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

全本小说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

舒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由网络作家“舒曼”近期更新完结,主角秦慕深温舒曼,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哭声,温舒曼收拾着乱七八糟的心情,急忙走过去。月嫂刚把孩子递到秦慕深怀里,见她过来,又建议道:“估计还是饿了,让温小姐再喂点奶吧。”男人抱着女儿,眉心紧蹙,一脸心疼,见温舒曼杵在面前,心里莫名地一股火。若不是女儿现在需要她,他真想把这么笨的蠢女人赶出去!人家都有新欢了,她还在中间掺和什么?自尊心哪里去了?就卑微到这个地......

主角:秦慕深温舒曼   更新:2024-04-24 19: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慕深温舒曼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由网络作家“舒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由网络作家“舒曼”近期更新完结,主角秦慕深温舒曼,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哭声,温舒曼收拾着乱七八糟的心情,急忙走过去。月嫂刚把孩子递到秦慕深怀里,见她过来,又建议道:“估计还是饿了,让温小姐再喂点奶吧。”男人抱着女儿,眉心紧蹙,一脸心疼,见温舒曼杵在面前,心里莫名地一股火。若不是女儿现在需要她,他真想把这么笨的蠢女人赶出去!人家都有新欢了,她还在中间掺和什么?自尊心哪里去了?就卑微到这个地......

《全本小说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精彩片段


周奕辰心里仿佛揣着一个炸药包,随时都要爆炸,可看着曼曼压抑不悦的脸色,他还是强行忍着。


“最多给你两天时间,我来接你回去。”他咬牙切齿地丢下这句,气冲冲地转身离开。

病房门被拍得震天响,跟在他身后的夏甜甜,吓得一哆嗦,拉开门快步追上去。

刚换好衣服的妹妹突然大哭,不知是不是被吓得。

秦慕深面色阴沉,修长双腿迈着凌厉的步伐,三两步走到病床边。

“又吐奶了?”他看到换下的婴儿衣服,低声问道。

月嫂解释:“我跟温小姐刚给孩子喂药,吐了。”

妹妹穿好衣服,被抱起来,可还是嚎啕大哭。

听到宝宝的哭声,温舒曼收拾着乱七八糟的心情,急忙走过去。

月嫂刚把孩子递到秦慕深怀里,见她过来,又建议道:“估计还是饿了,让温小姐再喂点奶吧。”

男人抱着女儿,眉心紧蹙,一脸心疼,见温舒曼杵在面前,心里莫名地一股火。

若不是女儿现在需要她,他真想把这么笨的蠢女人赶出去!

人家都有新欢了,她还在中间掺和什么?

自尊心哪里去了?就卑微到这个地步?

温舒曼看着女儿痛哭,心缩成一团,知道男人这会儿生气,她怯怯地看了眼,伸手过去:“给我吧,我喂奶。”

秦慕深实在火大,张口怼了句:“真怕你把我女儿都喂傻了!”

如同当头一棒,温舒曼也瞬间火起,“你什么意思?”

嫌弃她可以不要她来!

而不是把她叫来了,又各种侮辱嘲讽。

“什么意思?被人打了都不长记性,人家带着新欢来撩你,你还巴巴地受着——你离了他就活不了了?”

温舒曼一愣,皱眉:“什么新欢?”

“你不但傻还眼睛瞎?”那么个大活人看不见!

“你说甜甜?”女人恍然大悟,“那……那个女生叫夏甜甜,是我闺蜜。”

秦慕深愣住,皱眉怀疑,连怀里女儿的哭声都自动过滤了,“前几天你还无处可去被我收留,现在就有闺蜜了?”

“不是……”知道男人误会了,温舒曼突然松了口气,连忙解释道,“我之前也跟你说过的,我有个闺蜜在外地,昨天她跟男友吵架分手,连夜来了云城,我早上才知道的,所以我上午赶紧回去,就是接她。”

话音落下,男人失去反应,俊脸神色复杂。

温舒曼想起早上的事,又说:“早上我下车时,你说什么新欢,我就想解释,可你根本不给我机会。”

明白自己闹了个乌龙,秦总的脸色更加僵硬别扭:“你没必要跟我解释,我对你的破事不感兴趣。”

温舒曼:“……”

“给孩子喂奶。”他沉着脸,将哭累抽泣的女儿塞进她怀里,转身就走。

温舒曼盯着他气冲冲的背影,再次皱眉。

这人确定脑子没问题?

他为什么不去神经科看看?

甩门出去的秦慕深,气冲冲走了好远才慢下步伐。

这会儿他不是气温舒曼了,而是气自己。

人家蠢不蠢,跟谁在一起,与他有半毛钱关系?

真是吃饱了撑的!

走到电梯前,按了按键。

轿厢门打开,他正要进去,迎面出来萧景轩。

“慕深?”萧院长见他一脸火大,急忙叫住。

秦慕深看到他,火气有了发泄之处,劈头就嘲:“你堂堂一个院长,成天那么闲?有事没事跑来做什么?”



温舒曼听着这话,又想到那天医院里秦慕深对她说“你还是可怜可怜你自己吧”——脸上顿时一阵刺辣辣的自卑感。

真是可笑。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可怜虫,却在怜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

可她就是放不下,怎么办呢。

秦慕深看着他们俩,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而后淡淡开口:“能用钱解决的事,我不想欠着人情。既然你答应了,那我等会儿让人送协议过来。”

周奕辰突然回头吼道:“不答应!你做梦!滚!”

他越怒,秦慕深反倒越淡定,甚至英俊的脸庞还露出优雅笑意:“周先生,你的外贸公司还没开起来吧?想在云城闯一片天地,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

他说的是实话,因为创业本就不易,何况周奕辰要人脉没人脉,要资金没资金。

可这话在周奕辰跟温舒曼听来,却是妥妥的威胁。

“秦先生,我答应的事不会反悔,你可以走了。”温舒曼冷眉冷目,连看他一眼都没有,淡淡地下逐客令。

秦慕深缓缓点了点头,“行。”

他应了句,高挑修长的大长腿缓缓迈动,经过女人面前时,又停住了脚步。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一张支票递过来,深邃的眼眸淡淡瞥向她,薄唇轻启:“为表诚意,这个酬劳我先支付。”

温舒曼盯着他指间的支票,面色更冷,“我说了不需要。”

可周奕辰上前,一把拽走支票。

“奕辰哥!”

秦慕深笑意加深,抬手在脸色愠怒的周奕辰肩上拍了拍,“还是周先生聪明。”

他迈着步子潇洒而去。

温舒曼瞪着男人的背影,等他离开后才回头看向周奕辰,伸手就去抢那张支票。

可周奕辰避开了。

“你干什么!”温舒曼也有些火,语气很不好,“你知道收了这钱意味着什么吗?我不想再卖自己一次!”

周奕辰却看着她,“这只是你的工作而已,你们之间如果只谈钱,才是安全的。”

温舒曼嘴巴抖动,气到说不出话来。

“何况,这点钱对他来说连九牛一毛都不算,你以为你不要就是有骨气了?曼曼,钱是这世上最好的东西,想想我们三餐不济的窘迫,想想我们睡大街睡桥洞的凄惨,想想外婆躺在病床上命悬一线的危急——你干嘛要跟钱过不去?”

周奕辰的话,成功地让她回忆起那些穷到毫无尊严的苦日子。

一时间,没了话说。

周奕辰走上前,抬手,握住她的肩膀,起初力道很轻,淡淡地双手用力加重。

他心情极度难受,忍了又忍,才松了一口气,握着女人肩膀的手也缓缓松了些,“曼曼……我尊重你的决定,但你一定要答应我,千万千万要跟那个男人保持距离,听到没?”

温舒曼红着眼眶,低垂着视线,没有看向她的奕辰哥,冰冷自嘲地道:“你想多了,他根本看不上我,我就算主动投怀送抱,人家也会嫌我身上的穷酸味儿。”

周奕辰听她这么说,点了点头,“行……你回房躺着休息吧,我把早餐再热一热。”

“不用,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去忙吧。”

“曼曼……”

温舒曼没有吱声,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周奕辰皱着眉,无奈、痛苦又纠结地看着她的背影,手里的支票都被攥变形。


翌日一早,周奕辰来敲门。


夏甜甜已经起床,开门见是他,没好意思阻拦。

周奕辰提着早餐进来,看了一圈客厅问:“曼曼还没起?”

“没吧。”夏甜甜回了句,想着昨天发生的事,问道,“听说,你跟舒曼求婚了?”

周奕辰脸色一怔,静默了下才点头:“她跟你说了?”

“嗯,她很苦恼。周学长,恕我直言,你们之间已经错过了。”夏甜甜想着有些话闺蜜自己说不出口,不如她代劳,若能劝得周奕辰放手,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可她显然把周奕辰想得太简单了。

“错过?”男人转头看她,语气有些冲,“是曼曼跟你说,我跟她错过了?”

“没,不过这是明摆着的?她若是想跟你在一起,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夏甜甜,感情这回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除了当事人,没人真正了解。你跟王异哲在一起才四年多,分手就闹得肝肠寸断。我跟曼曼青梅竹马,相依为命长大,你就让我这么轻易放她走?”

周奕辰一番话咄咄逼人,弄得夏甜甜突然很尴尬,脸色都挂不住。

正静默间,温舒曼开门出来了。

她走到客厅,看着男人直接说:“奕辰哥,甜甜说得对,我们的确错过了。”

周奕辰闻声回头,看着心心念念的女人,愠怒的脸色瞬间转为痛苦。

“曼曼,我们之间不存在错过,我们的感情没人能比,也没人能拆散,我们一辈子都会在一起。”他向温舒曼走来,伸手要握住她的手臂。

温舒曼退后了步,避开他:“奕辰哥,没人要拆散我们,是那些经历把我们的感情撕裂了,无法愈合。”

“曼曼——”

周奕辰正要继续游说,客厅门又传来敲响声。

夏甜甜一愣,眼神有些紧张地漂移:“舒曼,是不是……来拿奶的?”

温舒曼也觉得是,于是转身去冰箱取了昨夜辛苦挤出的四袋奶。

谁知还没走到客厅门口,忽听闺蜜惊讶的低呼声:“王异哲?!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王异哲冷笑了声,“自然是跟着你找来的。”

“你——”夏甜甜气得说不出话来。

温舒曼走到门口,看着王异哲,微微皱眉。

王异哲往前迈了步,一手拨开夏甜甜,看向温舒曼哂笑:“哟,这不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嘛,听说傍了大款,天价给人生孩子去了,这都生完了?”

这话一出,夏甜甜几乎要爆!

“王异哲!”她大吼了声,紧张的眼神都不敢看向闺蜜。

当初他们感情好,闺蜜这些事,她自然也没隐瞒,都告诉男友了。

谁能想到这么快分手,而且撕破脸闹得如此难看,更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当着闺蜜的面这样嘲讽!

夏甜甜愧疚极了,转身走向闺蜜道歉:“对不起舒曼,我……”

温舒曼手里还提着几袋母乳,一听这话,顿时被羞辱得面红耳赤,耳边嗡嗡作响。

周奕辰最先反应过来,他三两步冲过去,拦住王异哲:“这不欢迎你,出去!”

“周奕辰,你急什么?”王异哲看向他,得意地笑了,“是不是我的话戳中你,让你丢脸了?”

“你闭嘴!”

王异哲继续冷嘲热讽:“看看,恼羞成怒了!哈哈哈,听说你靠着心上人卖身的钱,开公司混得风生水起呢!说实话老子真佩服你,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话音未落,周奕辰脸色一凛,挥手就是一拳!



“有一个……但,不在云城。”她有个好闺蜜,毕业后追随男友去了南方,两人平时都是微信联系的。

车子正好在红灯前停住,秦慕深回头打量她,“手机、证件,都没带?”

“没……”

“……”

气氛僵滞到极点,聊不下去了。

秦慕深皱了皱眉,脸色冷得叫人胆寒。

等红灯变绿,他一脚油门加快速度,迈巴赫朝着月半湾别墅而去。

温舒曼是过了会儿才认出路来的,惊讶地看向他:“你……你要带我回别墅?”

“那不然呢?丢你在大街上?”

“……”她不敢吱声,心里五味杂陈。

既有点庆幸、高兴,因为不用回去面对周奕辰,又可以见到宝宝们。

可又有点紧张、不安,毕竟那是他的住处。

以他们目前的尴尬关系,她住进去是很不妥的,人格上都要低人一等。

快到家时,秦慕深手机响起。

温舒曼看着车载屏幕,是别墅的号码。

男人腾出一手直接点了大屏幕,秦婶的声音和宝宝的哭声一起在车厢回荡,“少爷,您还在加班吗?母乳喝完了,哥哥醒来闹着呢。”

“回来了,十分钟就到。”

“那……去找小曼拿了母乳么?”

“嗯。”

男人应了句,挂断电话。

温舒曼这才明白,原来他是加班回家的路上,顺道去她那里拿母乳。

她刚才还想,以这人嫌弃自己的态度,怎么会大半夜地亲自去找她……

————

别墅里,秦婶刚打完电话,月嫂抱着妹妹也出来了。

“别急别急,爸爸回来了,给你们带了母乳哈,很快就到了。”秦婶接过妹妹,温柔地哄。

没过几分钟,庭院里传来汽车声响。

秦婶抱着孩子去客厅,看到男主人空着手进门,脸色一惊:“少爷,奶呢?”

“温小姐在车上,你们去扶一下。”秦慕深一边上楼一边解着衬衣纽扣,简单交待了句。

秦婶愣了秒,突然明白过来,惊喜不已:“少爷你把温小姐接来了?”

下一秒,她又紧张地问:“少爷你怎么了?衣服上怎么有血迹?”

秦慕深没回答,人已经进了房间洗漱。

月嫂出去,见温舒曼正从副驾上慢吞吞地挪下来,额头有伤贴着纱布,忙上前去搀扶:“温小姐这是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摔了跤。”她微笑着解释,不想多言。

秦婶看到她,也大吃一惊,“这怎么回事啊?哎呀,我就说了,你不能一个人住着,女人生完孩子身体虚弱,得有人照顾着,看看你这……”

秦婶以为她是身体虚弱,不小心摔倒造成的,心疼地埋怨。

温舒曼听着妹妹的哭声,心都缩成一团,安抚了秦婶后,接过妹妹在沙发坐下。

客厅里都是女眷,她正好穿着睡衣,便顾不得许多,掀开衣襟就喂妹妹吃奶。

小丫头一嗅到妈妈的味道,立刻安静了,“咕咚咕咚”大口喝奶。

前两天,秦婶还带着宝宝们去过她那儿,这才隔了两日而已,瞧着模样又有了变化。

黄疸又褪去了些,小脸儿明显圆润了,连眉形都长得清秀明朗了,眼睫毛更是又黑又密,模样出落得越发好看了。

她低头看着女儿满足喝奶的模样,这一晚上的惊魂未定总算得到了安抚。

秦婶在客厅站了会儿,突然想起什么,忙上楼去收拾。

秦慕深洗完澡出来,见秦婶正抱着被子,墨眉微拧:“大半夜的折腾什么?”

秦婶解释:“小曼得注意保暖,少爷你这一床薄被不行。”

“谁跟你说她睡这儿?”男人脸色顿时一沉。

秦婶愣住,“那……睡哪里?”

“家里那么多房,没得睡?”

“家里五间房,就剩地下室那一间了,还没收拾,再说女人坐月子不能受潮受寒,怎么能睡地下室?”秦婶说得理所当然。

“……”秦慕深难得被怼到哑口无言。

小说《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