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冻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本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

完整文本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作者“周大白”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陆令筠陆含宜,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松。万嬷嬷家里倒是一大家子人,她心里也系着柳氏,这种人虽不能培养,但非常适合做苦力做脏活,以后给她些脏活累活,用不好了就扔回去,她心系着柳氏就是她最大的把柄,时刻能给她打发了。而且,一点都不用给她好脸色,随便搓揉也不用担心伤她心。做好一个当家主母的第二步,一定要善用人。......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7-01 01: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本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作者“周大白”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陆令筠陆含宜,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松。万嬷嬷家里倒是一大家子人,她心里也系着柳氏,这种人虽不能培养,但非常适合做苦力做脏活,以后给她些脏活累活,用不好了就扔回去,她心系着柳氏就是她最大的把柄,时刻能给她打发了。而且,一点都不用给她好脸色,随便搓揉也不用担心伤她心。做好一个当家主母的第二步,一定要善用人。......

《完整文本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精彩片段

精选一篇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周大白,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目前已写272300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33章 彻底拿稳掌家权,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女主可以不爱不在意男主,但是得生个自己的孩子吧,不然岂不是便宜了别人,要是养个白眼狼,晚年不得凄惨啊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女主这种生活?不过是一个女工具人罢了,短短一生。穿越白莲女有句话没有说错,女主一生确实挺悲哀的,作为土著人,一生孤寡,偌大家产留给了人家生的儿子,毕竟血浓于水,人家亲生母亲还活呢,怎么可能对你好?这小白脸最后才是大赢家吧。生了儿子不用养,女主把你儿子养的好好的。。。。。[盯][盯][盯]

真想不明白女主这一天天的忙里忙外的照顾姨娘小妾图啥?

章节推荐

第119章 亲事谈成

第120章 王绮罗出嫁

第121章 程云朔收了个女徒弟

第122章 当局者迷

第123章 李闻洵的算计

作品阅读


秦氏失望的看着自己精心培育长大的儿子,撂下最后一句话,便再也不管他,只拉着陆令筠离开。

陆令筠在秦氏屋子里陪她说了好久的话,一直耐心宽慰她。

离开的时候,秦氏看陆令筠就跟看亲女儿一样,亲厚了许多。

她又叫温嬷嬷拿了不少东西,叫陆令筠以后缺了什么短了什么只管自己支取。

以后有一切事不懂就直接找温嬷嬷,手下人不会也找温嬷嬷学。

这意味着给了陆令筠真正的掌家权。

跟上辈子给陆含宜那种只给对牌钥匙掌家不一样。

大家族里,人,才是权力的核心,对牌钥匙,账本这些都是表面的样子。

掌控着家族核心东西的都是秦氏的人,陆含宜只有看的权力,没有动的权力。

偌大一个侯府其实处处是不同主子的地盘。

侯府里下人分两大主流派系,一类是侯府世代家生子,这些人祖祖辈辈都是侯府的人,对侯府最忠心,是侯府的主力仆从,他们一般掌管着外宅的庄子铺子,田产地产,这些是主家老侯爷的人。

另一类就是夫人秦氏的人,他们大多是秦氏从娘家带来的陪嫁,这些人来了之后会逐步接管内宅的管理层,掌事大嬷嬷,教习大嬷嬷,账房,库房,人事房总管,简而言之,就是掌控内宅核心的人。

如今秦氏将她的权力放了出来,许温嬷嬷帮她带人,就是叫陆令筠慢慢把自己的人放进侯府里。

这是实打实的认可她。

当然,陆令筠这一开始可不能直接把人全替换掉,她还没到那个时候。

侯府还不是她的。

陆令筠聪明着呢,她认认真真谢过秦氏,给她保证后,在秦氏的满意下,从秦氏屋子里出来,一堆丫鬟仆役冲着陆令筠恭敬行礼。

全都认可她是侯府新来的女主人身份。

这世上,夫君的宠爱不是绝对的,但不管什么时候,一个女人手上有实权,有足够的金银傍身,才是走哪被人真正尊重到哪儿。

陆令筠看着恭敬的下人们,对安嬷嬷道,“安嬷嬷,等下回去包些小红包,叫各个院子去咱们院儿领喜钱,大家忙活我进门都辛苦了,再订二百斤猪肉一百只活鸡送厨房,银钱从我们库房拿,今天给大家都加个菜。”

陆令筠话音落下,府里的下人们齐声道。

“谢少夫人!”

陆令筠在众人的欢喜中带人离开,下午后,她小院就热闹了起来。

侯府各个院子的下人过来领喜钱谢恩。

侯府几代单传,人丁单薄,院子并不多。

除了库房,厨房,杂役房就剩老侯爷和秦氏住的宁心院,三个姨娘的院子,以及世子的摇光阁。

三个姨娘皆是老侯爷的妾,但是一直无所出,如今全都被打发到佛堂去念经。

而那位世子娇养的爱妾,没有单独开院,因为她连姨娘都不算,无媒无聘无名无分的进来,连个名分都没有,直接被世子养在摇光阁。

府里的人都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只得叫她一声邢姑娘。

听说那女子还相当受用,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直说她根本不在乎名分这种虚假的东西。

最后弄得全府没人瞧得起她。

全侯府的人都来陆令筠这边领了赏赐,尤其是佛堂过来的,今天加了大餐,可叫这些人开心坏了。

众人走的时候都在赞颂新进门的少夫人。

“咱们少夫人真大气。”

“谁说不是呢,少夫人一看就宅心仁厚!”

“刚进府就给我们包这么大的红包,不愧是大家小姐,真有大家风范。”

“谁说不是呢,你们看摇光阁那位,偷偷摸摸进门,一直被世子爷豢养着,说是小妾连个名分都没有。”

“你小声点。”

“怕什么,摇光阁的人一个都没来,肯定是那边不让来领!真真是小家子,自己不给大家发东西还不叫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来领,我都替摇光阁的人可怜。”

陆令筠院里的人听着大家的声音,全都默默相视一眼,几个默默进去加入打听。

一场散喜钱宴,除了叫陆令筠收获了一众府里下人们的好感,更重要的是叫手底下的人快速结交各个院子的人,建立初步的信息网。

秦氏给她权力了,也要看她手段。

陆令筠给仆从下人们发点东西,便很快和各个院熟络起来。

“安嬷嬷,母亲叫我打理侯府事物,今天你在院子里听得多,喜钱加餐也做得不错,以后你跟着温嬷嬷学习怎么掌家吧,好给我当大管家。”

陆令筠当着万嬷嬷的面,对安嬷嬷吩咐着。

安嬷嬷听到陆令筠一开口就把这么重的事交给她做,一时间受宠若惊。

她?

那温嬷嬷可是内宅管家第一人,陆令筠竟然把这么重要的差事给她!

“怎么?不愿意吗?”

“不不不,少夫人!我愿意!我一定能做好!”安嬷嬷连连点头,她这辈子都没这么被重视过,赶紧应下。

旁边的万嬷嬷脸色都变了。

那安嬷嬷只是柳氏从庄子上调回来的一个独身老嬷,家里连个亲人都没有,而她可是一直跟着柳氏做大嬷嬷的,怎么给她那么好的差事!

“少夫人,管家这种大事要不还是交给老奴吧,老奴以前在家给夫人看家,懂得多。”她紧跟着问。

陆令筠淡淡瞥了她一眼,“万嬷嬷,我另有事儿安排给你,我这院子刚开,最要人看着,你以后就帮我看着院子。”

叫她看院子,这跟把她当条看家老狗有啥区别!

万嬷嬷的脸色差得一塌糊涂,“少夫人,看院子才多大的事,安嬷嬷做也行,我觉着......”

陆令筠一个眼色扫过去,“你觉着?我这给你安排点事就你觉着,是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还是你觉着我这儿事配不得你做?若是这样,你就回陆家去吧!”

万嬷嬷立马低下头,“老奴不敢。”

陆令筠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

柳氏耍花头,故意不给她卖身契,刚好,那也是极佳拿捏她们的手段。

安嬷嬷独身一个人,家里一个亲人都没有,那卖身契攥柳氏手里跟没攥有什么区别。

但凡她给她一点权力,让她在她身边过得好,安嬷嬷根本就不想回陆家,更会害怕陆令筠把她赶回去。

拿捏起来轻轻松松。

万嬷嬷家里倒是一大家子人,她心里也系着柳氏,这种人虽不能培养,但非常适合做苦力做脏活,以后给她些脏活累活,用不好了就扔回去,她心系着柳氏就是她最大的把柄,时刻能给她打发了。

而且,一点都不用给她好脸色,随便搓揉也不用担心伤她心。

做好一个当家主母的第二步,一定要善用人。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令筠听后眉头微挑,她又往前翻了几页这家酒楼以前的营收,这家酒楼还是侯府一处很挣钱的产业,每个月都能进账五六百两银子,收益一直都很稳健。

重装之后到现在还没开始营业。

“少夫人,酒楼装好了,可以开了。”管事低声询问。

如今侯府现状,他其实也不知道跟谁直接汇报这事儿。

虽说是世子直接找的他,叫他去改建,可到底是侯府的产业,主母肯定要知道的。

要不然倒霉的就是他。

秋菱闪着眼睛看着陆令筠,就想看陆令筠直接把事摁下,再把邢代容叫过来收拾一番最好,却见陆令筠将账本一阖。

“我知道了。”

她赞许的看向这个管事,“你叫什么?”

“奴才康平。”

“好,康平,以后这家自......自助餐店的账本都送我这里,不过开业运营的事你该问世子问世子。”

“是!”

陆令筠把今日的事物都处理完了,手下的管事们嬷嬷们都退了下去,她也倒出功夫听听秋姨娘的哭诉了。

当家主母,哪有几个清闲的。

一大家子大事小情,屋里屋外都得陆令筠安排着做。

这得亏是家里人口少,要是再碰上些亲友婚丧嫁娶,节假日走动,更有得陆令筠忙的。

“你的事儿我也基本听清了,你想我怎么做主?”陆令筠问着秋姨娘。

秋菱眼睛一转,“主母,到底我的事儿跟主母比起来就是闲事,还是不烦主母了。”

“你倒是个懂事的。”

秋菱看着陆令筠,“主母,您见天在府里也闷着了,不如咱们在那自助餐开业的时候,一起去看看?”

陆令筠伸出手点了她头一下,“你还真是一肚子想法。”

“主母,我是真站你这儿的,那小狐狸精铁定是败咱们侯府家业,咱们不去看看怎么行!”

陆令筠浅浅一笑,“行吧,等开业了咱们去瞧瞧。”

“嗯!”

秋菱得了这句话,兴高采烈从陆令筠院里离开。

她走回自己秋香院时,迎面就撞上带着丫鬟溜达的邢代容。

今儿的邢代容容光焕发,兴头极好,不单单是她跟程云朔最近冰释前嫌,重新和好,更是今天他告诉她,之前答应给她开的自助餐厅可以开业了。

邢代容听到这里,顿觉全身充满力量。

作为穿越者,收获一份轰轰烈烈的旷世爱情外,最重要的不就是用现代各种新奇的事物惊艳那些古人吗!

她老早就想好了要开个自助餐厅了。

自助餐厅一开,绝对惊艳整个京城,她已经能想象,她的自助餐厅每天人满为患,每个进去吃饭,看到琳琅满目东西的客人都会震惊不已,她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如今要开业的事儿定下来,邢代容整个人神清气爽,她遥遥看到秋菱走过来,当下便趾高气昂的故意拦着她的路。

秋菱往左她便堵着左边,秋菱往右她便堵着右边。

“你要干什么?”秋菱停了下来。

“你不是挺有手段的吗?”邢代容冷笑的看着她,“怎么世子爷不去你那儿了?”

“谁手段有你强啊,青楼出来的狐狸精!”

“你是不是除了青楼就不会骂别的了?”

“那不然呢,你除了青楼学的本事还会什么?”

呦!这不舞到邢代容炫耀的点上了吗!

邢代容立马换上一副傲慢鄙夷的目光看着秋菱,“你当我跟你这种就会搞雌竞,离了男人活不了的封建女人一样啊!我会的东西可多了!随便拿出一样都能吓死你!”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自打陆令筠进了门,鸡飞狗跳的宁阳侯府就慢慢的安定下来,这绝对是媳妇的功劳。

秦氏和老侯爷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对陆令筠越发喜欢满意。

又听得陆令筠处理了家里修墙和聚福楼的事,心里对她的能力是越加的赞同。

一家人在别院里欢欢喜喜过完中秋,陆令筠又得了一堆老两口的赏赐,和陆含宜一起回了府。

回府之后,陆含宜第一时间去了老侯爷给他安排的差事上岗。

金吾卫是京都都尉,负责京城,皇城的守卫,他作为勋贵之子,做金吾卫一上来便是都尉级别,先巡视皇城,往后便可以提拔到皇帝面前做御前金吾卫。

这种工作是闲职,更是世家子弟们专属岗位,往往只挂个名而已,不需要去当差。

当然也有老实当差,那些必然会慢慢被提拔上去。

陆含宜以前是连挂名都不愿意,如今他却一点意见没有,还每日去当差。

白日他有了工作,晚上就休息在秋香院,半步都没再踏足摇光阁。

邢代容一连十几天都没见着陆含宜后,是真真的慌了。

她不是没有故技重施的跑去秋香院找人叫回来,可这一次,她每次连秋香院的门都进不去。

陆含宜是真不想见她。

一连好几日的挫败叫她心里慌得不得了,次日白天,邢代容寻到了陆含宜工作的地方。

陆含宜在京都都尉府当值,工作之后,重新结交了不少朋友。

以前喝酒游玩的朋友全都淡了关系。

毕竟金吾卫这工作再怎么闲职,能来做的也都是正儿八经有奔头的世家子。

那些只顾玩乐的世家子是决计不会来当差的。

他结识不少新友之后,只觉得自己圈子都上进了不少。

他今天刚刚跟大家巡视完城防,都尉府外就有人来通传。

“程都尉,前院有你家眷来找。”

这话落下的时候,陆含宜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陆令筠,想着是不是她有什么事来找他。

他立马道,“我这就去。”

跟他同行的几个朋友纷纷道,“嫂子来了吗?”

“我们一起去看看。”

陆含宜没拒绝,大家一同到了前院,就见穿着一身藕粉秋袄,梳着少女发髻的邢代容带着秋葵坐在廊里。

看到她的一刻,陆含宜立马停住步子。

而这时,邢代容也瞧见了陆含宜,她兴奋的朝他扑来,“陆含宜!”

她的热情叫陆含宜现在极为不舒服。

以前同邢代容在人前再怎么亲昵他都不觉得怎么样,甚至还觉得在当时朋友面前自豪。

而此时,当着他新同僚们的面,邢代容还这般行径,公然与他搂抱,只叫他觉得轻浮不雅,羞于在同僚面前。

他当即拉住邢代容,赶紧往一边的空屋子走去。

把门关上之后,他才不悦道,“你来作甚!”

“我来看你呀。”邢代容对上他眼神,软下姿态,“你看,我新衣裳好看吗?”

“呵!”

陆含宜冷哼一声。

“你还生我气?”邢代容见他这脸色语气,抓着他胳膊轻轻撒娇。

陆含宜一把甩开她的手,冷着语气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吗?来这里做什么!”

“还不是你不肯见我。”邢代容皱着眉委屈。

她这段时间为了讨好挽回陆含宜,可是被秋菱奚落了好久。

摇光阁里的人对她的态度也逐渐冷淡,背地里感受了不少白眼。

最重要的是,她确实是想陆含宜了。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令筠继续笑着看着她,“听姑娘的语气,姑娘像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

“我本来就不是!”邢代容脱口而出,她这时也没什么忌讳了,“我告诉你,我来自一个自由平等的世界,那里每个人都能追求真爱,不被任何人摆布!你也有点尊严,别缠着陆含宜,霸着属于我的位置!”

陆令筠听完她的话,眼睛甚是亮,她点了点头,“你说的世界真的很美好。”

“那你还不让位!”邢代容眼里闪过一丝畅快,下一秒,她就听到陆令筠道。

“可是,我确信,不管哪个世界,有实力的人才能谈尊严,自由和爱情。”

邢代容愣住了。

“我父亲是五品翰林编修,族中不少兄弟在朝做官,我嫁过来的时候,有一百四十抬嫁妆,里面有吃的穿的用的还有一口棺材,包含我从生到死所用的所有东西,就连我在侯府喝的水,就是那口井呢,也是我父亲给我打的,就是让我这辈子可以不用侯府一针一毫一滴水也能活得好好的。”

陆令筠说着笑着看着邢代容,“可邢姑娘你呢?”

“钱权势又有哪个?你吃的喝的用的,都得仰仗世子,就连身上这一身衣裳,也是世子朝我要钱,给你做的,你说我没了男人活不了,我倒觉得没了男人活不了的人是你。”

“你什么都没有,又哪来的资格让我成全你的自由爱情和尊严,难道只凭着你觉得这世间该是你以前那个吗?”

陆令筠一字一句,不紧不慢,却如刀子一般,直诛其心。

说得她是哑口无言。

她只觉得,自己那些作为穿越女的骄傲此刻在陆令筠面前,一无是处。

她沉着脸一言不发从陆令筠这里离开。

回去之后,她就关在摇光阁里,待得陆含宜当差回来,陆含宜第一时间问了秋葵,邢代容怎么样。

秋葵告诉他,邢代容今日找了陆令筠的事,回来还把自己关屋里,陆含宜听到这儿,眉头便皱了起来。

他不高兴。

很不高兴。

他让她做妾,她竟然还敢跑到陆令筠那儿闹,让她让位。

这简直是胡闹!

她找陆令筠作甚!陆令筠几时又惹了她!她怎么会这么拎不清自己的身份!

看她回来便把自己关房间,一副又打算跟他闹脾气的样子,陆含宜心里又气又恼。

他这还真是娶了个活祖宗回来!

就在他不知道是哄还是气邢代容的时候,她房门主动从里面打开了。

邢代容一脸平静的站在门口,见着他,温声开口道,“云朔,你回来了。”

她不见半点脾气,一时间叫陆含宜抓不住头脑。

“你今天去找陆令筠了?”陆含宜直接问。

“嗯。”邢代容还是没像平时那样发脾气,依旧站在门口,“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她此时太平静了,甚至还有几分难得的脆弱。

就像一只被暴风雨淋过的稚鸟,没了平时叽叽喳喳的气焰,也没了灵动,陆含宜顿时心软了下来。

想来,还是他先叫她不开心的。

是他先提出来,叫她做妾的。

他以前那么惯着邢代容,她有些气也是应该。

陆含宜打算这一次好好跟她讲讲,把话说开。

他走进屋里,主动道,“代容,让你做妾也并非一般姨娘,我会跟令筠好好商议,抬你做贵妾。”

这个时代,只有一个正妻,正妻之下,妾室们有三个等级,贵妾,良妾和贱妾。

秋菱如今便是良妾。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可谁想到邢代容是叫他全面改革,把烧烤当成一个门类来做,这一下子就叫他的成本加倍的暴涨。

肉价本就贵,他们还搞个不限人吃,不限量的自助模式,这绝对是叫他们亏得裤衩都没了。

“你这肉到时候可得供应及时,少了就要及时添加,尤其是烧烤,这可是大头。”

康平苦着脸看了一眼只盯着邢代容的陆含宜,“是。”

“对了,酒水饮料呢?”

“邢姑娘,酒水太贵了,我们打算还是按照以前单独卖酒售卖,十五文一盅。”

“不行!我这是自助餐厅,酒水本就是包含在里面的!”

“可是酒水成本真的太高了,酒水都不限制的,咱们店绝对要被喝垮!”

“云朔,你看啊。”邢代容拉着陆含宜的袖子撒娇。

“行行行,都听代容的,康平,把酒水也给加上去。”

得了这句话,邢代容立马趾高气昂的看着康平,“听到没有!”

“是。”

“少给我摆个苦瓜脸,你们这些目光短浅的人,就知道盯着那么点蝇头小利看,等着看开业后我怎么风靡全京城,挣大钱!还有西瓜汁,果汁饮料样样都不能少!知道了吗!”

“是。”康平低着头,已然不敢再多说了。

他看着邢代容把整个酒楼逛了一遍,满意的看着自己粗糙低配版本的自助餐厅,又挑了几处错后,这才结束。

完事后,康平小心的问着,“世子,邢姑娘,咱们这自助餐厅定价多少?”

定价?

这可问着了邢代容,她哪知道该定个多少,她难得靠谱的反问着康平,“这些东西大概定个多少?”

康平一脸凝重,最终道,“再低不能少于一百文一人。”

她这搞出来的不限量自助餐绝对只适合富人们来吃,不光是成本高,穷人们还吃得多。

一百文就是一个重要门槛,保证最起码进来的是小有积蓄的富人,

就这,康平都担心新鲜劲过了,能有多少富人愿意买单。

他话音落下,邢代容立马瞪大眼睛,“你怎么这么黑心!”

她倒是也知道这个时代一些银钱价值。

当初在青楼的时候,客人喝一壶花酒也不过收费一百文钱,这个康平敢叫她自助餐卖那么贵!

这让谁吃得起啊!

“邢姑娘,我这已经是算得最低了,你知道现在猪肉羊肉多少钱一斤,鸡鸭多少钱一只吗......”

“少给我扯这些没用的!我的自助餐就是要让全国所有普通人都能吃得起的,秋葵,像你这样做丫鬟的一个月月钱多少?”

“姑娘,我一个月四钱,也就是四百文。”

“那就定价四十文!老人小孩半价!开业当天所有人半价!”

“啊!”

康平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时候就连陆含宜都不由蹙眉看向邢代容。

他倒不是对钱多有概念,只是他也知道,四十文这么点钱想在京城吃肉吃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云朔!你要知道我这是走量模式,人越多才越挣钱,而且你不是跟我说了,自助餐厅由我全权负责吗?我保证给你打造出一个不一样的商业帝国!”

康平:“......”

陆含宜在她的撒娇下,“好吧,都听你的。”

康平:“......”

邢代容一脸期待,“那就明天正式开业吧!我保证一炮而红!”

陆令筠收到自助餐明日要开业的消息后,淡淡一笑。

这自助餐厅还真是新鲜得很。

眨眼,次日。

东街敲锣打鼓,鞭炮齐鸣。

装修了一个多月的聚福楼重新开业,引得一群人在边上驻足围观。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一世,她纵着那两人,叫邢代容把新鲜东西搞出来,成本姑且不论,实在叫她开了些眼界。

陆令筠可不是不愿意吸取别人长处优点的人,她眼里的人,有缺点,也会找到优点。

能叫她觉得好的,她是很乐意去学的。

就比如除了这两样叫她新奇尝试的菜肴外,她还在康平的账本上学来一种全新的计数形式。

“少夫人,这个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邢姑娘说什么阿拉伯数字,方便我们记账的。”

陆令筠抿了一口清甜的西瓜汁,旁边的康掌柜呈着账本给她展示开业第一天的成本。

陆令筠很快看懂了这些数字含义,她点着头,“今天你们一天成本就有五十两银子?”

“是的。”

“照这个进度,再来多少人能平本?”

“少夫人,平不了了!”康平苦着脸看着陆令筠,“刚刚一下子涌进来二百多人,咱们备的那些食材全都告罄!今日还是半价!”

现在楼下已经不是什么便宜的贵的挑着吃了,点心凉菜热菜烤肉全都抢光了。

就连蒸煮都抢得底儿不剩。

邢代容以为一个人最多吃个两三斤食物,可实际上,这个年代的人有几个吃过饱饭,她定价又不高,涌进来的都是底层老百姓,有不限量的食物,那就得可劲的往胃里面塞,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吃坏身体。

一顿吃个七八斤,上十斤的比比皆是。

更甚,他们很多人的胃就是像牛一样会反刍,碰到一顿富足的伙食都会将自己填得饱饱的,只待后面慢慢消化。

里面一群眼睛泛着绿光的妇女更是铆足了劲的往肚子里塞,只等着回去抠喉咙,把东西吐出来,给自己孩子们哺一哺。

这等大善人做慈善,他们怎么能不狠狠的吃。

“里面还不少是老人和小孩,我稍微估算了一下,今日营收撑死了六七两银子,咱们直接就亏了九成。”

陆令筠眨了眨眼,冲他挥手,小声耳语神秘吩咐一句。

康平得令后,“是,少夫人。”

他下去了。

陆令筠面对亏损,心态好极了。

她想着,一来就当是做点善事,二来是叫程云朔和那邢代容这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仙女早日扯下那被金尊玉贵蒙住眼睛的纱布,看看现实。

面对这种脑子只有激情和美好的人,是绝不可能强行叫醒的,平庸和真实自会将他们杀死,而后便看到互相最真实的一面。

那一面她给他们准备好了。

康平下了楼,很快就在聚福楼外贴上打烊标签。

邢代容见着他这么早就打烊,赶紧拉着程云朔走来,“怎么这么早就打烊了?”

“姑娘,东西全吃完了,供不上了。”

邢代容听到这里,骄傲的扬起头,“我就叫你多准备一点吧!我这生意这么好,都不够卖了!”

“姑娘,食材酒水成本真的很高。”康平思索着还是跟他们道,“您这卖法确实吸引人,但引来的人都不挣钱,我们今天能亏九成。”

邢代容穿越前是一个上大学的大学生。

她所在的时代正是鼓励创业的大风口时期,那个时候什么共享单车,共享经济,打车平台,外卖平台一个一个的起来。

大资本疯狂撒钱,全都在烧钱,整个社会都是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她听着这些亏损,只道康平目光短浅,“你懂什么,我这叫培养的市场,造势宣传,做大我们的蛋糕,谁家刚开始养客户不要烧钱。”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奇怪的是,明明以前邢代容与人对比,陆含宜总是觉得她独一无二,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觉得,邢代容也没那么亮眼,逐渐变得俗气。

“陆含宜!”邢代容撅着嘴看向他。

康平从侯府账上把钱支走,去了官府,把事儿解决了。

事儿虽解决,可今天聚福自助餐被查封,一群货郎供应商将聚福自助餐告上官府已是人尽皆知。

皆因当初街头巷尾传颂邢代容火热,她如今被告,被拖欠银钱的事儿同样是传得火热。

一天之内,邢代容的口碑急转直下。

从原本心善好施,当世奇女子变成了拖欠无辜货郎货款,拿人家菜食给自己做口碑,最后还逼得侯府出钱给她收拾烂摊子的老赖皮子。

与此同时,不知道是谁传出来邢代容还要开内衣店这种离经叛道的店铺。

当下,更因她之前青楼出身,引得所有人添油加醋的议论纷纷。

什么青楼出身,只会欺压无辜货郎,借人家花献佛,借别人钱给自己博名声的赖子,满脑子污秽点子,只会勾z引男人,试图上位,哄骗侯府世子团团转。

她那些个仙名妙谈一下子没了踪影。

那些谈论陆含宜娶了个妙人的朋友们全都口风一转,各个揶揄着他。

连带着陆含宜往后一段时间都不敢出去,只待在他的摇光阁。

他份例虽然没了,但是他的伙食还是得供应。

只是吃的都是府上常规供应的餐食,他以前想要随意加的菜肴随着月例停了,而没了。

超过标准的都是要花钱的。

转眼,临近中秋。

秋菱得了一身新衣裳。

侯府家大业大,普通丫鬟小厮一年都有两身新衣,姨娘主子这些一年四季都有新衣指标,姨娘是一季度一身,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还会再多得一套。

秋菱穿着库房刚送来的桂色绣花秋袄新衣服乐滋滋的在院子里闲逛。

大老远,就看到还穿着夏季薄衫的邢代容。

“呦,妹妹还穿夏天衣裳,不冷吗?”

秋菱摇着扇就迎了上去。

风水轮流转,她得势的时候,秋菱躲着,如今邢代容落魄了,她可不得使劲踩踩。

邢代容看了一眼满身新衣服的秋菱,哼了一声,往边上走。

“着急走什么,说会儿话呗。”

“我跟你有什么好说。”

秋菱直接炫耀道,“你看我新做的衣裳好不好看,你的新衣服呢?中秋可都在发衣裳,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还不是姨娘,没有份例~”

邢代容:“......”

她咬着后槽牙看着小人得势的秋菱,她奶奶个腿,这贱人就爱哪壶不开提哪壶!

自打陆含宜份例没了后,她也就没钱花了。

她在侯府没名没份,是没有月钱和份例的。

吃穿全得陆含宜掏钱,她从青楼过来,又没有秋衣带来,陆含宜现在没钱,她就没能做新衣服。

入了八月中旬,还穿着夏天的薄衫。

一件秋衣都没有。

“你有什么好炫耀的,不就那么一身破衣裳!”

“破衣裳......你有吗?”秋菱摇扇一顿,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秋葵,我们回去!”

邢代容不跟她讲了,如今落魄,不与她争了。

“妹妹你别着急走啊,如果实在没有秋衣穿就跟我说,我屋里还有两身旧的,你拿去穿穿。”秋菱笑着。

“再不行,你给少夫人敬一杯妾室茶,少夫人宽厚,肯定会给你发新衣服的!”

邢代容气得走得更快了。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因为邢代容,得罪了秦氏,没了半分贴补,也没法向自家老娘开口要钱。

如今这窟窿又迫在眉睫,只得叫他找来陆令筠,低头找她要钱。

真是难张口,叫他难为情啊!

陆令筠瞧着陆含宜那反复难言的模样,心下只觉想笑,见磋磨得差不多,她坐到他旁边,给个台阶,“世子,都是一家人,有何不好说的。”

得了台阶的陆含宜深吸一口气,将手上的账本递给陆令筠。

“你先看下。”

陆令筠从容接过来。

“这些是个什么意思?”陆令筠知道阿拉伯数字的意思,但她就要问陆含宜。

陆含宜如今给了账本,那么脸面就算是彻底拉下来了,哪里还能再端着,给她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讲说,“这是一二三四.......”

陆令筠在他说完之后,看着最后一页的合计数字发出长长的喟叹,“哦,原来是亏损了一千一百三十两,怎么会亏损这么多!”

这话无异于再扎陆含宜和邢代容一刀。

坐在另一边的邢代容抬了下头,又垂下来,那脸上的郁结此时染上了几分羞愤的红。

亏这么多钱,她又没想到啊!

“是.......我们经营不善。”

陆含宜望了邢代容一眼,担下了所有责任。

“是东街那个满京城传得纷纷扬扬的自助餐?”陆令筠再问道。

“对。”

“我记得满京城的人都说是邢姑娘开的,所以我连那里的账目都没过问过。”陆含宜要包庇邢代容,陆令筠偏要挑破她。

“我一开始也是想着挣钱的!”邢代容跟河豚一样,一点就炸起来。

“噢?邢姑娘还有开店经营的本事?”陆令筠淡淡的看向她,收拾她,就是现在。

“我,我有很多挣钱的点子!”

“够了!”陆含宜冷冷打断邢代容。

邢代容吃了瘪,可这次的事儿毕竟是她搞出来的,她也没得底气跟陆含宜发脾气,郁闷的闭上嘴,脸上更郁结了。

陆令筠把她的表情全收眼底,她扭头看向陆含宜,适时道,“世子打算如何处理?”

“从账上先支钱,把人打发走。”

陆令筠指尖敲着桌面,“支钱倒是没问题,但是从哪里挪用?如今府里上下开支都是算过的,一千多两银子势必要上报母亲那儿。”

陆含宜听此,“别报给母亲,就从我每月的份例里扣。”

陆令筠听到这儿,眼底已然是得到满意答案。

陆含宜一月月例一百两,一千多两亏空,刚好够扣他一年的月例。

他又没得秦氏贴补,这一年还怎么过。

这人活着啊,钱是真真重要的啊。

没有钱,哪来的风花雪月,没有钱,哪来的底气跟人说话,没有钱,贫贱夫妻百事哀。

“世子既是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办吧。”陆令筠看向安嬷嬷,“陪康管事去一趟账房,把银钱支了,赶紧把事儿了了。”

“是,少夫人!”

“是,少夫人。”

二人齐齐下去,陆令筠也随之起身,“想来是没我什么事儿了,那我就回了。”

陆含宜望向离开的陆令筠,张张嘴,“令筠,麻烦你了。”

总归,今天的事儿是她帮他解决的。

还帮他瞒下来,没有上报秦氏,陆令筠做得这么体贴,陆含宜怎么都得感谢她一二。

“你我一体,何来麻烦。”陆令筠淡然笑之。

说罢便带着人离开。

她离开之后,邢代容就不满的哼一声,“什么你我一体,谁跟她一体!”

陆含宜这时不想同她说话,更不想理她。

这人真是不能对比,人家陆令筠温柔大气,给他解决麻烦,惹了事的邢代容还在这里拈酸吃醋。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这本连载中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353章 试探底线,已经写了718874字,喜欢看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 而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额,这本书的男主真的就定成云朔了吗?虽然女主这日子过得挺舒坦,但是一想到之后要跟男主洞房怀孕发展感情线,我就….

最近的更新开始水字数了,文笔也越来越差,现代词汇越来越多 这个女主居然觉得程用情专一不花心有责任感,重生了但又一次白重生是吗

主母日常难道不是应该围绕主母写的吗?作者却大量描写柿子和小妾日常。 女主重生归来,为什么不多写一点,女主是怎么管理私产,主母社交,怎么掌控候府,管教下奴。多写一点下人们对女主的印象。上辈子,能辅导丈夫官职一品,这辈子怎么没一点有关官场的经营,花钱买官也算吗? 柿子替姨娘的亲戚请御医,就这么过去了?高高抬起,轻飘飘落下,没有一点表示。御医怎么看,知道这件事的侯门,其他人怎么看待这件事。名声不要了,女主为什么不出去走动一下,改善一下。一句话,女主剧情太少。与书名不符,要不要改改书名?

热门章节

第14章 再次挑衅

第15章 抬妾

第16章 秋姨娘斗邢代容

第17章 互相试探

第18章 解气

作品试读


陆令筠教训完这两个嬷嬷后,直接回屋。

她回屋后,两个嬷嬷脸上各自精彩。

万嬷嬷看着安嬷嬷那止不住的得意不禁冷哼,“你少得意,别忘了你卖身契还在谁手里。”

得了陆令筠势的安嬷嬷眼睛转了转,“你也别忘了现在是在哪里。”

她说完就出去,徒留万嬷嬷一个人在原地气得牙痒痒。

陆令筠先安置了两个嬷嬷,回屋之后,便把四个陪嫁的粗使丫头叫来。

她给她们全都抬了身份,成为侯府的一等丫鬟。

这四个丫头原是陆家的家生子,她们父母兄弟,卖身契在柳氏那边,但这依旧拿捏不住陆令筠。

她只要后面给她们寻个好人家,就嫁侯府家生子便足以收获她们的忠心。

陆令筠让四个丫鬟负责和各个院子的联络,多多认识人交朋友,打探府里每日动向,若是有看对眼喜欢的,日后她就给她们做主。

陆令筠的话叫小丫头们全都面红耳赤,羞得不敢应和。

陆令筠几句掏心窝的话,她们跟她一起嫁过来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侯府才是她们这辈子真正的家,她们但凡好好干,就是未来侯府里的掌事大嬷嬷,是陆家这辈子都给不了她们的。

陆令筠更许诺她们只要忠于她,日后她们成亲便把卖身契要回来还给她们。

一番情真意切的话落下,四个小丫鬟全都哭着向陆令筠表忠心。

陆令筠知道她们这些人刚开始对她还没那么多的忠诚,不少心里还惦念着陆家,但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忠诚。

只有大家利益一致,是同一个绳上的蚂蚱才会有长久真实的忠诚。

不过时间还长着呢,只要她们在侯府久了,跟她久了,自然而然就会产生真正的忠诚。

陆令筠不急,她只要掌好舵,叫大家跟紧她。

当然,她以前也不是没想过自己重新招人,培养心腹,但实则那是下下策,最差的选择。

因为陪嫁的这些人虽然是柳氏捏着,但说到底还是陆家的人。

跟她的利益在核心上是一致的。

而一个外面招来的人,身份背景要仔细不说,人心更是难测,不管是独身的孤儿还是有家有业的都很难保证能拿捏住对方。

陆令筠上辈子就吃过信任外人的亏。

大家族只信赖家生子就是因为对方真的全家都在主家手里,绝不可能生二心,外面偶尔招来的丫鬟小厮在入府后地位永远是最低的,做着最苦的差事,只有寥寥一些从小选给小姐少爷当贴身丫鬟小厮的待遇会好一些。

那也是因为他们是从小就养在小姐少爷身边。

御下这事,不光要看人准,更得稳。

能用自己知根知底的人就绝不要随便用外人。

她将陪嫁的四个小丫鬟,两个嬷嬷安置了之后,想了想那两个头面大丫鬟。

春杏和春禾她暂时不知秉性和底细,这二人她还得好好考察观摩。

而芷染。

“芷染,从今天起,你出去找常嬷嬷,和她学习,开始管理我外面所有的铺子和田庄。”

陆令筠悄悄把芷染叫进屋里,将她最重要的差事给她。

芷染听到陆令筠要把她放出去,“小姐,你是嫌弃我了吗......”

“你少这般没眼界,没出息。”陆令筠狠狠戳她额头。

陆令筠除了是侯府新主母外,她自己本身也有不少产业和田庄,那可都是她自己的嫁妆。

以前是她的奶嬷嬷常嬷嬷在外看着,现在也该让芷染去接班。

“小姐,我......”芷染委屈。

她感受到了陆令筠是给她一项更重要的工作,可她不想离开陆令筠。

“过年的时候我再见你,你若是没有半分长进,别怪我把你嫁出去!”陆令筠吓唬道。

芷染听到这里立马收起泪水,“但是小姐,我走了,谁贴身伺候你?”

“霜红。”陆令筠道。

她原本那个粗使丫鬟。

“霜红她笨手笨脚,怎么能照顾好您啊!”

陆令筠又戳了她额头,“霜红笨手笨脚也比你冒冒失失强,你在外面跟你娘好好学着,不给我管好我家当,看我以后还要不要你。”

芷染捂着脑门,“别别别,小姐,我一定好好学。”

陆令筠见芷染这般,轻笑一声,她从手腕上褪下一个镯子,塞在她掌心,“芷染,你是我娘给我选的,这世上,我最信任的只有你,所以你更要成为我最大的帮手。”

芷染握着镯子,眼眶渐红,“是,小姐。”

夜渐深,忙碌的第一天结束了。

第二日一大早,给陆令筠洗漱的人就换成了霜红。

春杏和春禾也在屋子里伺候着。

霜红给陆令筠梳头的时候就听得旁边春杏道。

“昨儿摇光阁又闹开了,听人说,有小厮不知情拿了我们赏的烧鸡和烧肉,回去就被那位发现了,那位气呼呼的当众惩罚了小厮,说他不敬自己,拿东西回来是没把她放眼里,可你们知道,她后面做了什么?”

“什么呀?”春禾问着。

春杏一脸哭笑不得,“她把烧鸡和烧肉扣了下来,和她婢女一起吃了,一边吃一边还说,烧鸡和肉又没犯错,不吃是浪费,是傻子。”

“她脑子有问题吗?”春禾脱口道。

意识到说错话后,春禾立马捂住嘴。

对着铜镜的陆令筠看了一眼春禾,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小薇的声音。

“少夫人,摇光阁的邢姑娘来了。”

“呦,说曹操曹操到,总归还是知道自己身份的,知道要给主母敬茶。”春杏扶着眉鬓。

陆令筠看完春杏和春禾两人的神态,淡淡吩咐,“叫邢姑娘在花厅等着,备上茶点,不可怠慢。”

“是。”

不消时,陆令筠便换好衣服梳好发髻,她还在新婚期,穿着一身正红绣金长裙,头上插着流苏坠金凤钗,配上几支王绮罗送她的碧玉簪,她模样虽不是角色,但生了一张国泰民安的脸。

眉目舒展,五官周正端庄典雅,绫罗绸缎金器翡翠于身,贵不可言,宛若一朵盛开的人间富贵花。

她一进来,便见花厅里拉着自己婢女坐下,两人大口大口吃着桌上茶点的女人。

那女子十六七岁的模样,身着一身藕粉色长裙,梳着未出阁少女发髻,头上只着一支珍珠发簪,盘着一条腿,大半边身子趴在小茶桌,懒懒斜斜的坐在方正的太师椅上。

光看这坐像,便知传闻属实,确实放z荡不羁,行事恣意。

那少女是背对着陆令筠坐着,她对面的丫鬟一眼瞧见陆令筠来,吓得连忙从椅子上跳起来来。

“你起来干什么,还没吃完。”粉衫女子拉着她道。

小丫鬟忙向她使眼色,一个劲冲着身后摇头。

粉衫女子意识到人来了,懒懒散散的转头,一回头便看到盛装出场的陆令筠。

她眸色出现明显一滞,但很快就皱紧了眉头,眼底带满傲慢还有一丝怜悯道,“你天天打扮成这样不累吗?”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含宜的话让全场一静,柳氏更是欢喜得挡都挡不住。

她连连谦虚几句,一副同陆令筠母女情深,拉着陆令筠诉说,她从小母亲早亡,她教养她掏心掏肺,对她比对亲生女儿还好。

听得陆令筠都嫌烦。

她敷衍的应了几声,便跟着陆含宜离开。

走的时候,她转头看了一眼屋里。

陆含宜还傻愣愣的站在上面,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她现在的相公李闻洵叫了她好几声都回不了神。

陆令筠收回目光,轻轻一笑。

这才哪到哪儿,等得陆含宜发现她自己费尽心机嫁得相公后面根本和他走向不同,更有的她不敢相信。

因为第一步的中状元,就是她当年四处筹谋,散尽近半嫁妆,与各位翰林夫人往来送礼,还得了一点运气,买来一堆题才叫他压中的。

她要是一点不做,李闻洵哪来的状元命!

陆令筠走了之后,屋子里的女人们也都陆续散了。

大家今儿瞧着一番好戏。

至少她们知道了,陆令筠嫁豪门,确确实实嫁得不错。

有里有面,风风光光。

真不知道陆含宜是脑子抽哪里了,嫁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六品小官次子。

众人散了之后,陆含宜一口一个,“不可能,绝不可能!”

“含宜,你到底怎么了!”柳氏看向自己女儿,真觉着她像是中邪了。

“娘!陆令筠绝不可能受宠的!”

“行了,你现在也别盯着她了,过好自己的日子吧。”柳氏叹口气。

今儿陆令筠出了风头,可事情都到这一步,哪里还能后悔。

“母亲,我以后会好好待含宜的。”李闻洵道。

陆含宜这时想到了什么,“对,娘,你且等着看吧!闻洵他一定会高中!到时候我们绝对比陆令筠过得好!”

就算陆令筠现在表现得跟她上辈子有点出入,但到底侯府就是那个破烂样子,陆含宜以后会跟贱妾私奔,而她以后,会跟着李闻洵一步步高升!

她真正的好日子是在李闻洵这儿!

跑不掉的!

陆含宜这笃定的语气叫李闻洵微微脸红,“我会努力的。”

“相公,我相信你一定会高中状元的!”

李闻洵的脸更红了。

明年春闱,他准备了很久了,确实有把握冲个进士,但是状元他是万万不敢想。

好在这是私下说,权当他妻子支持他。

柳氏见自己笃定的女儿,只想着,罢了罢了,再多看看吧。

说不定自己女儿真的说的对,她选的这个才是真正的乘龙快婿。

要不得,她真要郁结气死。

陆令筠和陆含宜上了马车,马车行得悠悠。

车上,两人无话。

陆令筠安安静静,岁月静好的翻着书看。

只当旁边的陆含宜不在,毕竟,他却是也对她没兴趣,和她保持着天南地北的距离,两人中间能隔出两个人来。

这时,马车突然一停。

没什么意外要互相触碰,陆令筠自己坐得极稳,抓着车杆纹丝不动。

旁边的陆含宜也是一样,端坐着和她保持距离。

“怎么了?”

陆含宜不满道。

“世子,前面有对卖身葬母的小兄妹。”外面,传来清风的声音。

陆含宜听到这里,挥挥手,“别管他们,走吧。”

陆令筠却是掀开了车帘往外瞧一眼,只见人群中,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一个八九岁的女孩,男孩跪着,女孩抱着草席上已经死了的女人哇哇大哭。

两个孩子都瘦得不像话,陆令筠留意到就男孩头上插了草标,他妹妹头上是没有草标的。

那意思是只卖他,他妹妹是不卖的。

奴籍是最贱的,卖身为奴后,往往这辈子都赎不了身。

不知怎的,陆令筠叹了口气。

她从身上拿出柳氏今天给的一包银子,“霜红,叫他葬了母,带着妹妹好好过日子。”

“是。”

车帘放下,她转头便对上陆含宜的眼睛。

陆令筠想了想,解释一句,“这世道没了母亲的,日子很难过。”

她怕解释太多叫陆含宜又说她虚伪。

毕竟,他对她又没好印象。

做这种好事有时候是挺虚假的。

她说完静静坐回原位,这时却听到陆含宜一句。

“嗯,听说你打小也没了母亲。”

陆令筠抬起头来,陆含宜对着外面道,“再给他们点钱,不用他们跟来。”

陆含宜说完,低头把玩着自己的盘珠。

陆令筠这时觉得,她这一世嫁的夫君虽是纨绔叛逆了点,倒是一个难得坦诚直率的人。

人品并不恶劣。

很快,马车回到了侯府里。

刚停稳,陆含宜便迫不及待的下车。

见着陆含宜要走,她只冲他道了句,“多谢。”

陆含宜听到道谢,转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以后咱们就这样。”

陆令筠一笑,点头,“好。”

陆含宜是跟她说,今日也算合作愉快,日后大家相敬如宾,陆令筠在家给他面子,他也会在外给她些体面,配合她行事。

陆令筠要的也不过就如此。

她从马车上下来,陆含宜已经向着他的摇光阁走去了。

“咱们也回吧。”

“是。”

从陆家回门回来,陆令筠先去了一趟秦氏那边。

秦氏那儿已经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晓了她今日回门的事儿。

毕竟她身边还带了不少侯府的人。

秦氏在知道自己儿子今天乖乖去了,并且没有任何出格事情后,就笑得合不拢嘴。

陆令筠回来后,又给她好一顿夸赞陆含宜,只听得秦氏全身舒畅。

她拉着陆令筠又是亲近又是喜爱,只道娶了个好儿媳。

她相信,若是换个儿媳,万事万物真不能像陆令筠处理得这么好。

她又给陆令筠赏了不少东西,临别的时候紧紧拉住陆令筠的手,轻声嘱托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