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不配原谅

不配原谅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和男友网恋三年,我陪他走过最难熬的日子。一朝奔现,爱人反目。因为陪了我三年的人,也是霸凌我的帮凶。后来。宋时砚把他对我做过的事情,一件一件还到自己头上。他求我原谅他,求我回头。可这世上的事情,哪是一报还一报,就能还清的呢。

主角:陆冉宋时砚   更新:2023-01-31 17: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冉宋时砚的其他类型小说《不配原谅》,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和男友网恋三年,我陪他走过最难熬的日子。一朝奔现,爱人反目。因为陪了我三年的人,也是霸凌我的帮凶。后来。宋时砚把他对我做过的事情,一件一件还到自己头上。他求我原谅他,求我回头。可这世上的事情,哪是一报还一报,就能还清的呢。

《不配原谅》精彩片段

和男友网恋三年,我陪他走过最难熬的日子。

一朝奔现,爱人反目。

因为陪了我三年的人,也是霸凌我的帮凶。

后来。

宋时砚把他对我做过的事情,一件一件还到自己头上。

他求我原谅他,求我回头。

可这世上的事情,哪是一报还一报,就能还清的呢。

宋时砚带人把我堵在墙角的时候,我正在给微信置顶「砚砚宝贝」发消息。

【今天晚上有点事情,晚点再和你打游戏。】

昏黄的路灯洒下,只在拐角处投下一片光明。

消息发送出去,我握了握拳,抬眸时却听见一声消息提示音。

下一秒,透过人群的缝隙,我看见倚在墙边的宋时砚,目光落在手机上,眉眼间的冷厉瞬间融化,眼角笑意温柔。

他凑近手机的收音孔,声音低哑温驯:

【没事乖乖,我正好也有点儿事情,你忙完了再找我就行。】

面前的人自觉息声。

握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一声,我垂眸,恰好看见「砚砚宝贝」发来一条语音。

「你运气好。」

「道歉吧。」

宋时砚收了手机,望过来的目光重新变得冷漠而无情。

「说完了就放你走。」

「砚哥?」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不满地喊了一声。

宋时砚没理她,手中夹了根烟,旁边的人想递火,他却没有接。

眼前人的眉眼与以往的照片重合。

宋时砚站在最外边,灯光只照亮了他的半边脸,明暗分明,却仍旧好看得过分。

我有些恍惚。

半边是我的砚砚。

半边是宋时砚。

手上的力道一下松开。

我摇了摇头。

「好。」宋时砚语气淡淡,没有再看我,只是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拳脚不断落在我身上。

一个接一个,被碰到的地方生疼。

威胁,谩骂,一句一句钻进我的耳朵里。

还有周月月得意的笑声。

我死命把脸埋进臂弯里。

不知多久,等我再次睁眼,拐角处的人影早已不见。



我招惹了周月月。

她招人讨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仗着自己有个混混男朋友,在学校里横。

周三我在食堂排队吃饭。

她带着小姐妹忽然出现,招呼也不打,旁若无人地插进队伍里,挡在了我前面。

如果是平时,我说不定会先和她说上两句。

可是那天我太饿了。

早上忘吃早饭了,第三节课就饿得不行。

直接推了她一把。

可是我又忘了,我的力气很大。

这一推,就直接把她推得摔了一屁股。

周月月落地的声音不小,连带着那一片忽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们身上。

她估计是从没受过这种待遇,脸涨得血红,像是充气过头要爆炸的红色气球。

我刚想和她道歉,就听见阿姨叫我:

「妹子吃啥,不要磨磨蹭蹭,后面人还排着队呢。」

我一愣,瞬间忘记了还在地上的周月月,对着阿姨报了几道菜名。

等我打完了饭,她已经不见了。

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她有错在先,我们俩之间一笔勾销了。

只是我觉得。

周月月显然并不这么觉得。

要不然她也不会拜托男朋友的好兄弟来教训我了。

我也不会被自己的男朋友带人打一顿了。



我和宋时砚网恋三年,还没见过面。

刚认识的时候,他喊我喊陆冉。

后来熟了,他喊我喊冉冉。

再后来,他和我表白,喊我乖乖。

我们认识快三年。

中途他爷爷去世了。

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通五个电话,他在那边讲他爷爷,讲到声音嘶哑,又或者落泪。

我在这边陪他一起哭,边哭边安慰他。

我对他的童年了如指掌,听他念叨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他唯一怀念的岁月。

我的浏览器搜索记录全部都是:亲人去世了怎么安慰最好。

他有时半夜给我打电话。

凌晨三点的城市一片漆黑,我在睡梦中被铃声吵醒,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如墨的夜晚,陪他流泪。

后来宋时砚慢慢走了出来,时间证明最好的安慰果然是陪伴。

虽然我们从未见面。

在他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出现。

他说,【乖乖,幸好有你在。】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闺蜜笙笙正好在旁边看见了,她嗤笑一声:

「看不出你这么闲,隔着屏幕去安慰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我垂眸盯着屏幕,答非所问:

「很神奇不是吗?」

「网络真发达。」

宋时砚的头像是一只猫,软软地冲着我笑,只是看着,也让我的心情变得好起来。

「能把从没见过面的两个人变成世俗意义上的亲密关系。」

「隔着屏幕的陪伴,也能成为别人的救赎。」

手指在屏幕上敲下一行字,点击发送:

——【我会陪着你的。】

「该怎么说。」我望着笙笙笑,「这就是爱的伟大之处吗?」

浴室里的水流声戛然而止,我裹了浴巾,出来时室友指着桌上的手机:

「冉冉,你男朋友打了几个电话,我说你去洗澡了。」

「谢谢。」我温声道。

她的目光触及我的手臂,再次惊呼出声:

「怎么摔的,怎么这么严重?正好我有瓶跌打损伤药,你过来我给你揉揉。」

淤青处疼痛蔓延,我咬着唇,不让自己出声。

刺鼻的药味弥散在狭小的空间里,我给宋时砚打字回话。

——【我洗完啦。】

那边迅速跳出来一个表情包,似是一直在等我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