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庶女狠宠病娇王爷

庶女狠宠病娇王爷

余早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乔芷婳是丞相府的庶女,被恶毒婶娘算计嫁给声名狼藉的夫君,却在出嫁那天被夫家面都未见便给休了……此时的乔芷婳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懦弱的小庶女,如今风风光光的返回丞相府,她欢快的开启虐渣复仇末世,智斗渣姐、婶娘,脚踩渣爹和狗仗人势的下人。

主角:乔芷婳,叶瑾奕   更新:2022-08-22 11: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芷婳,叶瑾奕的武侠仙侠小说《庶女狠宠病娇王爷》,由网络作家“余早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芷婳是丞相府的庶女,被恶毒婶娘算计嫁给声名狼藉的夫君,却在出嫁那天被夫家面都未见便给休了……此时的乔芷婳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懦弱的小庶女,如今风风光光的返回丞相府,她欢快的开启虐渣复仇末世,智斗渣姐、婶娘,脚踩渣爹和狗仗人势的下人。

《庶女狠宠病娇王爷》精彩片段

“去看看死了没。”

叶瑾奕带着护卫安于和王管家站在王府大门口,冰冷的声音足够让盛夏变成寒冬。

就在安于奉命前来一探究竟时,乔芷婳居然睁开了眼睛。

耳边是丫鬟哭啼呼喊的声音,眼前的一副景象让她不由得皱了眉头。

她看了安于和清娟的衣着,声音似大梦初醒般懒散带着几分不置信,“还在做梦?那我再睡一会儿。”

“小姐?”清娟愣住,方才她家小姐确实睁眼睛了,她扭头和安于对视了一眼,见他表情愕然,一定没看错。

乔芷婳又被摇晃的不得不睁开眼睛,还是这两人,她道:“怎么回事?我还没醒?”

啪啪两下,她拍打了自己的脸。

清娟急忙拽住她手,哽咽着:“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

“我这是......嘶!”她的头倏然疼起来,她抱着头微微颔首,小脸皱巴巴的。接着脑海中涌入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信息量过大,她疼的咬紧了牙齿,根本听不见周围任何人说话声。

原来她穿越了,作为玄门大弟子,她擅长医术和制毒,不过是在研究一种毒药成分的时候,不小心沾染了毒素晕倒过去,谁知道竟然穿越到南梁同名同姓的乔芷婳身上。

而这个乔芷婳貌不其扬、胸无点墨、胆小怯懦......

就在半刻前,丞相府的送亲队伍到达奕王府大门口,没等到新郎官出来接亲,却等到了新郎官的一封休书,不堪受辱的丞相府庶女一头撞在了王府门前的石狮上。

她所嫁之人乃当今圣上小儿子叶瑾奕,此人身子骨虽羸弱,可武功高强,且心狠手辣。她的姐姐乔芷馨乃南梁第一才女,自然是不能嫁过去守活寡,便让她替姐出嫁,来羞辱奕王爷。

可这到底是谁羞辱谁呀?

替嫁、羞辱、自杀......

这也活的也太窝囊了吧?

“小姐?”

乔芷婳消化了前身所有的事情,侧脸看了身边哭泣的清娟,说:“别哭了,我没事。”

“太好了,小姐没事就好,我扶您起来。”

乔芷婳嫌弃这副身子娇娇弱弱的,哪里是习武之人该有的身子?她借着清娟的力量站起来,耳边听着看热闹的百姓议论着。

“真是命大呀,这样还不死。”

“说白了也是个可怜人,据说她在丞相府连个下人都不如,还以为嫁了奕王爷当了正妃日子能好一点,谁知道还没进门就被休了,真是可怜呐。”

清娟听了难受的掉眼泪,本想安抚乔芷婳的,却听她说:“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要坦然面对,绝地反击。”

清娟愕然,以前小姐断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这才发现小姐的眼中藏了让人难以捉摸的光芒。

“既然没死,就带着你的人原路返回吧......咳咳。”

乔芷婳寻声望去,只见王府大门口站着一位咳嗽不止的白衣少年,十七岁的样子。其相貌惊人,五官精致,白毛大氅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

她在烈日下暴晒,人家却裹着衣服不可一世、睥睨众人......

而且这人的咳嗽的声音也不一样,一听就是有大病的人。

“你是不是有病?”

她发誓这绝对不是骂人的!

本来要转身的叶瑾奕听了这话,眸子一沉,眼神儿犀利的看向她,全京城都知道奕王爷最忌讳的是别人提起他的病情,就连鬼医都解不了的毒,只有等死。

乔芷婳这是犯了大忌!

还不让问了?

乔芷婳撇嘴,上下打量着,这张脸长在她审美上。她扬眉带着几分窃喜道:“今日你休我、辱我,他日可别后悔哦。”

一群人都愣住了,听听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对奕王爷说了什么?

后悔?

奕王做事情心狠手辣,当然前提是别人找死,那基本上只有死路一条,他这副身子骨,虽无心于皇位,偏偏有人以为他要夺皇位,这不就为了羞辱她,整这么一桩婚事给他添堵。

“找死!”

叶瑾奕大袖一挥,三枚暗器霎时朝着乔瑾婳杀去,只听铮铮铮的三声响,那三根银针被她手中的剑挡住,掉在了地上。

她对叶瑾奕眯眼一笑,看老娘多厉害,居然阻挡了古人的暗箭!

众人愕然,她手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剑?

安于慌忙看手上的剑,只有剑鞘还在,什么时候被她抽走的竟全然不知。

出手真快!

叶瑾奕眯眼,整个京城能接住他暗器之人屈指可数。看来丞相府的小姐也是深藏不露,这情报不准。

乔芷婳将剑扔给了安于,无语道:“说你两句还还恼火了?怎么说我也是丞相府的小姐,即便不受宠,那也是条人命。”

不等叶瑾奕出声,她甩手,“算了,本小姐今日累了,不想与你继续周旋。本小姐还要感谢王爷不娶之恩,他日谁后悔谁就是狗!”

她嬉笑着面向送亲的一群人,喜服一挥,扬声道:“走吧,带着我的嫁妆回去吧。就这么一个病秧子,老娘还不想嫁呢。”

“放肆!”安于气结。

“安于拦住她。”叶瑾奕发话。

话落,乔瑾婳眉梢扬起,不顾安于横在眼前阻拦的剑,笑着道:“王爷莫不是后悔了?其实你娶了我对你百利无一害,你我或许还能做一对苦命鸳鸯,相互扶持,你看......”

“你弄脏了本王的石狮,洗干净再走。否则,本王不介意血染丞相府。”

闻言,乔芷婳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视线也变的犀利,心里将叶瑾奕骂了一通,倒是清娟匆忙去清理石狮上的血迹。她一言不发的站在花轿旁边,想着初来乍到还是不要树敌为好。

待清娟清理干净,安于才收了剑,冷哼一声带着王府的人回了王府,紧关上大门。

“病秧子,以后逮着机会好好揍你一顿!”乔芷婳叹息一声,完全忘记自己是怎么被人休了的,她挥了挥衣袖,指着吹打之人,道:“都吹起来,大声点。本小姐风风光光的嫁出来,自然要热热闹闹的返回去。”

清娟愣了一下,偷偷打量她家小姐,怎么晕了一下醒来,小姐的性子大转变了?

唢呐响彻整条街,让看热闹的人懵了,纷纷议论起乔芷婳来。

这等奇耻大辱,还能吹吹打打像没事一样原路返回的,真是活久见!


乔芷婳并没有走丞相府的大门,带着清娟从侧门回了自己的风月小院。

小院前的空地种了绿油油的青菜,挨着菜园子边有一个凉亭,亭子前面便是深水潭。房子陈旧勉强能住人,是丞相府西边的一处老宅子。这丞相也是个狠心之人,好歹是亲生女儿,居住条件如此差劲。

乔如婳很嫌弃这副身子,不过与奕王爷针锋相对了片刻,又下了花轿走了一段路,居然气喘吁吁的,真没用,难怪要被人欺辱。

乔芷婳扶着头,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人抱了个满怀,耳边传来妇人的哭泣声,“小姐这是怎么了?额头怎么流血了?好端端的嫁个人,怎么弄成这样?”

乔芷婳本就虚弱,又被人撞了身子,眼下双腿一软,整个人靠在妇人的的怀里,耳畔听着妇人紧张询问:“小姐这是怎么了?老身经不起吓呀。”

眼前这位自称‘老身’之人是她奶娘秦氏,自从她母亲去了之后,一直都是她尽心尽责的照顾自己。

秦奶娘猛地看向清娟,冷眼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蹄子你给老身细细道来!”

清娟平时就怕秦奶娘,被她一凶,吓的哆嗦着身子跪下来,自责道:“都是清娟没看好小姐,才让小姐撞了头。”

话落两人便听到拔尖的女子声音,“嬷嬷,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还是让本小姐来告诉你吧。”

秦奶娘和清娟扭头看过去,心下一顿。便见鹅黄色衣裙的女子,长相秀丽,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俗气,大红配大绿,满头珠钗,一副刻薄相,让人一看心生厌恶。

乔芷婳被奕王爷退婚的事情,已经在京城传开。各大家族都议论起来,消息自然也就传了回了丞相府。这不,她二叔家的嫡女乔芷玥便来兴师问罪了,这副做派,好似乔芷婳欠了她的一样。

“你家小姐还没进奕王府大门,便被奕王爷给休了。你说这休了就休了吧,居然还让队伍吹吹打打原路返回来来,闹的人尽皆知,丞相府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我若是你,干脆死在外面,哪还敢回来?”

秦奶娘不置信的看向清娟,求证问:“二小姐的话当真?”

清娟低着头瑟瑟发抖,细若蚊蝇,“是、是真的。”

秦奶娘气急败坏,挥手便是一耳刮子,“为什么不早说?”

清娟捂着脸,红着眸子认错道:“是我没看好小姐,嬷嬷您就打死我吧。”

“哈哈哈。”

乔芷玥笑弯了腰,尖锐的笑声直接吵到了乔芷婳,她眉头皱了皱。奶娘训斥的声音和清娟抽泣的声音以及不知何种生物的狂笑声,吵的乔芷婳脑仁疼。

她睁开眼睛,入眼便是一丈开外黄色衣裙的女人,这人便是她那个刁钻刻薄的二姐姐乔芷玥。

红配绿?

“真丑!”她裂了嘴角缓缓吐出一句来,“哭什么,还不快扶我起来。”

秦奶娘喜极而泣,和清娟一样急忙把人给扶起来。

“你说什么?”乔芷玥不确定是不是说自己的,可不是说自己又是说谁?

“我说你丑呐,二姐姐!”乔芷婳稳住身子,上下打量她,“大红配大绿,外加大黄色,真是丑瞎我。”

乔芷玥眸子瞪的像铜铃,愕然看着乔芷婳。她自认为虽然比不上大姐才情满腹,可在京城也是排的上名的,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令多少京城男儿一见倾心,居然会被貌不其扬的庶妹说丑?

“来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尊卑长幼的死丫头,丞相府的颜面都被你这个小贱人给丢尽了,今日我便替大伯好好教训教训她。”

乔芷玥退后两步,身后的两个膘肥体壮的丫头边走边卷起衣袖,一副要打架的仗势,却让乔芷婳嘲笑了。

秦奶娘和清娟挡在她面前,却被乔芷婳伸推开。两人愕然看着她,只见她挥拳踢腿直接干倒了两个丫头,此时整躺在地上哀嚎着。

“呵,中看不中用。”乔芷婳讥笑一声,抬起头对着乔芷玥挑起了眉梢,“轮到你了。”

“好你个死丫头,你居然还敢还手......”乔芷玥转身就从护卫手里夺了鞭子,压根没有出手的机会就被乔芷婳掐住了脖子。

“二小姐!”护卫和丫头惊呼。

秦奶娘和清娟瞪大了眼睛,两人急忙呼喊,“小姐不可。”

“你,你这个骗子,居然敢偷学武功,大伯......若、若......”

乔芷婳手紧了几分,“乔芷玥,我是被休了,我是丢了丞相府的脸,可那又怎样,我还求之不得。乔芷玥你记住,你一家子不过是依附着我爹这个丞相身份,居住在我家而已。说到底,我如何,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算哪根葱,居然来我的地盘撒野,当真是活的太安逸了。”

乔芷婳啐了一句,见她因为缺氧面色发绀,总要让她也尝试一下濒死的感觉。她眉梢扬起,邪魅一笑,松开了手。乔芷玥得到了喘息的机会,面色才渐渐的缓和。

“二小姐您没事吧?”丫头急忙过去扶着她。

乔芷玥抚着胸口,仰起头看着乔芷婳,心里为之一颤,“你是装的?”

“我装你妹哦,这么跟你说吧,以前的乔芷婳已经死了,现在和以后的乔芷婳绝对会让你们闻风丧胆,避之不及。”乔芷婳蹲下来捏住她的下巴,“尤其是你,你最好滚的越远越好,再来犯贱,老娘必然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滚!”

“二小姐,快走。”

乔芷婳‘嗤’了一声,看着乔芷玥被搀扶着又怨恨的瞪着自己,她便拿出帕子狠狠的将手擦了,又将帕子递给清娟,“烧了。”

乔芷玥听到这话,两眼一翻直接晕死过去。

秦奶娘担心道:“小姐,只怕二小姐不会善罢甘休,若是二夫人来了,小姐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

“二夫人?哼,来了又如何,本小姐照样打,不然真当本小姐是个软柿子,任人拿捏?”

说着她便见秦奶娘拿着帕子抹眼泪,她凝眉,“奶娘哭什么?”

“老身只是太高兴了。”

乔芷婳嘴角瞅了瞅,“这喜从何来?”


“没想到老身在有生之年终于看到小姐反抗了。”

“汗。我当什么呢!奶娘且放心,以后你家小姐我,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了,这些年你们跟着我也吃了不少苦头,我应该谢谢你们才是。”乔芷婳拉着清娟的手,看着她浮肿的脸,也知道是奶娘打的,关心说:“一会儿弄些冰凉的井水来敷一敷,消消肿。”

面对小姐突然的关心,清娟感动的哭了起来。

秦奶娘凶道:“你这小蹄子动不动就哭,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以后眼睛放亮些,别再被欺负了去。”

“奶娘,你也别凶她了。”她拍拍奶娘的手背,肚子咕噜噜的叫着,尴尬笑笑,“想吃鱼。”

清娟为难的看了秦奶娘,见她使了个眼色,便起身出去了。

秦奶娘搀扶着她,她头晕乎乎的,越发嫌弃自己的身子,没走几步就晕了过去,可将奶娘给吓坏了。

她再次醒来已经半夜了,秦奶娘和清娟都守着她,看她醒来舒了一口气。清娟忙问:“小姐,您好些了吗?鲜鱼汤都熬了好一会儿,奴婢给您端来喝点好不好?”

乔芷婳点点头,被奶娘扶着靠在床头。她看了屋子,陈设简单,房间虽小倒也温馨。再看看眼前关心自己的人,想着前世除了师父之外,没人愿意和自己做朋友,自从师父去世之后,她便孤苦伶仃的,一心钻研医术和毒素。这一世多了关心自己的人,她的心也暖暖的。

清娟端来了鲜鱼汤还有一碗药,她瞥了一眼,“是药?”

“哦,小姐晕了之后,三小姐刚好来,便请来了大夫,开了方子。”清娟回答。

三小姐乔芷虞便她三叔家嫡女,年十六比她大了半岁,娇小可爱。平日里对自己还算可以,主要是她们两都不喜欢耀武扬威的二姐乔芷玥,这才能玩到一起来。

“那大夫怎么说?”她问。

秦奶娘惆怅,“大夫说失血过多,身子弱,才会晕厥过去,大夫还交代要多补一补。”

这副身子确实需要补一补了,可她住在这种地方,每月也没多少月银,份例还要被苛扣,能吃喝上鲜鱼汤已经不错了,如何补的起来?

“小姐,先把药喝了吧?”清娟将重新热好的药端来。

乔芷婳只是伸出手朝着鼻子煽动了两下,便知道药里面的成分了。她说:“问不喝,拿去倒了吧。”

清娟愕然,“这......小姐,您身子弱,好不容易得来的药......”

“小姐让你倒了便倒了就是。”秦奶娘打断清娟。

清娟只能将药端出去倒掉,可惜了这么好的药了。

乔芷婳对药物的成分一闻便知,那药确实没什么问题,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药,喝下去自然也死不了人。如今她这副身子除了弱了一点,并没有什么大碍,犯不着喝这些。同时也显现出开药的大夫并没有尽心尽职,拿着银子敷衍了事罢了。

乔芷婳喝了鲜鱼汤,愁着以后的路怎么走,秦奶娘以为她在担心今日打了二小姐的事情,便说道:“小姐别担心,以后对自己好一点,老身怕是不能再伺候小姐了。”

闻言乔芷婳抬起眸子,听着有些迷糊,莫非奶娘不想继续跟着自己了?她正想着,便听另外一道声音说:“嬷嬷,要不明日让奴婢去承担罪名吧,尽管把责任都推卸到奴婢身上,是奴婢动的手,和小姐、嬷嬷无关。”

秦奶娘嗤笑,“自以为的傻丫头,你以为你去顶罪二夫人就能放过你?你一个小丫头她会相信?太天真了。小姐,这事情还是让老身去,为了小姐拼了老身这条贱命也值得。至于你这小蹄子,以后就好好伺候小姐,别再让人欺负了去。”

清娟哽咽,“是,奴婢定会好好护着小姐。”

乔芷婳听着两人将自己交付给对方,甚是无语。她一言不发的抚摸了额头,眉梢动弹一下,语气淡然,“从现在开始,你们不用再担心我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和你们,不会再让你们跟着我吃苦了。”

秦奶娘和清娟诧异的看着她,两人又互相看看,心里都想着今日的小姐和往昔的小姐大有不同。以往小姐说话的语气唯唯诺诺的,即便是二小姐上门欺负,也只会忍声吞气,绝不会像今日那般,掐着二小姐的脖子警告。

“怎么?不相信我?”

两人齐齐摇头,秦奶娘含笑拉着她手,“老身只想小姐平安就好。”

“奴婢也是。”

“好,以后咱们三人就相依为命了。”乔芷婳拉着她们的手,承诺道:“以后只要有我乔芷婳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让你们跟着我挨饿。”

秦奶娘轻笑一声,还是觉得小姐年纪小太天真了,只要她还在丞相府住着,就一定会成为一些人眼中钉肉中刺,她知道自家小姐并非一无是处。她的主子都不是一般人,她家小姐也绝对不是。

乔芷婳光喝了点鲜鱼汤怎么能扛得住这漫长的夜晚?她询问道:“家里还有什么好吃的吗?”

清娟嘟嘴说:“只有萝卜白菜,再好一点的东西就是鸡蛋了。”

“那鱼是怎么来的?”

“是嬷嬷偷来的。”

乔芷婳身子往前倾了倾,愕然道:“偷?”

“后勤那些人都是大夫人的人,平日送来的东西都是蔫了吧唧的,鸡鸭鱼肉更是少之又少。如今天气又热,放一晚上就馊掉了。”

清娟越说越气愤,“不瞒小姐,好几次他们送来的肉都是坏的,生了虫。嬷嬷气不过,便偷偷去了厨房偷了好几次新鲜的猪肉回来,炼成了油放在了油罐子里,要不然咱们的伙食哪有什么油水。”

“好了,别说了,只要小姐安康,老身做什么都愿意。”秦奶娘含笑起身道:“小姐稍等片刻,我去给小姐蒸蛋羹吃。”

原来她们的日子居然过的这么苦了,难道庶出的就不是人?

乔芷婳沉思一瞬,掀开单薄的被褥要下床,却被清娟给拦住,“小姐您要什么,奴婢给您拿来便是。”

“有米饭吗?”

“啊?有有。”

“帮我烧火,我去炒个蛋炒饭吃。”乔芷婳才不想吃什么大鱼大肉,这个时候来个蛋炒饭填饱肚子才有力气和那些豺狼抗衡。

她要让那些人知道,她以后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