦,没事,可以理解,哈哈……”林然心里MMP,表面笑嘻嘻道。

宁初雪这个表现,坚定了他一直伪装下去的决心。

这辈子都不能让宁初雪知道,他是她的相亲对象。

不然,麻烦大了。

“哼!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问下那个死人,在干啥?一晚上不回信息,莫非是出车祸了?真是一点素质都没有!就算不来相亲,也该通知一声吧!”

宁初雪忽然摸出手机,悻悻的说道。

林然听到这话。

心里一慌,差点把车开到人行道上去。

他的手机,现在就放在前面导航,要是宁初雪打语音电话过来,他岂不是就暴露了?

小说《至尊神警》 第3章 林然误抓相亲对象宁初雪 试读结束。



毛伟宣布完林然的人事任命,就走回局长办公室。

分局副局长薛邦随后跟了进来,苦笑道:“毛局!今天就仓促的调林然去当组长,会不会晋升的太快了?他毕竟才刚刚参加工作不到一个月,各方面都太嫩了!估计下面人会说三道四!”

原来,这项人事任命薛邦提前是不知情的,是毛伟临时作出的决定,薛邦刚刚才知道。

毛伟摆手笑道:“哈哈,老薛!怎么,你是怕打赌输了?是不是看到今天林然又立了两个功,心里很慌?”

薛邦道:“没有的事!我怕下面人不服气!都是一些老油子,这种小组长,谁会听他的话?他似乎今年才22吧?整个分局,就属他年纪最小了!”

毛伟道:“我自然有这方面的考量,所以才让他当未完结案件组组长!”

未完结案件组在离海分局,是一个非常小的部门,算上组长一起才三个人。

算是非常边缘化的部门了。

毛伟觉得就两个组员,林然应该可以摆平。

而且,毛伟此刻火急火燎的提拔林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刚刚市局的苏局长,亲自打电话吩咐他,酌情重用林然。

毛伟知晓这是苏局长,对于林然出手搭救他儿媳妇,所给的回报了。

毛伟白天就有提拔林然的心,再加上苏局长的刻意吩咐,自然是立刻就给林然升职了。

而薛邦是不知道这一切的,所以跑来提出质疑。

“毛局!未完结案件组虽然是个冷僻部门,但是每天的工作量还是蛮大的,而且都是处理一些陈年旧案,没有几十年的刑侦经验,是很难上手的?我怕林然胜任不了这项工作!”薛邦摇头苦笑道。

显然,对于毛伟这项任命,他觉得过于草率了。

“哈哈,这个你就多虑了!这两天来,林然的破案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我对他抱有非常大的期望呢!你也知道,我们分局这些年来,积压了不少的未完结案件,正是需要一个厉害的人物,去帮帮处理一下!不然越积越多,每年年终考核,都挨上面批评,我可受够了!”毛伟笑道。

他对林然的破案水平,还是抱有非常大期待的。

这也是为什么把林然调去未完结案件组,当组长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了。

他非常希望,林然这种身怀大气运的福将,能带给他惊喜,把局里的长期未完结案件清理清理

这些案件,他每每看到都异常头疼。

但未完结案件有其特殊性,又没办法调集大量人手去处理,所以越积越久,越压越多。

而且,时间拖得越久,这些未完结案子处理起来难度越大,很多线索都被时间淹没,根本无从侦破。

所以,这个时候,一个刑侦能力非常出众的人才,来接手这项工作,就显得恰到好处,正正合适了。

“唉,既然毛局你这么认为,那就看林然这小伙子,是不是有超能力了!”薛邦道。

尽管今天林然又立了两个功劳,他对林然稍有改观,但还是觉得林然担不起目前这项重任。

因为林然在他眼里,真的年纪太小了,太稚嫩了。

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薛邦一直认同这个理。

毛伟看了薛邦一眼,暗道这个老伙计啥都好,就是眼光差了点,识人不行。

不由笑道:“既然老薛你对我的安排,怀有疑虑,觉得林然不堪造就,那咱们把上次的赌注加大一点怎么样?”

薛邦摆手道:“毛局,你领会错我意思了!我只是觉得目前,林然担不起这个重任,他再打磨个几年,当个组长肯定是没问题的!我对他这几天的工作表现,也是很满意的!但是你也知道,当领导,跟冲在一线是不一样的,需要手腕,我不觉得林然现在有这个手腕。当然,你要加大上次的赌注,我是愿意奉陪的,嘿嘿!”

“行!那咱们50盒茶叶加到100盒!老薛,到时候输了,你可别耍赖啊!”毛伟笑道。

“毛局,胜负还未可知呢……”

薛邦不觉得自己会输,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

外面。

公安大厅。

此时,不少人来跟林然道喜。

“林然,不错,这么快当组长了!得请客啊!”治安队队长江安名,走过来笑道。

他是林然的老领导,一直很赏识林然,自然希望看到林然晋升。

而且,江安名是局里少有的人品很好,乐意关照下属的中层领导。

“行,没问题!一定请客!到时候请队长你赏光!”林然笑着道。

虽然一时间不太适应调去未完结案件组当组长,但是林然心里还是开心的。

没人不喜欢权利。

虽然这个权利也不大。

“哈哈,好!一定去,一定去!”江安名笑道。

杨雅也走了过来,笑道:“林然,恭喜了!你都快成我偶像了,我都想调到你手下,跟你混了!”

“可以啊,你去跟局长申请!我带你一起破案!”林然随口道。

“这可是你说的,我这几天就跟局长申请!”杨雅微笑道。

随后,又有一些比较熟的警察同事,走过来跟林然道喜,攀谈。

林然尽量热情的应付着。

他性格比较敏感,发觉现在同事们对待他的态度又变好了不少。

此刻,已经很少有人再去排斥他了。

估计是他当了个小组长的缘故,在分局已经算是一个小领导了。

虽然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不堪一提,但好歹相比起普通警员,身份毕竟不同了。

很快,应付完这些人后,林然还没来得及坐下。

“林然,我帮你搬东西吧。”杨雅热情的道。

未完结案件组有一个独立的办公室,林然现在调过去当组长,以后自然是不会留在公安大厅办公了。

“我就一点东西,我自己来吧。”林然不好意思的道。

“没事,我帮你搬……”

在杨雅的热情帮助下,三分钟不到,林然就把一些办公物品,搬去未完结案件组那间小屋了。

里面有两个未完结案件组的组员,正在一起闲聊,等林然搬进来后,和林然点头打了个招呼,便继续闲聊。

这两个组员,一个叫古博,是40岁的老刑警。

一个叫马材辉,今年30多岁,也是经验丰富的刑警。

自从上一任组长前几个月提前退休后,两人没人领导,便开始混日子。

上班不是闲聊,就是出去游逛,倒也过的自在。

此刻,林然被局长派来当他们的上司,他们都没怎么在意。

一个乳臭未干的傻小子而已,随便糊弄一下就行了。

所以,看到林然搬进来后,在那里整理物品,打扫卫生,他们也没伸手帮忙。

林然第一次当组长,对以后就是自己下属的这两人的怠慢,也不以为意。

等把办公桌收拾出来,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不过,杨雅一直在帮林然弄这弄那,搞了一身的灰,林然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在考虑,等下要不要请她吃点东西,感谢下。

“哈哈,组长,下班时间到了,我们先走了!”

“组长,杨警花,你们先忙,我溜了!”

古博和马材辉两人看着表等下班的,下班时间一到,一秒都不多待,和林然招呼一声,就一起走了。

“林然,这两人都是老油条,你以后,不一定能使唤的动他们!”杨雅说道。

林然浑不在意道:“无所谓!我做好自己工作就行了!”

“嘻嘻,不过你放心,等我申请调过来,我就听你的差遣!我这人最听上司的话了!”杨雅道。

“呵,好吧……”林然笑道。

这个未完结案件组的小屋,虽然是办公室,却跟档案室差不多,四处都堆满了各种案件档案,看起来乱糟糟的。

林然是个有洁癖和轻度强迫症的人,他把自己的办公桌收拾出来后,便想把整个屋子都整理一下,把各种案件文件收集堆放到一起,不然心里不舒坦。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杨雅之后,杨雅便推迟下班,跟他一起,又收拾起了整间屋子。

在整理这些过往未完结案件档案的时候,林然无意中看到了发生在去年的一起案件,不由被吸引住了心神。

据案件档案记录,去年九月,江市有一名叫王莉的年轻女子,下班回家时,被人迷晕后,剁掉了右脚,行凶者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这个案子当时成了悬案。

林然几眼看完这个案情档案,眉头立时皱起。

他不由联想到了,发生在昨晚的李娜剁脚案上。

都是被人迷晕后剁掉右脚,都是毫无线索,这两个案子,会不会中间有关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