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大小姐你马甲又掉了

大小姐你马甲又掉了

杨大黑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慕云初从来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加倍的好。谁对她不好,她就悉数奉还!她满怀期待地回到属于自己的家,却......

主角:   更新:2024-06-09 21: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大小姐你马甲又掉了》,由网络作家“杨大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云初从来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加倍的好。谁对她不好,她就悉数奉还!她满怀期待地回到属于自己的家,却......

《大小姐你马甲又掉了》精彩片段

慕云初从来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

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加倍的好。

谁对她不好,她就悉数奉还!

她满怀期待地回到属于自己的家,却被两个外人鄙视与警告。

这她能忍?

慕承远不过是一个从外面领养回来的孩子,凭什么欺负她这个慕家的正牌大小姐?

就算要教训她,那也轮不到这个外人!

慕承远的手腕被捏得很疼,而且慕云初的话踩了他的痛脚,他顿时恼羞成怒,用力甩开慕云初的手,愤怒道:

“果然是精神病,就应该在精神病院里面待着!”

正在下楼的吴资和慕倾念听了,相视一笑,然后继续下楼。

慕倾念长得很漂亮,虽然不如慕云初,但也是个标致的美人,再加上有妆容加持,她看上去的确像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此刻她皱着眉,“四哥,你不要这样说话,云初姐姐才刚回来,在精神病院待了七年,还不适应外面的世界,你好好说话!”

慕倾念一开口,原本恼怒的慕承远立即就被安抚了,闭着嘴没说话。

慕倾念为难地看着慕云初,“云初姐,真对不起,承远就是这个性子,你不介意吧?”

她在心里嗤笑慕云初。

就算是慕家的血脉又怎么样?

还不是被养母送进精神病院七年,没读过书,被找回来了还不被慕家接受!

慕云初冷眼旁观,冷笑了一声,“我介意,所以不管你们对我多么不爽,在我面前都尽量收敛着点,我这个人有精神障碍,伤到人就不好了。”

慕倾念的笑容一僵,委屈地看向吴资。

吴资安抚性地拍了拍慕倾念的肩膀,有些不满地看向慕云初,“云初,你妹妹也是——”

为你好。

话说到一半,就被慕云初冰冷的眼神堵了回去。

慕云初笑了笑,语气慢条斯理的,“精神障碍者伤人,不分男女,不分年龄。”

吴资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心道这个慕云初还挺邪门的,

果然是个怪胎!

“哎呀,兄弟姐妹之间有摩擦都是正常的,一家人嘛,别介意!来,云初,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吴资脸上重新挂上笑容,拉着慕云初的手腕,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这就是你的房间,里面所有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

慕云初点头,淡淡道了一声谢,就进去了。

吴资瞬间变脸,重新下楼。

楼下,慕倾念不满地嘟嘴,搂着吴资的胳膊撒娇,“妈,你干嘛把三楼最好的卧房给她?我不服!”

吴资拍了拍她的手,宠溺道:“做个表面功夫而已,至少要让主家的人知道,我可没亏待她!”

慕倾念还没说话,慕承远就先开口说话了,“她配吗?”

吴资瞪了他一眼,“这些话私底下说说就行了,千万别被你奶奶听到了!”

慕承远知晓其中的利害关系。

其实慕家现在的掌权人秋凌意,不太承认他们这两个领养孩子的身份,但也不会干预他们享受慕家的一切,

甚至还给了他们一点慕家的股份,只差几道繁琐的手续了。

有了慕家的股份,他们也是慕家的人了。

表面功夫得做好,让大家看得到。

慕倾念也清楚这些,眼底划过一抹阴鸷,心里满是不甘。

嘴上却甜甜的,主动给吴资按摩肩颈。

“知道了,妈妈辛苦啦,我给您按按肩膀!”

………

慕云初回到慕家的第一天,晚上睡得很不好。

第二天一大早就醒了。

下楼的时候,慕承远和慕倾念背着书包正在玄关处穿鞋。

看见她之后,慕承远不屑地撇撇嘴,而慕倾念脸上扬起一抹友好的笑容。

慕云初视而不见,自顾自地下楼了。

慕承远心里来气,拉着慕倾念就走,嘴里还说着:“理她干什么?白费好心!”

等慕云初下来了,吴资也没提上学的事情,就塞给慕云初一个包。

“云初,这是你二哥的衣服,他在医院已经有两天没回家了,你去给他送件衣服吧?”

慕云初记得,二哥是个很有名的医生,在医学界是公认的“鬼手圣医”。

一旦开始做手术,就忙到昏天黑地,不分昼夜。

她应下了这件事,拿着吴资给的地址出了门。

殊不知吴资在家里幸灾乐祸。

别人都说慕倾衍是个温润如玉的贵公子,待人温和有礼,简直没脾气。

但吴资知道,慕倾衍其实是个凉薄至极的人,眼里根本不存在亲情不亲情的,而且有很严重的洁癖。

她这次让慕云初送去的衣服上,有一个大窟窿,还很脏。

只要送去给慕倾衍,那慕倾衍必定会厌恶这个刚回家的妹妹!

慕云初在出租车上,就打开了包,看到了里面破掉的衣服,不由得皱眉。

她是个谨慎的人,从她手里送出去的东西,她一定要确认是什么,才会送出去。

没想到吴资给她的衣服,会是烂掉的!

她眼神一寒,让医生带她去了附近的商场,根据这件衣服的尺寸,随便花几万块买了一件同款,再去的医院。

“你好,请问慕倾衍医生现在在哪里呀?”慕云初很有礼貌。

问询处的其中一个护士一见是个软糯的女生,顿时被那双好看的眸子看得心都化了。

这个姑娘长得很像慕医生,应该不是那些贪图慕医生美色的人吧?

“请问,你和慕医生什么关系呀?”

“我是她妹妹,来给他送衣服!”慕云初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另一个护士小姐姐瞬间沦陷,抢着给她指路,“从右边电梯上去,三楼外科,主任医生的办公室,你就在那儿等他吧,她今天的手术快做完了!”

“谢谢姐姐!”

等她一走,两个护士姐姐激动得跺脚,“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吧!慕医生怎么会有那么可爱的妹妹?好想要一个妹妹!”

“别想了,我们爸妈没那好看的基因!”

“…………”

三楼。

慕倾衍刚从手术室出来,正在洗第八遍手,认认真真,一丝不苟。

他身材修长,面容清润温煦,一身白大褂,被他穿得很好看,不紧不慢的洗手的动作,惹得另外的医生频频侧目。


…………“不醉不归局”散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慕倾衍在外有自己的房产,基本不去慕家,只是偶尔有家族活动的时候,才会去一趟。

但在慕云初回来之后,他回慕家的频率,变高了很多,主要是怕妹妹在家会被欺负。

今天晚上他喝了点酒,回来的也有点晚,到家都十二点了。

一晚上光喝酒了,也没吃点东西,他在冰箱里面翻出了面包和牛奶,准备凑合凑合。

“二哥,你回来啦?”

慕云初趴在栏杆上往下看,一双大眼睛还带着点睡意。

在看见慕倾衍手里拿着的冷面包和冰牛奶之后,不赞同地扁了扁嘴巴,踩着拖鞋啪嗒啪嗒跑下楼,把他手里的东西给抢了。

闻到酒味之后,更是把东西都藏在了身后,一本正经地教育道:“晚上不要吃这么凉的,特别是在喝了酒之后!”

慕倾衍又好笑又可怜地摸了摸自己还在咕咕叫的肚子,“初初,那你是想要二哥饿死吗?”

“我去给你炒饭!”

慕云初二话不说就进了厨房,一阵响动,慕倾衍坐在餐桌上等待。

他其实没有抱任何希望。

为了不拂初初的面子,他还是假装期待一下吧?

待会儿就算不好吃,他一定不能表现出来。

十五分钟之后,一碗热腾腾的咖喱炒饭就出现在了餐桌上,色泽金黄诱人,香气扑面而来,令人食指大动。

慕倾衍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尝试性地尝了一口。

咖喱裹着米饭,浓郁的口感一下蔓延在了口腔,美味的感觉,从舌尖传达到了大脑。

大哥钟爱美食,他有一段时间跟着大哥尝试过很多种炒饭,但都没有这一次的好吃。

怎么说呢,好吃到无法维持优雅的吃相,恨不得一口就把整碗都吃掉!

“怎么样,好吃吧?”

慕云初期待地看着慕倾衍。

慕倾衍故作高深地看她,拿出手机拍了个照,这才一口接一口地吃完了一大碗炒饭。

“初初,你偷偷学厨艺了?”

慕倾衍问。

“好吃就行!

二哥晚安啦,碗你自己洗,我不管!”

慕云初展颜一笑,踩着拖鞋又啪嗒啪嗒地跑上去了。

她会的东西不多,二哥对她这么好,她一定要多为二哥做一些!

慕倾衍看着空盘,又气又好笑。

吃饱喝足,他打开群聊,把刚刚拍的照片发在群里。

#通城黄金单身汉慕倾衍:晚饭。

慕倾衍:【图片】慕倾粼:………靳二爷:没疯?

没病?

没被夺舍?

大帅锅小衡衡:说好一起熬夜喝酒伤身体,你却偷偷点外卖?



慕倾衡:不是外卖,妹妹专门给我做的。

隔着屏幕,他的炫耀之情都能溢出来,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妹妹给我做饭了,你们看看!

大帅锅小衡衡:慕倾念?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肯定下毒了,完了,我得替你收尸了!

慕倾衍:我只有一个妹妹,亲的,叫慕云初@大帅锅小衡衡。

@慕倾粼@靳二爷,望周知。

大帅锅小衡衡:切,谁稀罕?

助理给我准备的盒饭很香!

慕倾粼:………远在国外的慕倾粼那边正是吃午饭的时候,他看了看盘子里面还带血的牛排。

忽然觉得,没胃口了。

“给我换一份炒饭。”

“抱歉先生,我们这是西餐厅,不做炒饭。”

沉默半晌,慕倾粼站起来,双腿笔直,西装笔挺,冷峻的眼眸闪了闪。

打电话给助理,“收拾收拾东西,买最早一班的机票,回国!”

正在录音棚指导别人唱歌的慕倾衡看了看手上干巴巴的盒饭,恨恨地关掉手机。

吃了两口,没滋没味的。

靠!

不吃了!

慕倾衡满脸暴躁地扔掉了盒饭,把周围的工作人员看得一愣一愣的,心想:这小祖宗娇气病又犯了?

………一夜无梦。

大清早的,慕倾衍起来去上班,发现吴资和慕倾念打扮得很隆重,像是要去参加什么重要场合。

依稀记得,欧阳家的老太太最近要举办一个宴会,发出过几次邀请。

在慕吟风还在的时候,两家的关系很好,好到约定了以后的娃娃亲。

只不过慕吟风抱着慕云初跑了,娃娃亲的事情就落到了后来领养的慕倾念头上。

慕倾衍看着在撒娇的慕倾念,心里竟生出了一丝厌烦。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慕倾念抢走了他妹妹的这么多东西,还找他妹妹的麻烦!

“你们要去参加欧阳老太举办的宴会?
?”

慕倾衍站在楼梯上,神色不明地问。

慕倾念欢快地跑过来,“是啊二哥,欧阳家邀请我们一家过去!

我们现在要去做头发,做完头发就过去,二哥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慕倾衍神色骤冷,“你们怎么不叫初初去?”

明明欧阳家邀请的是慕家一家,为什么他们不把这件事告诉初初?

难道在他们心里,初初不是慕家人?

何其可笑,一群和慕家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不把堂堂正正的慕家小姐当慕家人!

慕倾念尴尬地停住脚步。

吴资脸上是很难为情的表情,犹豫道:“云初和念念不同,念念是从小接受的就是名媛教育,也参加过很多这样的场合。

但云初她………在那种地方待了七年,才出来,我怕她不习惯………”真正的名媛和精神病院出来的野孩子,能比吗?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她才不想带慕云初出去丢脸!

要是真带去了,那些世家贵族的夫人们,还不知道在背后怎么嘲笑她呢!

“你觉得初初丢脸?”

慕倾衍似乎洞悉了她的内心,看着还是心平气和的模样,实际上,怒意已经从眼底倾泻了出来,压得吴资连笑容都维持不住了。

“不是啊,我们只是想等初初多睡会儿,一会儿再叫她!

我们还给初初准备了礼服!”

慕倾衍不言不语地看着她,锐利的视线好像能刨开她的内心,看透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在吴资脸上的假笑彻底僵硬的时候,慕倾衍终于收回了威压。

“最好是这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