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精品

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精品

舒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由网络作家“舒曼”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慕深温舒曼,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一家人,说什么帮不帮的话,等我出院时,你来接我再说吧。”周奕辰是继父的儿子,是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虽然那个继父禽兽不如,但这个哥哥却是个十足的暖男。这些年若不是周奕辰把她当亲妹妹疼爱呵护,甚至挣钱供她读书,她跟外婆的日子会更加艰辛。何况,如今外婆的命都是周奕辰救的。这份恩情,她永远记得,拿这些钱帮......

主角:秦慕深温舒曼   更新:2024-04-24 19: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慕深温舒曼的现代都市小说《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精品》,由网络作家“舒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由网络作家“舒曼”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慕深温舒曼,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一家人,说什么帮不帮的话,等我出院时,你来接我再说吧。”周奕辰是继父的儿子,是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虽然那个继父禽兽不如,但这个哥哥却是个十足的暖男。这些年若不是周奕辰把她当亲妹妹疼爱呵护,甚至挣钱供她读书,她跟外婆的日子会更加艰辛。何况,如今外婆的命都是周奕辰救的。这份恩情,她永远记得,拿这些钱帮......

《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精品》精彩片段


豪华病房里,温舒曼睡了一觉醒来,外面已经暮色四合。

丰盛的晚餐送来了,她坐起身正准备吃饭,手机响起。

看着来电显示,她淡淡恬静的脸庞露出几分神采,连忙接通:“哥。”

“曼曼,你这两天怎么没消息,是不是生了?”电话那头,周奕辰关心问道。

温舒曼落下眼睫,软软回道:“嗯,前天半夜入院,昨晚生的。”

“你怎么样?还好吧?”

“还行……”

“什么时候出院,我去接你回来。”

温舒曼想了想,“大概后天吧,等我确定了再告诉你。”

“好。”男人应了,迟疑了几秒又开口,“那个人承诺给你的报酬,都兑现了吧?”

“兑现了。我给外婆那边存了足够的费用,剩下的都在卡里。怎么,是公司又需要资金周转吗?”

“没有。”说到公司,周奕辰的语气多了几丝兴奋,“之前你给我的那笔钱,已经让公司扭亏为盈了,这几个月业绩不错,外面的债务也全部还清了。”

“曼曼,我打算把公司迁到云城来,老家这边市场太小,影响公司发展。”

这话让温舒曼愣了下,抬起头说:“你的意思是,我们以后就在云城定居了?”

“是啊,大城市不好吗?”

“好是好,可就是——”

可就是,她原本想生完孩子就离开云城的,以后也不会再跟秦慕深见面,若留下定居……

周奕辰对她太了解了,温和地问:“你是不是怕留在省城,会跟那人有交集?不会的,省城两千多万人口,人家上流社会的,哪会跟我们这种人打交道。只要不刻意去找,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

“嗯……”温舒曼柔柔地应了声,不知为何,想到能继续留在这里,她心里反而踏实放松了些,“也好,以你的能力,公司肯定会发展壮大的,迁到云城的确更合适。”

“你支持就好。”周奕辰高兴起来,“那……迁公司的话,还需要一些费用,现在账面上的流动资金不够,可能……还需要你帮忙。”

“一家人,说什么帮不帮的话,等我出院时,你来接我再说吧。”

周奕辰是继父的儿子,是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

虽然那个继父禽兽不如,但这个哥哥却是个十足的暖男。

这些年若不是周奕辰把她当亲妹妹疼爱呵护,甚至挣钱供她读书,她跟外婆的日子会更加艰辛。

何况,如今外婆的命都是周奕辰救的。

这份恩情,她永远记得,拿这些钱帮他创业又算什么。

“好!”周奕辰的语气充满期待,“那等我们见面再谈!不过要先告诉你,公司迁到省城,你做老板,我只是给你打工的。”

温舒曼笑着说:“不用吧,我对当老板不感兴趣。”

“要的。如果不是你,公司早就没了,你该是老板。”

“行吧,都等见面再说。”

挂了电话,温舒曼长长叹了口气。

这一年,就像是做梦一样。

如今梦醒了,她又要回归原本的生活。

只是,千辛万苦生下的两个宝宝,她能割舍的下吗?

一想到宝宝,她隐约觉得胸口沉甸甸地不舒服,抬手摸了摸,很明显涨奶了。

没想到她的条件这么好,才刚下奶,就这么充沛。

她筹划着今晚偷偷去看宝宝,最好能亲自喂宝宝吃奶,所以没有用吸奶器将奶吸出。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十点多,她听着外面安安静静了,这才轻手轻脚地下床,溜出病房。


周奕辰要把自己的外贸公司迁到首府云城来,已经开始着手。

所以,他也在市区租了房子。

温舒曼挺喜欢那两室一厅的,虽然是租的,但想着暂时属于自己,心里还是轻松惬意。

周奕辰住在同小区的隔壁楼,跟公司另两个合伙人一起住。

心底里,他其实更想和温舒曼同居,但还不到时机开口,只能先压着心中爱意。

这一夜,温舒曼睡得不踏实。

梦境不断,一会儿是孩子哭,一会儿是身体痛,一会儿又觉得胸口压得喘不过气。

等她猛然惊醒,才发现胸部又淤堵了。

于是赶紧爬起来,用吸奶器工作。

她把奶水装进专用的储奶袋,放进冰箱里,想着等白天冯潜再来催她签离婚协议时,交给他带回去。

疲惫地挤着奶时,她想到孩子们不肯喝奶粉,也不知这一夜怎么度过,肯定又要哭得撕心裂肺。

想着想着,眼眶便忍不住泛红,觉得自己太狠心了,简直枉为人母。

一早,她还睡着时,客厅里传来声响。

她一惊地醒来,扬声:“奕辰哥,是你吗?”

周奕辰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是我,我给你送早餐,你还需要什么东西吗?我去超市一趟,帮你带回来。”

温舒曼确实需要一些产后用品,但她不好意思说,便只是道:“不用了,东西都有。”

她的睡衣因为淌奶又染湿了,很尴尬,不便出门。

于是,窝在房间等听到外面传来关门声,她才小心翼翼地挪下床。

生完孩子,得坐月子。

所以这一个月,她都得窝在家里度过,好在网上购物方便,也能直接送上门,让她少去很多尴尬。

等换了衣服出来,她慢吞吞地吃着早餐,正想着要不要主动跟秦慕深联系,让他派人来取母乳,手机便铃铃响起。

而且,正好是他!

眼眸盯着手机屏幕愣了会儿,她吞咽了下,不自觉地紧张,又有点莫名地雀跃,而后才拿起手机:“喂……”

那边,秦慕深淡漠低沉的嗓音不带丝毫起伏:“温舒曼,你什么时候来把你的东西搬走?”

东西搬走?

她一愣,这才想起自己所有物品都遗留在那处别墅里。

而他们马上就要离婚了,于情于理的确应该把东西清理干净。

“那个……你现在住在那边?”她的意思是说——你这么多住处,干嘛非选这栋别墅。

谁知男人反问:“我不能住这里?”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连忙否认,隔着话筒,耳朵跟脸颊都开始泛红燥热,莫名地紧张。

“那个……我现在坐月子,不方便出门,如果那些东西很影响你,麻烦你让人帮忙收拾下,我给你个地址,你帮我快递过来可以吗?”

她其实很想有骨气地说,你要是嫌占地方,就直接扔了吧。

可细细一想,她手里虽有钱,但也不能这样挥霍。

那些物品都还用得上,扔了太可惜,尤其是她考CPA的那些资料和笔记,更是无价之宝,丢了她要心疼死。

可秦慕深再次不友好地怼回来:“你这是把我当佣人使唤?还帮你收拾东西,帮你寄过去。”

“我……”她更急,正要解释不是这意思,忽闻那边传来急促的婴儿啼哭,一声高过一声。

这声音就像开启痛苦和焦虑的开关一样,瞬间撕开温舒曼的心。

“宝宝怎么了?我听到宝宝哭了,他们是不是饿了?有没有给他们喂奶啊?”

“关你什么事?”


那一晚的事,这几天温舒曼回忆了不下十遍,至今仍觉得不敢置信。

她也一直在思考,今后如何跟周奕辰相处。

原本他们是一家人,是兄妹,即便偶尔有点小矛盾也都不过夜的。

可那晚周奕辰深情表白,还把她的心思也说穿了——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他们连家人和兄妹都没得做了。

“这件事说来复杂,等有空我再跟你好好说吧。”

闺蜜应道;“好。那你还打算在外面住多久?我怕周奕辰再找不到你,真会发疯。”

“我等会儿跟他报个平安。”

“嗯,行。我还在上班,忙着呢,等晚上回去再跟你聊。”

“好,拜拜。”

挂了语音,温舒曼又回到周奕辰的微信界面。

思来想去,编辑了一句话。

【奕辰哥,我很好,不用担心。】

消息一发出去,没过两秒,屏幕传来语音请求。

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她握着手机,那种既紧张又想逃避的情绪再次扑面而来。

可她知道,这躲不掉的,早晚都要面对。

于是,深吸几口气之后,温舒曼还是接通了语音请求。

“喂……”

“曼曼,你在哪儿?现在怎么样?你知道这几天我找你找的……曼曼,对不起,那晚是我糊涂,我喝醉了酒,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太混账了!”

周奕辰激动地忏愧、道歉,把过错推到醉酒上,一股脑地自我批判了一番。

“我知道我伤害了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真的后悔死了,恨不得拿刀杀了自己!曼曼,我不求你原谅我,只请你不要躲着我,给我弥补的机会,曼曼……”

温舒曼恍恍惚惚地握着手机,有那么一阵,根本听不进周奕辰的忏愧和道歉。

“曼曼,你说话啊曼曼……你哪怕骂我,回来打我,拿刀砍我,你别躲起来不理我……我这几天都要难受死了……”

周奕辰真的哭了起来。

温舒曼想安慰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那边换了个人说话:“温舒曼,是你吗?我是林逸阳。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奕辰这几天找你差点命都没了!”

女人心里骤然一紧,忙询问道:“奕辰哥出什么事了?”

林逸阳激动地说:“他到处找你,饭都不吃,又说自己犯浑伤害了你,发神经拿匕首划自己胳膊,结果偏了方向,差点把腕部动脉切了!要不是振华发现及时,他现在都化成灰了!”

“什么?”温舒曼听了这话,身体一阵冰寒。

周奕辰以前读书时,压力太大,就曾做过这种糊涂事。

她无意发现后,吓得大哭。

周奕辰跟她保证过,说以后再也不会伤害自己,再也不会让她担心了。

怎么现在又……

语音那边,周奕辰跟林逸阳吵起来,显然是怪好友不应该说出这事。

温舒曼心情很乱,忍不住拔高声音:“奕辰哥,你要是再这样做,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你!”

吼完这话,她气愤地挂断了语音。

任凭那边如何重新请求,她都不再接起。

过了会儿,周奕辰又发文字消息过来。

【曼曼,奕辰哥错了,奕辰哥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曼曼,你什么时候回来?奕辰哥去接你好不好?】

她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才抬手抹掉眼泪,回复:我伤还没好,等过两天能走路了自己回去。

小说《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温文尔雅的萧院长认真思忖了番,很严肃地道:“这么说,她不能住在外面了。男人酒品不好,人品也好不到哪里去,她这人身安全都有影响了。”

他铺垫了一堆,就为了引出后面的话,“你等会儿直接带她回月半湾呗,给孩子喂奶也方便了。”

秦慕深没说话,脸色淡淡,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温舒曼处理了额头的伤,贴了纱布胶带,还沁出丝丝血迹。

至于她腿不能走,医生出来解释:“没有摔着腿,是产后撕裂伤还没长好,又裂开了,需要重新缝针。而且刚才产科医生检查,说她恢复得不好,得注意点,否则一系列产后并发症,会延续很久无法治愈。”

女人生育带来的摧残,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有多痛苦。

若产后恢复不好,会在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都饱受各种尴尬痛苦的折磨。

萧景轩是医生,一听这话就懂。

可秦慕深一个钢铁大直男,大冰块,哪里明白这些。

医生转身去忙了,他一脸困惑地转头:“撕裂伤是什么?”

“……”萧景轩盯着他,一副看白痴的眼神。

两人对视几秒,萧院长突然一把拽住他,“来,我给你科普科普。”

都当爹的大男人了,连这些最基本的医学常识都不懂,怎能指望他怜香惜玉疼老婆?

他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秦先生冷着脸,“不需要。”

“来嘛,别不好意思,一把年纪了,当文盲可不行。”萧院长非拽着他拉走。

“萧景轩!你……你他妈别拉拉扯扯的,松手……”

尽管秦先生很抗拒,可萧院长还是把他拉到了办公室,用医学教具给他生动形象地“演绎”了女人生育的全过程,以及什么叫做“侧切”以及“撕裂”。

秦先生那个复杂深沉难辨的脸色,在心里飙了一万句“老子谢谢你”。

“别人生一个都这么不容易了,她是一次生两个,痛苦加倍。这种痛放到男人身上,你都未必能承受,以后可得对人家好点!”萧景轩抓住一切机会说教,势必把好友培养成好丈夫。

秦慕深脸色沉沉,面上无动于衷,可没人知道他心底掀起了多少涟漪。

那么个娇娇柔柔的年轻姑娘,居然能承受这样抽皮扒筋碎骨般的非人折磨,的确难以置信。

可转念一想,她做这些都是为了钱,是她自愿的,又不是被人逼迫的。

所以,秦先生的怜悯心软只持续了几秒钟,便冷冷丢了句:“关我屁事。”转身离开。

萧景轩:“……”

————

“温小姐,伤口都处理好了。”护士小姐忙碌完,收拾着医疗器械,温和地提醒了句。

温舒曼摸了摸额头,还有些疼,但那点疼远不及双腿间的刺痛。

护士小姐扶着她轻轻坐起身,将一张卡片递给她:“温小姐,这是产后康复治疗卡,针对你的情况,先开了两个疗程的,后续若是恢复不理想,可以再续。”

温舒曼一听连连摇头:“不不不,不用了。”

“你拿着吧,萧院长吩咐的。”

护士硬是将卡塞到她手里,怕她不懂这些,又强调了一遍,“女人产后康复很重要的,否则到时候松弛不但影响夫妻关系,还会影响身体健康,比如炎症、疼痛、漏尿等等,很麻烦的。你等产后42天回来做检查,就可以开始康复治疗了,到时候康复科的同事也会提前联系你预约。”

女人产后的那些事,她有所耳闻。

刚才医生给她检查,的确说她恢复不好,都有些脱垂了。

她听着有些害怕,只好接过卡片,“那费用……”

“别担心,这些都是萧院长处理的。”

温舒曼心里,对那位穿着大白褂斯斯文文的萧院长,好感倍增。

这边刚交代完,另一边,秦慕深已经回来了。

小说《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