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洛晚陆寒川狂妻归来,前夫放肆宠

洛晚陆寒川狂妻归来,前夫放肆宠

子非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精心算计的阴谋,洛晚从云端被打入深渊,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六年感情最终以净身出户而告终,千夫所指,全网谩骂。地狱归来,华丽转身!她强势逆袭,拳打影帝影后,脚踢白莲绿茶,手撕渣男贱女!将所有仇人狠狠踩在脚下!有人说她心狠手辣,有人说她冷血无情,有人说她是地狱归来的恶魔。唯有那个死缠烂打的前夫霸气冷笑,“我老婆,有意见?”洛晚磨牙,“请叫我前妻!”

主角:洛晚陆寒川   更新:2023-11-22 16: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晚陆寒川的女频言情小说《洛晚陆寒川狂妻归来,前夫放肆宠》,由网络作家“子非”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精心算计的阴谋,洛晚从云端被打入深渊,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六年感情最终以净身出户而告终,千夫所指,全网谩骂。地狱归来,华丽转身!她强势逆袭,拳打影帝影后,脚踢白莲绿茶,手撕渣男贱女!将所有仇人狠狠踩在脚下!有人说她心狠手辣,有人说她冷血无情,有人说她是地狱归来的恶魔。唯有那个死缠烂打的前夫霸气冷笑,“我老婆,有意见?”洛晚磨牙,“请叫我前妻!”

《洛晚陆寒川狂妻归来,前夫放肆宠》精彩片段

她嘴角缓缓勾起,志在必得地笑了。

找到正准备开拍的导演,赵希灵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让今天先拍落水的那场打戏,用替身。

导演听后差点没忍住抓起摄像机把她砸死!

老子连场景都布置好了,现在才来说不舒服!

“实在很抱歉,我真的不舒服,今天拍不了。”赵希灵歉意地说。

导演一忍再忍,怒气冲冲地去换场景。

听说突然改成拍水中打戏,而且全程用替身,洛晚脸色微变了一下。

虽然昨晚的烧已经退了,但还没有完全好,现在头重脚轻的,还有些畏冷。

导演见她神色有异,忍不住问,“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洛晚面无表情地说。

算了,只是下一次水而已,没那么矫情。

然而,她低估了赵希灵的无耻程度,各种挑剔,然后把后面水里面的戏份全挑出来,一起拍!

几乎一整天,洛晚都泡在水里,被威亚从水中吊起来又扔下去,收工时已经累得神智不清了。

导演看她脸色不好,终于良心发现给她放一天假。

正好明天要去参加比赛,洛晚说了声谢谢,赶紧去买些退烧药回家,睡觉前吃了好几颗。

然而第二天还是发起了高烧。

本来病就没好,又被折腾了一整天,现在头痛欲裂,昏昏沉沉的几乎起不来。

想到今天要比赛,只能无力地爬起来,简单地吃过早餐,然后又吃了退药烧,大热天的穿上一件长袖出门。

比赛十点才开始,正好可以去一趟陆寒川的住所,把文件还给他。

今天周六,他应该在家。

离婚后陆寒川住到了公司附近的一套别墅,洛晚打车过去,却被门卫拦在门外。

把文件袋放在门卫那里,想到里面的东西贵重,怕丢,于是打了个电话给他。

“什么事。”电话里传来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洛晚有些恍惚。

她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个声音了。

明明那么熟悉,却恍如隔世。

“我有些东西还给你,放在门卫这里了。”

陆寒川本想让管家出去拿,然而想到那晚她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的样子,鬼使神差地说,“你等等,我正好要出门,顺便过去拿。”

洛晚,“......”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了,现在赶过去时间刚刚好,恐怕没时间等。

然而陆寒川已经挂了电话,无法,只希望他快点出来。

陆寒川本来想走路出去,但是想到自己刚刚的借口,于是换了身衣服,开车出去。

远远的就看到一抹单薄的身影站在门口,身上背着一把琵琶。

他把车停在她身边。

洛晚赶时间,拿着文件走到车旁,“寒......陆总,这是郝文拿给我的文件,还给你。”

陆寒川眸色一沉,也不知道是不满她的称呼,还是不满她手里的文件,周身气息冷了几分。

本就发烧畏冷的洛晚身体抖了抖。

陆寒川这才发现她唇色苍白,两颊却泛着薄红,神色非常憔悴。

“你怎么了。”

“我没事,东西还给你,我先走了。”

他没有接她递过来的文件袋,而是伸手,当碰到她滚烫的额头时,脸色蓦地一沉。

怎么回事,医生不是说退烧了吗,为何过了一天还在烧!

该死的,病没好跑出来做什么!

“上车!”

语气冷肃,洛晚此时烧得厉害,反应有些迟钝,呆呆的似乎没听懂他说什么。

陆寒川没了耐心,直接下车,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直接将她塞了进去。

洛晚想说什么,然而对上陆寒川冰冷如霜的神色,所有的话都咽回肚子里。

索性去医院的方向和比赛现场相同,按陆寒川的飚车速度,到医院买点药然后再去也来得及。

车内气氛尴尬,谁也没说话,洛晚扭头看向窗外,心事重重的样子。

以前他们之间不是这样的,虽然很少见面,但每次相遇都很轻松愉悦,他为人沉默寡言,总是板着一张脸,但面对她的时候,却很温柔,体贴地照顾她的情绪,从不会让她感到尴尬。

是从什么时候起,两人之间无话可说,只余尴尬呢,好像是从结婚后......

十八岁生日那晚的荒唐,将他们推向了陌路......

来到医院,陆寒川把车停好,一言不发地往前走,洛晚赶紧下车跟上。

他走得很快,也不知道是赶时间还是心情不好,步子迈得非常大,洛晚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

她现在昏昏沉沉的,走了几步额上就渗出了细汗。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前面的男人好像慢了下来,终于能慢慢跟上了。

医生替她量了体温,已经高烧39度,要挂水。

“不行。”洛晚想也不想地拒绝,“我赶时间,给我吃几颗药就行。”

医生有些为难,“洛小姐,您烧得有点严重,而且时间长,我们的建议是挂点滴......”

男人脸色阴沉,锐利的目光透着淡淡的凉薄,“帮她挂点滴。”

“我不要!”

陆寒川脸色瞬间冷沉,漆黑的双眸如同望不见底的深渊。

洛晚,“我今天要去比赛,来不及了。”

“什么比赛。”

“国家民族乐器选拔赛。”

“就这么个破比赛也值得你连身体都不顾?”他的语气有些嘲弄,洛晚脸色很不好看。

“这不是破比赛,是国家级大赛,而且无论比赛规格如何,只要参加了,我就会尽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

洛晚看了眼时间,站起身,“谢谢你的关心,我要走了。”

也不知道哪句话刺激到了旁边的男人,他神色冷得可怕。

突然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甩回座位上。

“你......”洛晚才刚开口,就被他冷声打断。

“给她打针。”

说完转身就想出去,似乎想到什么,脚步却突然顿了一下,又不走了。

洛晚脸色发白,她怕打针,从小到大都非常非常怕。

看到护士小姐把医用托盘端过来,差点吓得她撒腿就跑。

却不想还没起身,就落入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

这个怀抱太熟悉也太安心,洛晚条件反射性地紧紧抱住男人的腰,头紧紧埋在他怀里,完全不敢看。

就在她抱过来的瞬间,陆寒川身体猛地一僵。

虽然两人之间发生过最亲密的关系,但那晚他们都不是在正常的状态,其实都没有什么记忆。

而结婚的这两年,虽然每晚都躺在同一张床上,却没有过任何身体接触。

严格来说,这是他们在清醒的情况下,第一次抱在一起......

陆寒川身体紧绷,想把人推开,然而看到她脸色惨白瑟瑟发抖的样子,抬起的手最终放了下来。

发烧的针是打在屁股上的,洛晚今天穿的是一条长袖连衣裙,没办法脱下来。

护士小姐犹豫了一下,将她的裙摆撩起,露出一截雪白纤细的小腿。

裙子撩到大腿时,护士小姐想到什么,抬头看了陆寒川一眼。

陆大总裁非常高冷地移开视线,谁稀罕看!

他又不是没看过。

护士小姐将洛晚的裙子撩起来,一针扎下去,洛晚痛得闷哼一声,身体猛地紧绷,搂在陆寒川腰间的手也猛地收紧。

“嘶......”

陆寒川眼神一寒,微凛的目光看向护士小姐,“轻点。”

说完看到了两条白嫩匀称的长腿,身体瞬间比洛晚还要紧绷!

欲盖弥彰地别开目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