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热门作品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热门作品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作者“周大白”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不想帮吗,本来就没人指望你!”“二小姐,你别置气了,少夫人是特意来看你的。”万嬷嬷温声哄着,“你要是受了气,她铁定是不会不管。”“得了吧!就她那样,先管好自己的家吧!”陆含宜冷嘲热讽的看着陆令筠,“你在侯府没少受气吧!那个姓邢的贱人是不是把你气得半死?听说你还抬了个姨娘,陆令筠,你真是窝囊!”陆令筠:“......”万嬷嬷继续道,“二......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6-17 23: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热门作品》,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作者“周大白”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不想帮吗,本来就没人指望你!”“二小姐,你别置气了,少夫人是特意来看你的。”万嬷嬷温声哄着,“你要是受了气,她铁定是不会不管。”“得了吧!就她那样,先管好自己的家吧!”陆含宜冷嘲热讽的看着陆令筠,“你在侯府没少受气吧!那个姓邢的贱人是不是把你气得半死?听说你还抬了个姨娘,陆令筠,你真是窝囊!”陆令筠:“......”万嬷嬷继续道,“二......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热门作品》精彩片段

马甲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周大白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目前已写142182字,小说最新章节第69章 陆令筠的战利品,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更完了好心人赞我一下就代表踢我了,好看是好看,但不想等更,记得踢踢我嗷~提前谢过

太太啊 你努力一点 你不努力我看什么😭

真的很希望男主最后爱上女主

热门章节

第4章 大婚

第5章 攻略秦氏

第6章 帮陆令筠出头

第7章 御下

第8章 初见邢代容

作品试读


韦氏带着她的人离开陆含宜的屋子。

一直到她走,陆含宜都没挪半下。

而万嬷嬷在韦氏走了之后,无比关切的迎上去,“二小姐,你在这儿是不是受委屈了?”

“知道你还问。”

“老奴就瞧出那个韦氏不是好相与的,你在太太院里娇惯着长大,哪能是她对手!定受了她不少气!”万嬷嬷一脸心疼。

毕竟她是柳氏屋里的老人,看着陆含宜长大,是真的疼爱她。

陆含宜看她这么讲,更是火气蹭蹭冒,“那你们刚刚还笑嘻嘻跟她说什么,亏你们还是我娘家人,来一趟不给我出气。”

“二小姐放心,我们这次绝对要给你做主!对吧,少夫人。”万嬷嬷扭头道。

一转头便见陆令筠坐在凳子上,喝着茶淡然的看着她们俩。

“万嬷嬷还真是主仆情深,护主心切。”

万嬷嬷顿时心虚,她现在还是陆令筠的人,“少夫人,二小姐可是你同胞妹妹,我想着你肯定会替她出头,所以就替您说了。”

陆令筠淡淡笑着,“我竟不知,现在一个嬷嬷就能做主子的主了。”

“行了,”陆含宜冷哼一声,“你不就是不想帮吗,本来就没人指望你!”

“二小姐,你别置气了,少夫人是特意来看你的。”万嬷嬷温声哄着,“你要是受了气,她铁定是不会不管。”

“得了吧!就她那样,先管好自己的家吧!”陆含宜冷嘲热讽的看着陆令筠,“你在侯府没少受气吧!那个姓邢的贱人是不是把你气得半死?听说你还抬了个姨娘,陆令筠,你真是窝囊!”

陆令筠:“......”

万嬷嬷继续道,“二小姐,我们这次来就是看看你过得怎么样,你如今刚有身子,缺了少了亏了都不得,别管别的了。”

“我的事,不用你们管!”陆含宜冷笑着。

本来,她就没指望陆令筠。

她指望的可是李闻洵啊!

陆令筠看着她那傲娇笃定的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抿着茶,“看你这个样子,你应该过得不错。”

“那是当然,我跟你又不一样。”陆含宜不由眼底染上期待,顺便还抚摸上自己的肚子。

上辈子,她没有孩子。

这一世,她优秀的丈夫,完美的人生,还会有自己的子嗣,想想就让她满意。

倒是被她换走人生的陆令筠,一想到她这辈子都得不到程云朔的心,要被那讨厌的妾室压死,更不可能有自己的子嗣,陆含宜真真是暗爽不已。

也别怪她,本来陆令筠就不配拥有这些!

一切最好的东西都该是她陆含宜的!

陆令筠瞧着她小人得志的模样,“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便走了。”

“走吧走了。”陆含宜摆着手,打发她走,在陆令筠提步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喊住她,“对了,最近你小心一点吧。”

“小心什么?”

“小心那个姓邢的贱女人怀孕啊!”陆含宜一副先知先觉的模样看着她,唇角噙着一抹意味极其悠长的笑,“那贱女人差不多这个时候也会怀孕的!”

上一世,陆含宜跟邢代容斗得你死我活。

好几次在她闹腾下,秦氏也出面收拾了邢代容。

再一次斗得极狠的时候,她罚邢代容跪在雪地里,突然下体流血,事后才知道她竟然怀孕了。

也就是那一次,整个侯府都乱做一团,程云朔差点杀了她,秦氏也只是保住她的命,叫她躲起来避风头。

那一遭过后,她在侯府地位大幅度下降,待得来年邢代容养好了身子,程云朔便跟邢代容私奔了。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程云朔说完,便抱着落了水的秋菱离开这里。

只剩下邢代容呆呆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抱着人冷漠绝情离开的程云朔。

气到全身发抖。

他,他,他怎么能这么对她!

这个男人明明说好一生一世只爱她的!

当天夜里,程云朔没有回摇光阁。

宿在了秋姨娘的秋香院。

这一夜,邢代容砸了摇光阁一堆东西。

哭哭闹闹的折腾了半宿。

陆令筠知道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少夫人,昨夜世子爷留在秋姨娘那儿,不过秋姨娘用尽了手段,世子只是跟她分房睡。”春杏回来把详情告诉陆令筠。

“这是为何?”春禾在旁边疑惑,“按理说,世子爷不是跟那位决裂了吗?”

陆令筠在院子里晃着小椅子,浅浅笑着,“哪有什么决裂,是互相试探。”

“互相试探?”

“试探谁肯让步。”陆令筠笑着。

男女之间,若不是有共同敌人,一起对战,那剩下的时间便是夫妻间的一日百战。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原先程云朔事事惯着邢代容,他爱邢代容能越过规矩越过礼法,远远超过邢代容爱她,那便是邢代容压过他。

可如今二人碰到一次重大的底线试探,程云朔不想再让步了。

他想让邢代容让步。

昨夜他宿在秋姨娘那里,却不肯同她同房便是说明一切。

而那邢代容,陆令筠与她接触这几次就发现,她有着难言的傲慢,也不知道她的傲慢到底来自哪里,眼里语里,都是对所有人的鄙夷和轻视。

瞧不起所有人,目空一切。

甚至程云朔。

所以她一直逼着程云朔让步,处处迁就她。

两人在僵着较量呢。

“少夫人觉得谁会让步?”

“那还要说,肯定是那位呗!”春禾不屑,“昨夜她在摇光阁砸了半宿东西就睡去了,按她往常脾气,不得砸门去闹。”

陆令筠轻轻一笑,“不,还是程云朔。”

“为什么?”众人齐问。

为什么?

因为程云朔现在还很爱她。

永远是爱得多的人让步。

可这世上哪有一直让步的人,只叫一个人一直退让,让得多了,感情就没了。

陆令筠笑而不语,没多久小薇就跑进来回禀,“少夫人,世子又回摇光阁了。”

众人听到这里,全都看向陆令筠。

一时间所有人都觉得陆令筠简直神了,她们家少夫人真真是算无遗漏,总有种云淡风轻就把握了一切的感觉。

陆令筠看着这些目光,只是淡淡笑着。

她可没那么厉害,只是经历得多,看得多,比她们要多活一辈子呢。

“给秋姨娘送一匹料子,再送些红糖姜茶,昨天她落水,委屈她了。”陆令筠淡淡的安排。

“是。”春杏在旁边领命。

待得春杏带着东西回了秋香院,秋菱坐在院子里骂人。

“那个狐媚子到底有什么手段,把世子哄得团团转!”

“到底是青楼出来的,勾z引人的手段就是厉害!”

春杏听得这些话,笑着,“秋姨娘,不要气了,少夫人叫我给你带东西来了。”

秋菱听此,看向春杏手里的东西。

有红糖姜茶,还有一匹好料子。

“少夫人说你昨天落水受了气,委屈你了。”

秋菱立马脸色好转许多,“还是主母仁善。”

“谁说不是呢,咱们少夫人就是菩萨心肠的好人,那位在我们少夫人面前,从来都是大放厥词,少夫人从来没责罚过她。”

秋菱听后,心中更加郁结,“真是不知感恩不知天高地厚的狐媚子,仗着有几分宠爱得罪这个得罪那个,看我怎么收拾她!”

春杏看着秋菱,抿嘴轻笑,“秋姨娘还有什么办法?”

秋菱认认真真的想了想,“对了!世子最爱吃我做的桂花糕,如今正好桂花开了,我们给世子做桂花糕!”

春杏眼睛一亮,“好!”

话说程云朔回了摇光阁,他已然是给了一个极大的台阶。

但是邢代容根本没有任何下台阶的意识。

她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

程云朔叫人送了好几趟东西去,邢代容都把饭菜给砸了。

砸的多了,程云朔也没了耐心。

“爱吃不吃。”

他心里郁闷得慌。

她做错了事,她还这么大的气性!

每次都是他哄她,再喜欢也经不住这样折腾。

他在摇光阁待到下午,实在憋得慌,离了摇光阁。

刚刚出去,就看到外面桂花树前两个女子正在打着桂花。

程云朔一看到这儿就想起小时候,他同秋菱还有院子里其他人一起打桂花。

他爱吃桂花糕,打下的桂花秋菱都会给他做糕。

程云朔这么一想,就在打桂花的人里看到了秋菱的脸。

“秋菱?”

“世子,你来得正好,我这打了许多桂花,等下就给你做桂花糕。”秋菱冲他甜甜一笑。

一下子就勾起了程云朔往日的回忆。

“你昨天落了水,伤寒还没好,要好好保重自己身体。”程云朔道。

“我哪里有那么重要,我如今能从佛堂出来,再见到世子每一眼我都珍惜。”秋菱捧着桂花,小意温柔到程云朔面前。

程云朔听到这儿,再对比家里那个只会砸盆砸碗,哄都哄不好的邢代容,顿时高下立判,想到当初为了邢代容,把秋菱赶走,他不由道,“秋菱姐姐,你别生我气。”

乘胜追击的秋菱听到这个称呼,一时红了眼睛,“我又怎么会生世子的气,只要世子心里还有我就好,我一个人,这世上能依仗的只有世子。”

当夜,程云朔又在秋香院休息。

这一下,邢代容终于慌了。

“世子又没回来!”

“是的,世子昨天在秋菱姐那儿。”

“啪!”

邢代容狠狠甩了秋葵一巴掌,“谁是你姐姐!吃里扒外的东西!到底谁是你主子!”

秋葵震惊的看着打她的邢代容,这还是当初第一次见面,拉着她手跟她讲,人人平等,她不是任何人奴隶的邢代容?

“还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去把世子给我叫回来!”邢代容气呼呼道。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令筠听到这儿,眼睛微亮。

她想到上辈子小世子能为她不惜舍弃家业父母,大胆私奔。

那小妾确实不是一般人。

只是,无所谓。

“她不犯我,我不犯她。”陆令筠淡淡一笑。

只是给程云朔多养一房金丝雀罢了,她一点不在意。

她又不是陆含宜那个傻女人,非要与小妾较高低。

她嫁过去就是为了做当家主母的,不是和她争宠的。

只要那金丝雀也摆正自己位置,她要她的,不越界,她自然不会为难她。

“好吧,”王绮罗盯着她释然了,她看向自己的侍女,“翠心,把东西拿上来。”

“什么呀?”

陆令筠抬头看去,就见翠心拎着一个沉甸甸的大妆匣上前。

王绮罗笑着打开妆匣,露出满满当当一整套头面。

一支翠玉顶簪、一对红玉蝴蝶鬓钗、一对祥云嵌珠长簪、一支金珠金挑心、一枚分心、一对蜀锦金丝鎏金嵌玉掩鬓、一对翡翠耳坠、一对翡翠手镯、一对红宝石掐丝戒指,若干对小钗啄针、花钿。

再打开下面的妆匣,暗格里,是一包金叶子和一叠银票。

足足有一千两。

“这是我娘给你的添妆。”

陆令筠见到这满满当当的东西,眼圈再度一红。

上一世,她在家备嫁,根本没时间见王绮罗,也不让人来,只在芷染那儿听说了她带了东西来,被继母柳氏撞见请进偏厅,柳氏帮她把东西送过来。

送过来了,只有一千两银票。

她竟不知,原来,还有那么多东西。

“绮罗......”

“你别感动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撞见你继母,她看我拿东西就说帮我给你,要不是你丫鬟跑过来,这东西我还不知道该不该给她呢!别告诉她们。”

陆令筠破涕为笑,“谢谢你和婶娘。”

“我娘本来就拿你当女儿看,咱们就是亲姐妹,你既想好了,我们便支持你,日后在侯府受了委屈,只管找我们。”

“嗯。”陆令筠点着头。

她心里不禁暗下决心,这一世,她除了过好自己的日子,还要护好他们。

绝不让上辈子的悲剧重演。

送别了王绮罗,陆令筠让人把王家送的东西放进箱底。

傍晚的时候,陆令筠找芷染挑出一些便宜首饰和金银到柳氏的院子。

柳氏院子最近也热闹极了。

她娘家人,陆家一些门生的家眷们轮流过来。

陆家连嫁两女,但凡关系亲近一些都会过来送些添妆。

“母亲。”

陆令筠在禀告过后,带着芷染站在屋子里。

此时柳氏屋子里还坐着一个中年妇人,陆令筠识得,是柳氏娘家嫂子。

“这就是令筠吧!这么久不见,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这一身气派真不愧是要做侯府夫人的人呐!”柳家嫂子看到陆令筠后,一脸堆笑。

旁边的柳氏听到这儿,笑着的脸有点不悦。

这门亲事本是要落在自家闺女身上,未来可是气派的侯府夫人,天晓得那丫头就非闹着要嫁李二,还一口一个她要目光长远,李二日后必然位极人臣,她要做诰命夫人。

柳氏一开始只当她昏了头,可根本架不住她日日夜夜闹,还说让她嫁侯府,她当晚就要与程世子和他小妾同归于尽。

她后面思索许久,想那程世子或许真的不是良配,更在陆含宜各种赌咒发誓李二会飞黄腾达后,才答应换亲。

要不得,这泼天的富贵是万万不能落在陆令筠身上。

今儿听到她嫂子那恭维讨好的话,心里不禁郁结。

就陆令筠,怎么配嫁侯府做夫人,压她女儿一头。

她心里不满,柳家嫂子可不管,陆令筠要是做侯府夫人,日后可是要显贵的,现在巴结一下只有好处。

“舅娘。”陆令筠乖巧道。

“真是好孩子,我从小就觉得令筠不一般,聪明又伶俐,比含宜懂事多了,萍娘,你说对吧。”

柳氏心里翻个白眼,她岔开话题,“令筠,你来作甚?”

陆令筠往后看了一眼芷染,芷染递来一个小匣子。

“今儿我得了王家妹妹送的添妆,想来分妹妹一半。”陆令筠打开妆匣,里面是一些珠翠首饰,还有些金银元宝。

金银元宝打底看着满满当当,东西又大又扎眼。

可实际也就百来两银子,首饰也都是糊弄人好看但不值钱的那种。

面上好看。

“呀,这么多呀!”柳家嫂子看着这满满当当的首饰匣子眼前一亮。

“妹妹与我同婚期,按理姐姐也该添妆,我这得了便想着分含宜一半。”陆令筠巧笑着。

“你这孩子也太懂事了!”柳家嫂子对陆令筠赞不绝口,“她们姐妹同时出嫁,按理说亲友们添妆就该一人一半,真难为她有这个心。”

她这话落下,更叫柳氏脸色难看。

这话什么意思呀!

陆令筠得了添妆能分一半给陆含宜,那陆含宜这边的不也得分陆令筠一半!

她可是个人精,陆令筠带来的东西不便宜,可细看,都是些一般货色,加起来才百来两,她家含宜得的东西哪家不是几百两上千两添!

可陆令筠这先发制人,带着东西送上门,她哪能拒绝!

“是是。”柳氏默默咬了后槽牙,她看着陆令筠,“这些都是王家送给你的?”

“自然。”陆令筠说谎一点也不脸红。

反正柳氏又不可能跑去王家问。

就像上辈子她也不可能找王绮罗核实送了什么。

她使的阴招,她今儿就还她!

柳氏问不出第二句了,东西是送的,再一般也是送的,能说啥,骂人家小气?送破烂?

骂不得,只能生咽了!

旁边柳家嫂子还帮腔,“令筠,舅母也给你备了添妆,一齐给了你母亲,等下就叫你母亲给你送过去,对吧,萍娘?”

“对对,”柳氏心里憋屈,“刚好你妹妹今儿也得了不少添妆,我本来就是要给你送去一些的,你来的刚好。”

陆令筠顺势道,“那就谢谢母亲了,芷染,你带回去都封箱底,这都是至亲们给我的压箱底,到时候还要跟母亲的嬷嬷问清楚是谁送的,一一登记好,万不能少了一样,这都是家里人的心意。”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因为邢代容,得罪了秦氏,没了半分贴补,也没法向自家老娘开口要钱。

如今这窟窿又迫在眉睫,只得叫他找来陆令筠,低头找她要钱。

真是难张口,叫他难为情啊!

陆令筠瞧着程云朔那反复难言的模样,心下只觉想笑,见磋磨得差不多,她坐到他旁边,给个台阶,“世子,都是一家人,有何不好说的。”

得了台阶的程云朔深吸一口气,将手上的账本递给陆令筠。

“你先看下。”

陆令筠从容接过来。

“这些是个什么意思?”陆令筠知道阿拉伯数字的意思,但她就要问程云朔。

程云朔如今给了账本,那么脸面就算是彻底拉下来了,哪里还能再端着,给她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讲说,“这是一二三四.......”

陆令筠在他说完之后,看着最后一页的合计数字发出长长的喟叹,“哦,原来是亏损了一千一百三十两,怎么会亏损这么多!”

这话无异于再扎程云朔和邢代容一刀。

坐在另一边的邢代容抬了下头,又垂下来,那脸上的郁结此时染上了几分羞愤的红。

亏这么多钱,她又没想到啊!

“是.......我们经营不善。”

程云朔望了邢代容一眼,担下了所有责任。

“是东街那个满京城传得纷纷扬扬的自助餐?”陆令筠再问道。

“对。”

“我记得满京城的人都说是邢姑娘开的,所以我连那里的账目都没过问过。”程云朔要包庇邢代容,陆令筠偏要挑破她。

“我一开始也是想着挣钱的!”邢代容跟河豚一样,一点就炸起来。

“噢?邢姑娘还有开店经营的本事?”陆令筠淡淡的看向她,收拾她,就是现在。

“我,我有很多挣钱的点子!”

“够了!”程云朔冷冷打断邢代容。

邢代容吃了瘪,可这次的事儿毕竟是她搞出来的,她也没得底气跟程云朔发脾气,郁闷的闭上嘴,脸上更郁结了。

陆令筠把她的表情全收眼底,她扭头看向程云朔,适时道,“世子打算如何处理?”

“从账上先支钱,把人打发走。”

陆令筠指尖敲着桌面,“支钱倒是没问题,但是从哪里挪用?如今府里上下开支都是算过的,一千多两银子势必要上报母亲那儿。”

程云朔听此,“别报给母亲,就从我每月的份例里扣。”

陆令筠听到这儿,眼底已然是得到满意答案。

程云朔一月月例一百两,一千多两亏空,刚好够扣他一年的月例。

他又没得秦氏贴补,这一年还怎么过。

这人活着啊,钱是真真重要的啊。

没有钱,哪来的风花雪月,没有钱,哪来的底气跟人说话,没有钱,贫贱夫妻百事哀。

“世子既是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办吧。”陆令筠看向安嬷嬷,“陪康管事去一趟账房,把银钱支了,赶紧把事儿了了。”

“是,少夫人!”

“是,少夫人。”

二人齐齐下去,陆令筠也随之起身,“想来是没我什么事儿了,那我就回了。”

程云朔望向离开的陆令筠,张张嘴,“令筠,麻烦你了。”

总归,今天的事儿是她帮他解决的。

还帮他瞒下来,没有上报秦氏,陆令筠做得这么体贴,程云朔怎么都得感谢她一二。

“你我一体,何来麻烦。”陆令筠淡然笑之。

说罢便带着人离开。

她离开之后,邢代容就不满的哼一声,“什么你我一体,谁跟她一体!”

程云朔这时不想同她说话,更不想理她。

这人真是不能对比,人家陆令筠温柔大气,给他解决麻烦,惹了事的邢代容还在这里拈酸吃醋。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令筠心满意足从柳氏屋里出来。

用一匣子东西换了满满一堆添妆。

她最后那句每一样都登记是特意说给外人听的。

东西在柳氏手里,说到底给多少都是她说的,可她说每一样都记下来,那就是说给那些送礼的人听的。

他们都会知道他们有东西给了陆令筠。

凭着陆令筠要嫁进侯府,日后是侯府夫人,谁都想跟她这落点心意。

这样,柳氏送来的东西,就算不能做到对半平分,也足够面面俱到都给一些。

日后少不了在陆令筠面前说句,当年你大婚我们也是添过东西的。

上一世,陆令筠不想在这些地方跟陆含宜争,她一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各自收各自的添妆就是了。

这一世,叫她知道那些龃龉,就别怪她下手了。

要做好当家主母,第一件事就是,算计她的,一定要反击。

如水东西往陆令筠小屋里送。

很快,就临近婚期。

大婚前日,侯府的聘礼家里的嫁妆摆满了陆令筠的院子。

足足一百零八抬嫁妆。

陆家自诩清流,绝不昧女儿家聘礼,还得返相当一笔出去当嫁妆。

为了一视同仁,每个女儿给了二十抬。

外加上添妆差不多添了两抬。

陆令筠自个儿的,生母留下来的六抬,一共一百三十六抬嫁妆。

而陆含宜七加八加总共一百抬嫁妆。

李家不过六品侍郎,给了六十八抬,陆家给了二十抬,亲戚们添了三抬,还有柳氏的私库九抬,总共也凑了一百抬。

样子上没太输陆令筠。

当然,陆令筠的嫁妆每一抬都实得紧。

陆含宜的嫁妆里不少虚抬。

装一床被子也算一抬,几条板凳也算一抬,七八个瓷盆都算一抬。

这点陆令筠是最知道的,光是李家送的六十八抬里一半都是虚的。

这辈子,嫁妆方面,陆令筠远超过上辈子。

真真是足够从生花到死,若是换算普通市井人家,都够一百户人家花一辈子!

再就是陆家还派人在侯府和李家打了口新井。

这年代大户人家嫁女,除却十里红妆将女子一辈子的吃穿用度都备上,还有不少体面人家会去婆家单独打一口井。

为的就是说日后他们家姑娘就是喝的用的水都是娘家准备的。

一辈子用到的东西,娘家都包了。

新井,陆家也打好了。

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备齐后,陆家还给她准备了几个陪嫁丫鬟。

陆令筠原本有一个贴身丫鬟芷染,一个粗使丫鬟霜红,还有一个被她派在庄子上看着活计的奶嬷嬷张氏。

柳氏又给她挑选了两个俏丽的头面丫鬟,四个粗使丫鬟,以及两个嬷嬷。

俏丽的头面丫鬟其实就是陪嫁丫鬟了。

日后若是想抬姨娘,就是从她们中抬。

豪门大户们一般都是如此,自家带去的人,不管是做姨娘还是做管家,总归是放心些。

可鸡贼的是,柳氏并没有给陆令筠这些人的卖身契。

陆令筠看着面前送来的几个丫鬟,“你们叫什么?”

“奴婢春杏。”

“奴婢春禾。”

两个俏丽丫鬟仰头道。

她们俩模样长得不错,红唇皓齿,眉眼清秀,皆是十六七岁,正当年的好时候。

剩下四个粗使丫鬟全都低着头,年龄在十三左右,长相都很普通,她们分别叫小薇,小琴,小悦,小蕊。

而那两个嬷嬷其中一个是柳氏身边跟了好多年的万嬷嬷,另一个是新招来的,叫安嬷嬷。

“姑娘,夫人叫我们跟着你,日后给你把关,定然不叫你在侯府受委屈。”万嬷嬷道。

陆令筠笑着冲她们点了点头,“好呀,你们既然跟了我,以后就是我的人,只要好好做事,我定然不会亏待你们。”

“是,小姐。”

陆令筠叫芷染给她们分别包了红包,打发她们下去。

退下的时候,万嬷嬷眼底是止不住的得意。

一副十拿九稳,稳稳拿捏住陆令筠的模样。

“小姐,那些人定然是夫人派来监视您的眼线。”

人走后,芷染道。

陆令筠淡淡一笑,红唇只吐出两个字,“不怕。”

她知道,她当然知道。

可除了春杏和春禾,其他人和上辈子赏给她的人一模一样。

她对她们早已了若指掌,更是知道她们全部把柄和软肋。

不得不说重生真好,就跟开了天眼一般,一堆人在她面前无所遁形。

春杏和春禾上辈子没给她,大抵是这辈子她要嫁的是小世子,姨娘也得找个好看的。

见陆令筠依旧是这般风轻云淡,芷染只觉得自家小姐最近又变了不少。

她家小姐是不是太佛系了。

这样真的能行吗?

会不会被人欺负呀!

不行,她日后得多看着点,多仔细点,决不能叫人欺负了小姐!

大红的喜稠结满陆家,宁阳侯府以及李家。

婚前杂七杂八的事儿全都落了地,夜深后陆家却更加的热闹。

因为正式准备婚嫁了。

陆令筠只小眯了几个时辰便被喜娘们叫起,浣面开脸,喜婆用两根细线绞着陆令筠脸上颈上的显着稚气的绒毛,开出光滑的皮肤。

开面意味着以后不再是黄毛丫头,是一个真正的成人了。

陆令筠看着镜中柳眉杏眸,肤凝如玉的自己,不禁莞尔。

她竟又嫁人了。

开面过后便开始上妆挽发髻,七八个喜娘忙碌着,从凌晨一直忙到鸡叫。

待得天亮,她已着最艳丽的大红喜服,满头沉甸甸着满珠翠盖上喜帕静坐在屋里,在繁复的流程和一声声的祝福下,迎来了接亲的喜轿。

陆令筠由与她几分相熟的庶弟背着上了轿。

接亲,上轿,下轿,跨火盆,过门,拜堂......送入洞房。

可惜,这一次她全然没有第一回的悸动和小儿女的期待。

她跟玩偶一样被摆弄了一整天,待得一声礼成,总算送入了洞房。

侯府里热闹非凡,嘈杂的声音一直到了半夜才歇下来。

陆令筠的房门也终于被推开了。

陆令筠还盖着红盖头,烛火悠悠,在有限的视野里,她看到一双大红男靴。

“你就是陆家的?”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周大白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这本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并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59章 釜底抽薪,写了529054字!

书友评价

咱就不知道了,女主感觉还是个扶夫魔,一点也不独立。有地位有人脉有人不去发展自己的事业。那不顾外面家里呢?谁都能蹦她头上,谁都是她服务对象,一个主母活成了伺候人的。不光看公公婆婆眼色看丈夫眼色后面甚至还要看小妾眼色顾及下人想法,一点事儿都不敢做累不累啊?还以自己安慰自己这样的生活挺好。优柔寡断天天被人翻盘。这样以后真的能继承到自己发展的侯府的财产?那忙乎半天图啥呢?用完就被丢还开开心心,事业事业没有,家里的权力权利没有,外面的体面体面全被柿子败光,里面的尊重尊重谁也不给

女主可以不爱不在意男主,但是得生个自己的孩子吧,不然岂不是便宜了别人,要是养个白眼狼,晚年不得凄惨啊

文笔极好 是我看过的同类小说里面最好的了

热门章节

第204章 中计

第205章 奇葩一家的下场

第206章 豁出脸来

第207章 柳氏来求救

第208章 难过得吃不下饭

作品试读


男声清朗,光听声音就知是一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只是语气全是冷漠和不耐。

她温顺的颔首点头,“妾身陆令筠。”

“我不管你叫什么,你只是我母亲娶回来的,不是我娶来的。”

面前男人的声线依旧冷硬,就连红盖头都没给陆令筠揭开。

陆令筠盯着面前的红靴子,没半点异常的应了一声,“嗯。”

“我这辈子都不会接纳你,你别想在我得到什么!”

陆令筠:“嗯。”

“我绝不会碰你,更不会跟你生孩子!”

陆令筠差点要笑出来,“嗯。”

她这般乖顺,只叫程云朔那强硬的气焰敛了敛,想要再发出的怒火都停了停,再发脾气都显得是他无能。

说到底,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他不愿意娶陆令筠,陆令筠也没有愿不愿意的选择。

他没法拒绝父母,陆令筠也没有办法。

今儿若是娶个脾气差的,与他顶撞几句,他今夜便有足够的理由与她撕破脸,拂袖而去。

可陆令筠这般好脾气,一点都不违逆他,叫他一时间再难与她发难。

但叫他今夜接纳陆令筠,这是万万不可的。

程云朔久久的盯着她,转了转语气,朗声道。

“我已经答应了代容,此生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我绝不会再接纳其他女人,日后你若是安分一点,便是这府里名义上的世子夫人,我也给你几分脸面,若是不安分,别怪我不客气!”

陆令筠耐耐心心听完他的话,再应了一声,“好。”

这一声,应的陆令筠是心满意足。

因为,她要的便是如此。

陆令筠心间傥荡,语气谦逊恭顺,只叫程云朔眉头紧了紧。

他更加仔细的看着面前安安静静的红盖头,半晌,道,“我不会在你这过夜,这是我答应代容的,盖头你自己揭了吧!”

说罢,他拂袖而去,头也不回。

大婚当夜,新郎落下一堆警告就直接走了,这已然是摆明了新夫人不得宠。

可陆令筠知道,她这开局已经是赢了一大招。

上一世,陆含宜嫁进侯府。

程云朔依旧如此,陆含宜那被娇惯着的性子当夜与他大吵大闹起来。

新婚夜婚房摔碗砸盆,程云朔顺势与她彻底撕破脸,事后秦氏问责,他都有缘由底气责骂陆含宜是泼妇,叫唯一能给她撑住腰的秦氏也没那么足的底气。

三日后的回门程云朔摆脸子使脾气的不去,秦氏没招。

而她就不一样了。

她可不曾刁难程云朔,叫他为难,程云朔仍旧走了只叫他在她面前气势都多两分亏欠。

秦氏那边的好感和底气更能拉满。

这个家里,她要攻略拿下的人从来不是程云朔,而是她婆婆秦氏。

“收拾一下,准备睡吧。”

陆令筠自己揭下红盖头,伸了个懒腰,对着屋里大气不敢出的众人们道。

次日一早。

新郎大婚当夜不在新房过夜的消息已然传遍了全府。

还有一则花边热点。

程云朔直接去了爱妾代容那里,还被代容闹了半宿。

据说程云朔哄了她一夜,才将爱妾哄好。

陆令筠在梳洗时听着芷染传来的消息,不由好笑。

“小姐,你怎还笑......”芷染那个替她生气呀。

陆令筠看着铜镜里芷染那气鼓鼓的模样,摇了摇头,她目光落在后面春杏春禾身上。

“芷染,等下你留在屋里,春杏,你陪我去给公婆奉茶。”

芷染从小陪在她身边,是一心为她好,但同样太过上心了。

看到她受委屈,第一个跳出来,上一世,在李家那种被兄嫂压得死死,处处被人使阴招还不好叫人发难,芷染那直爽性子直接说出来很有用。

可在侯府这儿,完全没必要。

事儿都在明面上,她的人太跳,反而叫秦氏烦。

她得调整调整她身边的人,把芷染派出去。

“小姐......”

芷染一听陆令筠不要她跟着,立马红了眼睛。

“行了行了,你在屋里给我清点库房,这事儿更重要,懂否?”陆令筠给她一个眼神,芷染那简单的脑子立马止住了。

对对对,如今小姐身边就她一个真正自己人,家里的东西还要人看着。

“是,小姐!”

一旁被点名的春杏也施施然欢天喜地站出来,“是,少夫人!”

“安嬷嬷,你也跟着我去吧。”陆令筠扫了一眼两个嬷嬷。

“少夫人,还是让老奴跟着吧,昨儿您在侯府受了天大的冤屈,侯府这般欺人,就是完全不把您和陆家当回事!这件事老奴一定得为您讨个公道啊!”万嬷嬷插嘴道。

陆令筠淡淡瞥了她一眼,“万嬷嬷,我受了冤屈家中长辈不委屈?一口一个不把当回事,说得是家中长辈欺我,你存的什么心思?”

万嬷嬷听此脸色一变。

陆令筠继而道,“万嬷嬷,你是娘家跟我嫁进来的,我知你是怕我受委屈,可我们进了侯府,侯府便就是我们家,在自己家,有事便说事,哪来那么多不当回事,你说是不是?”

万嬷嬷这时已经不敢再顶嘴,再说一句那不就是假意护着陆令筠,而是挑拨两家关系了。

她忙点头,“是是是。”

“你在屋里拾掇拾掇,安嬷嬷,你跟我走吧。”

“是,少夫人。”

陆令筠领着春杏和万嬷嬷离开。

宁心院,秦氏的院子。

“她当真这么说?”

“是的,夫人。”秦氏身边的嬷嬷满眼赞许。

陆令筠还没来,她早上在屋里说的那些话就传进了秦氏耳里。

秦氏在听到陆令筠那句不是长辈欺我顿时眼睛一亮,她捻着手上的祖母绿佛珠不由点头,“这还真是个懂事识大体的孩子。”

这时,屋外传来丫鬟声音。

“夫人,少夫人来奉茶了。”

秦氏直接起身,“快快让她进来。”

陆令筠领着人进屋,迎面秦氏直接向她走过来。

“母亲。”

陆令筠想行礼,秦氏一把握住她的手。

“好孩子,你受委屈了。”

秦氏直接摸上她发鬓,满目长者怜爱的看着她。

一开始,她对陆令筠只有三分喜爱,更多的是她对媳妇的敬重,今儿这正式见面,她已然是带着些真心疼爱她。

这儿媳妇,明达知事,懂礼恭顺,比她期望的好上太多。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花厅里,候着不少人。

府里几个大管家嬷嬷照例来找陆令筠汇报家里事物,秋姨娘坐在她旁边哭哭啼啼。

陆令筠一边听着哭诉,一边用算盘划拉着账目。

她指尖顿了顿,在一本账目前顿住。

“修个墙要一百两?”

“对,少夫人,还是按照之前修这堵墙的价格算的。”

陆令筠更是来了神,她忙冲旁边的秋姨娘摆摆手,叫她先别哭,“这堵墙之前也修过?”

她今儿收到管事嬷嬷过来汇报,家里西边一堵墙塌了。

管事嬷嬷过来跟她来汇报修墙的事儿。

原先这些事都是跟秦氏汇报的,如今秦氏去休养,只要不是顶大的事都是交给陆令筠来处理。

她一眼就瞧出这修墙的事儿有猫腻。

“回少夫人的话,三月前下大雨,冲坏了,修过一遭,就是一百两。”

陆令筠听到这儿,“把上回负责修墙的人带着当初的账本给我过来!”

“是!”

大嬷嬷走了,陆令筠又吩咐霜红,“你去西边看一眼这个断墙,再带几块碎砖头回来。”

“是!”

很快,大嬷嬷先把当初负责修墙的管事和账本过来。

那管事姓崔,是府里的家生子,爹娘以前都是伺候老侯爷了,不过如今去庄子上养老,他在府里负责采买业务,府里人都叫他一声崔大。

崔大一脸嬉笑的走过来,见着陆令筠,讨好道,“少夫人吉祥,少夫人万福金安。”

“先不用嘴甜,崔大,我且问你,西边的墙三个月前是你负责修的?”陆令筠柔声问道。

陆令筠的声音很温和,瞧着便是好说话的。

再加上她进府快一个月,一直都是好脾气的做派,连世子爷房里那位舞到她面前,她都不曾责罚过半分,只叫崔大放松警惕,“是我,少夫人,你且放心,这一次我一定还把墙修好,叫你满意。”

陆令筠继续温声细语,“上回修墙的账本给我看看。”

崔大浑然不觉的递上一本账本。

陆令筠翻着上面狗爬的字儿,念着,“青花砖五文一块,你买了一万块?”

“对,少夫人有所不知,那青花砖可是最好的砖,结实耐用。”

“工人请了十个,工期一个月,工钱三十两?”

“对,那堵墙十几丈长呢,修慢点,慢工出细活吗。”

“打灰拌料杂七杂八的花了二十两?”

“是的,夫人你有所不知,这些杂料可贵了。”

崔大一脸真诚,笑嘻嘻的眼底全是精明,扯起谎来半点都不心虚。

就连秦氏这等经验十足的老主母,都不可能看出这种事的猫腻,陆令筠一个养在深闺年纪又轻的大小姐,哪知道墙啊砖啊的价格。

底层采买,专项款这种东西是最好贪墨的,他们报多少,只要有明目就绝对能批。

他这般嬉笑的应付过去,下一秒那一本账本啪的就摔在他脸上。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陆令筠倏的站起,往日温柔的好脾气一下子就变了,目光凌厉的盯着跪在下面的崔大,“给你一次机会,上次修墙你到底贪墨了多少钱!”

崔大看到这儿,立马心虚,可他还是抓不住陆令筠到底知道多少,“少,少夫人,我没有啊......”

“哐当”一声,几块烂砖头就砸了过来。

陆令筠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告诉我,这就是最好的青花砖?我怎么瞧着像最普通的青土砖?”

“少夫人......”崔大脸色一白。

陆令筠继续道,“市面上这种青土砖一文钱两块,就连青花砖也不过三文钱一块,更别提要得多,有优惠,你在砖上到底给我贪了多少钱!”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马甲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周大白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目前已写698681字,小说最新章节第343章 狠狠伤了她的心,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女主可以不爱不在意男主,但是得生个自己的孩子吧,不然岂不是便宜了别人,要是养个白眼狼,晚年不得凄惨啊

啊啊啊啊,是连载(撕心裂肺)

带着相依为命的妹妹逃难的程麒,不想着怎么努力出人头地,让妹妹和自己结束寄人篱下的生活,过上好日子。反而被一见面就说自己和妹妹是乞丐的表妹深深迷住。像舔狗一样完全不在意对方品行有多烂,在背后辱骂他的本家,他的嫂子。还因为妹妹说出了曾被那个女人羞辱的事而骂妹妹。这到底是怎么一个脑回路?!?被恶心到了

热门章节

第304章 安排程秉志入学

第305章 名额太难

第306章 陆宽要春闱

第307章 等着看秦氏怎么收拾他

第308章 秦氏收拾李碧娢

作品试读


“谁说花的侯府的钱?”陆令筠松开杯子,眼底都是狡黠。

王绮罗这时讶异,“不是侯府给的钱,谁能填那么大的窟窿?”

“外面传着谁的名字就是谁填咯。”陆令筠靠近王绮罗,在她耳边小声耳语一声,“所有物料钱都是压的。”

王绮罗的眼睛逐渐瞪大,错愕半瞬后,她豁然开朗,“真有你的!”

一天亏四五十两,二十天便是一千多两,哪家能给邢代容压这么多的钱。

侯府不出的话,这些人势必要告的啊!

到时候谁的名字叫得最响,谁就得出来还钱!

王绮罗是彻底对陆令筠放心了,她在她院里和她饮了一下午的茶,闲谈八卦了许多杂事,还说起了不少关于陆含宜的事。

听说陆含宜这段时间在李家与她妯娌处得不是很好,她嫂子掌着家,对李二院子一直克扣,陆含宜连着吃了几次暗亏,她告到婆母那儿,万金油的婆母连秦氏都不如,秦氏好歹会向着她,而且大方。

她那婆母就是一个人精,每每打着太极把她忽悠回去,直气得陆含宜憋屈又没地方发火。

“不过陆含宜也不敢去找她相公的茬,说来也怪,陆含宜那等窝里横的人怎么不逼她相公去理论?还对他软言细语,伺候得可好了。”王绮罗八卦道。

陆令筠轻轻一笑,看来她那妹妹还盯着明年的登科状元呢。

两人悄悄话说到暮色渐合,王绮罗一个未出阁女子不便在侯府待得太晚,在她嬷嬷第三次提醒下,便止住了今日话题。

陆令筠与她约着三日后一起去街上逛逛,便送着她出府。

经过侯府花园的时候,迎面便遇上满面春风的程云朔邢代容两人,他们俩身边还跟着几个程云朔的朋友。

“世子。”

陆令筠停下来行礼。

王绮罗戴着斗笠,在后面跟着行礼打招呼。

程云朔同陆令筠一直都是相敬如宾,更是会极有边界感的保持一定距离。

他冲她点点头,目光落在她身后戴着斗笠的女子身上。

不消问,陆令筠便道,“我闺中密友,过来看我。”

程云朔身边还有几个外男,陆令筠便连王绮罗的门户都不报。

程云朔点点头,带着与其他人相谈甚欢的邢代容往宴客厅去。

他身后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倒是开口道,“这位姑娘瞧着像王将军家的小姐。”

陆令筠听着他报名号微微蹙眉,程云朔这时介绍道,“他们二位都是我朋友,这位是新晋大理寺少卿之子,罗恒。”

听到大理寺少卿之子这七个字陆令筠顿时掌心一紧。

另一边,罗恒自来熟般开口道,“是王小姐吗?我是罗恒,三月前与父亲在郊外见过你和王将军。”

罗恒生得温润如玉,彬彬有礼,说起话来便叫人心生好感。

陆令筠登时心下紧张一片,是这个人了,一定是这个人了。

上辈子娶了王绮罗,却将她虐待致死。

“相见即是有缘,不如我们同在云朔这儿用个饭?”他继续道。

程云朔这时也道,“大家都认识吗?既然都认识,就一起吃饭吧。”

陆令筠身后的王绮罗并未着急开口,陆令筠这时赶忙道,“不了,时候不早,姨母嘱咐过我送妹妹早点回去,她毕竟未出阁,不便在我这儿用饭。”

陆令筠推脱得极有条理,她摆着手,只叫王绮罗不要发出一个声音。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阅美四季回复书号1559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一世,她纵着那两人,叫邢代容把新鲜东西搞出来,成本姑且不论,实在叫她开了些眼界。

陆令筠可不是不愿意吸取别人长处优点的人,她眼里的人,有缺点,也会找到优点。

能叫她觉得好的,她是很乐意去学的。

就比如除了这两样叫她新奇尝试的菜肴外,她还在康平的账本上学来一种全新的计数形式。

“少夫人,这个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邢姑娘说什么阿拉伯数字,方便我们记账的。”

陆令筠抿了一口清甜的西瓜汁,旁边的康掌柜呈着账本给她展示开业第一天的成本。

陆令筠很快看懂了这些数字含义,她点着头,“今天你们一天成本就有五十两银子?”

“是的。”

“照这个进度,再来多少人能平本?”

“少夫人,平不了了!”康平苦着脸看着陆令筠,“刚刚一下子涌进来二百多人,咱们备的那些食材全都告罄!今日还是半价!”

现在楼下已经不是什么便宜的贵的挑着吃了,点心凉菜热菜烤肉全都抢光了。

就连蒸煮都抢得底儿不剩。

邢代容以为一个人最多吃个两三斤食物,可实际上,这个年代的人有几个吃过饱饭,她定价又不高,涌进来的都是底层老百姓,有不限量的食物,那就得可劲的往胃里面塞,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吃坏身体。

一顿吃个七八斤,上十斤的比比皆是。

更甚,他们很多人的胃就是像牛一样会反刍,碰到一顿富足的伙食都会将自己填得饱饱的,只待后面慢慢消化。

里面一群眼睛泛着绿光的妇女更是铆足了劲的往肚子里塞,只等着回去抠喉咙,把东西吐出来,给自己孩子们哺一哺。

这等大善人做慈善,他们怎么能不狠狠的吃。

“里面还不少是老人和小孩,我稍微估算了一下,今日营收撑死了六七两银子,咱们直接就亏了九成。”

陆令筠眨了眨眼,冲他挥手,小声耳语神秘吩咐一句。

康平得令后,“是,少夫人。”

他下去了。

陆令筠面对亏损,心态好极了。

她想着,一来就当是做点善事,二来是叫程云朔和那邢代容这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仙女早日扯下那被金尊玉贵蒙住眼睛的纱布,看看现实。

面对这种脑子只有激情和美好的人,是绝不可能强行叫醒的,平庸和真实自会将他们杀死,而后便看到互相最真实的一面。

那一面她给他们准备好了。

康平下了楼,很快就在聚福楼外贴上打烊标签。

邢代容见着他这么早就打烊,赶紧拉着程云朔走来,“怎么这么早就打烊了?”

“姑娘,东西全吃完了,供不上了。”

邢代容听到这里,骄傲的扬起头,“我就叫你多准备一点吧!我这生意这么好,都不够卖了!”

“姑娘,食材酒水成本真的很高。”康平思索着还是跟他们道,“您这卖法确实吸引人,但引来的人都不挣钱,我们今天能亏九成。”

邢代容穿越前是一个上大学的大学生。

她所在的时代正是鼓励创业的大风口时期,那个时候什么共享单车,共享经济,打车平台,外卖平台一个一个的起来。

大资本疯狂撒钱,全都在烧钱,整个社会都是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她听着这些亏损,只道康平目光短浅,“你懂什么,我这叫培养的市场,造势宣传,做大我们的蛋糕,谁家刚开始养客户不要烧钱。”


“还有人工钱,十个人修一个月三十两,一个院子都能修起来,你就给我修了个十几丈的矮墙!”

“打灰拌料钱你更是敢夸口,三十两的人工钱你给出去,哪家工头还找你要打灰拌料钱!”

“一百两银子你就给我修这么个烂墙,崔大,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没在里面贪墨九十两也得有八十两!”

他哪里知道,陆令筠不光是知道这些基础东西的价格,更是有着相当丰富的生活经验。

上辈子她跟着李二治理四方,要一路高升,所见所历皆是要亲自经手,贴近民生,她不光知道砖价,人工价,各个作物价格都得熟烂于心,一些行业的流程也得心中有数。

这种小东西想诓她,简直是可笑。

崔大听到陆令筠一桩桩一件件把他修墙里的猫腻都挑出来,更是精准的算出他到底贪了多少钱,崔大当即冷汗淋漓,“少夫人,奴才,奴才真的没有?”

“没有?”陆令筠冷笑一声,“你是想告诉我,你没有贪墨,还是遭了人骗?”

“我遭了人骗!那些人诓我!我们家世世代代在府里做事,我哪里敢诓骗主家啊!一定是他们在里面捞了好处!”崔大哭得涕泗横流,情真意切。

陆令筠岂是那么好骗的,她看着崔大,“好,你去把当初修墙采买砖头的店家,做活儿的每一个工人都给我叫来!我给你机会当场对峙,若是有半点出入,就别怪我不客气!”

既然是要他死,那就叫他死得明明白白!

崔大听到这儿,再也演不下去了,他跪在地上认错,“少夫人,是崔大错了,崔大再也不敢了!你念在我们全家都尽心尽力的服侍侯府的份上,就饶了我这次吧!我一定把钱还回来!”

陆令筠冷然的看着崔大,“还回来?哪止!来人啊,把崔大拖出去,重打二十大板,罢免一切事物,限你三日内,把这些年贪墨的所有赃款都给我吐出来,少了一文钱,你就给我等着!”

她话音落下,崔大呼天喊地叫得凄惨,院里的家丁立马上前把人叉走。

陆令筠雷厉风行的处置了崔大,直接震慑了满院子其他人。

她之前一直都是温温柔柔,与人无争,这一番做完,其他人全都知道了他们家新主母一点都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小姐,想糊弄她,门都没有!

当下其他人对着陆令筠的态度都恭敬了许多。

陆令筠处理完崔大的事,当下恩威并施的看着其他人,“大家要以崔大为戒,不过你们放心,只要做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必然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是,少夫人!”

众位大小管家道。

陆令筠重新坐回位置,她面前就剩最后一个账本了。

陆令筠翻了两页就皱起眉来,这次都不消她问,负责这个账本的管事就站出来小心道,“少夫人,这是我们东街酒楼的营收册子。”

“怎么这个月亏损这么多?”

“世子要我们重新装修酒楼。”管事看着陆令筠的脸色,“他要把酒楼改成什么,自助餐。”

“自助餐?”

全程在一旁听着的秋姨娘这时道,“主母,我知道!”

“那小狐狸精进府那天,她就缠着世子叫她给她开个自助餐,还说什么肯定会挣钱!就是她折腾出来的!”

“何为自助餐?”

“大概意思就是酒楼里所有吃食都是随便吃,只要买个进门价格,肉呀菜呀都不分。”秋菱说着撇着嘴,“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还肉菜不分,那大家不都只吃肉,这不得赔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